追溯遠古時代的「真·逆轉狂魔」
2017年03月09日14:36

  今晨的比賽結束,隨著巴塞完成這一不可思議的逆轉,一位笑話高手曾言:「艾馬利最大的成就,就是把米蘭從王座上踢了下去。」一場史詩級的逆轉將會永載史冊,而此前人們玩得最熱的笑話――2003-04賽季拉科淘汰米蘭的神蹟,也從此拜倒在魯營奇蹟的腳下。

  如此一場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比數逆轉,無論從震撼程度,還是從完成的難度上說,都將久久地被人們傳唱。不過,在巴塞上演這樣的神蹟之前,早在「上古時代」,就有許多場堪比這場比賽的逆轉發生,而且,有一個話題依舊值得討論:巴塞的逆轉神蹟,是否堪稱史上第一?

  以下,是一些較為經典、難度足夠大、逆轉比數幅度也足夠懸殊的逆轉戰例。不難發現,一些球隊,包括巴塞在內,確實堪稱「逆轉狂魔」。若論偉大,這些球隊各有千秋,可如果說起不可思議的程度,倘若巴塞排不上第一,那史上最不可思議的足球比賽逆轉又是誰創造的?

  逆轉狂魔:皇馬

  作為巴塞的一生之敵,皇馬歷史上曾經三次在歐戰中上演大比數的驚天逆轉,場面皆是蕩氣迴腸。

  1975-76賽季歐洲歐冠盃的第二輪較量,首回合,皇馬在作客慘遭對手打比郡4-1屠戮,彼時打比郡的查理-喬治更是上演帽子戲法。正當所有人都認為,皇馬那個賽季的歐冠盃之路可能也就到此終止的時候,第二回合在班拿貝的比賽徹底天翻地覆。傳奇射手森莫蘭奴梅開二度,幫助球隊5-1大勝來訪的英格蘭球隊,而在那個賽季,皇馬一路殺進了歐冠盃4強,最終在當賽季冠軍拜仁面前,敗下陣來。

當年的皇馬實力也一點不差
當年的皇馬實力也一點不差

  其實,除了歐冠盃的這次歷史性大逆轉外,皇馬曾經在足協盃賽場上兩度上演大逆轉好戲,場面比起對陣打比郡的兩回合絲毫不遜色。

  1984-85賽季的足協盃八強戰,皇馬首回合在作客0-3慘敗於比利時勁旅安德列治,結果回到班拿貝他們回敬了對手一個6-1。昔日皇馬「五鷹」之一布達堅奴狀態神勇,上演帽子戲法。而在接下來一個賽季,皇馬依舊征戰足協盃,第三輪在作客被慕遜加柏贏了個5-1,可是回到主場,永不言棄的皇馬將士齊心協力的4-0戰勝慕遜加柏,最終依靠作客入球數的優勢成功淘汰對手。

  真·逆轉狂魔:巴塞

  其實,說巴塞這支球隊擁有「逆轉DNA」,絲毫不為過。從這一點上來說,皇馬比巴塞還是要略遜一籌的。

  在40年前的歐洲足協盃中,巴塞在當賽季的歐霸盃十六強中遭遇了彼時老笠臣率領的葉士域治。首回合中,巴塞0-3乾乾淨淨地輸給對手,次回合卻憑藉告魯夫和雷克薩奇的入球將比賽拖入加時,最終阿馬里洛讓巴塞4-0擊敗對手,不可思議地挺進八強。

笠臣和巴塞曾是對手
笠臣和巴塞曾是對手

  完成逆轉葉士域治後僅僅一個賽季,在1978-79賽季的歐洲優勝者杯中,巴塞在16強淘汰賽中遭遇比利時勁旅安德列治。淘汰賽的首回合,巴塞輸了個0-3,但奇蹟就這樣再一次上演,回到主場的巴塞在常規時間連扳三球,比賽最後被拖入了12碼大戰,而巴塞在12碼互射中最後以4-1拿下了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

  1985-1986賽季的歐洲歐冠盃的4強中,巴塞遭遇了瑞典豪強哥德堡。還是一樣的劇情,還是一樣的味道――首回合0-3,次回合皮奇-艾朗素常規時間的帽子戲法,也把比賽最終拖入12碼大戰,六輪的較量過後,巴塞又一次勝出。

  時間來到1993-94賽季,歐洲聯賽冠軍盃中巴塞對陣基輔戴拿模。第一回合交手,巴塞作客輸了個1-3,可回到主場憑藉大勞特立、J.巴克羅和高文三人攻入的四粒入球,最終以4-1驚險完成逆轉,而在那個賽季,他們最終拿到了歐冠盃的亞軍,以0-4輸給了AC米蘭。

  下一個成為巴塞逆轉主角的,是世紀之交剛剛崛起的車路士。雲高爾帶隊首回合在史坦福橋1-3敗北,可巴塞卻在次回合瘋狂反撲,最終5-1取勝。而接下來,巴塞把當年的4-0還給了米蘭,2012-13賽季首回合0-2稍顯意外地輸給已經虎落平陽的米蘭之後,次回合他們幹乾淨淨地贏了四球。

米蘭的背景板生涯又添一筆
米蘭的背景板生涯又添一筆

  算上今天的比賽,或許人們確實可以下一個結論:巴塞在歐冠盃中,確實是真正的逆轉狂魔,從戰術到心態,再到隊員們的精神力,所有因素都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少有人知的驚天逆轉

  在提到最終的一位主角之前,不妨先來史海鉤沉――除了皇馬巴塞這樣的頂級豪門,那些人們如今漸漸感到陌生的名字,也曾是驚天逆轉的主角。

每日郵報列出了歐冠盃史上最難的逆轉戰例
每日郵報列出了歐冠盃史上最難的逆轉戰例

  聖伊天5-1夏德,1974年

  (總比數聖伊天6-5晉級)

  其實,在皇馬和巴塞那些經典的逆轉戰例之外,還有一支曾經的法國豪門做到了相同的事情。

  早在1967至1970年間,聖伊天就曾經四次連續贏得法甲冠軍,踏入七十年代,他們更是在1973-74和1974-75兩個賽季成為了國內聯賽盃賽雙冠王。而在歐冠盃賽場,他們同樣上演了逆轉好戲――首回合1-4輸給克羅地亞的夏德之後,同樣是回到主場,聖伊天也以5-1的比數完成逆轉。不過,彼時聖伊天並沒有達到他們歐冠盃征程的頂點――1976年,在聯賽衛冕成功的同時,他們闖進了歐冠盃決賽,而這次阻擋他們最終捧杯的,還是曾經阻擋皇馬的拜仁。

這支球隊曾是柏天尼的母隊
這支球隊曾是柏天尼的母隊

  柏迪遜5-0布拉格斯巴達,1966年

  (總比數巴爾格萊德6-4晉級)

  時間推回到更早的1966年,捷克豪門布拉格斯巴達成為了尷尬的主角,而完成逆轉的,是曾經的南斯拉夫巨無霸,柏迪遜。

  1966年3月2日,柏迪遜先是在布拉格的萊端拿球場1-4完敗於布拉格斯巴達。然而遊擊隊沒有氣餒,他們在3月9日的次回合比賽中憑藉科瓦切維奇、瓦索維奇和哈桑納基奇的入球,不可思議地完成了5-0的橫掃,最終以大比數6-4勝出,挺進4強。最終,前南斯拉夫豪門一路殺進決賽,卻在決賽中成為了皇馬的背景――他們在先進一球的情況下,Vasovi?和Hasanagi?的入球居然5:0橫掃對手,以6:4的大比數挺進4強。他們在決賽中先入1球的情況下最終1:2不敵皇馬,屈居亞軍。

  歐冠盃最成功的背景板

  談到逆轉,主角自然有兩方,有史上最成功的逆轉狂魔,就有史上最令人唏噓的被逆轉者。而此番不幸上榜的,還是人們最熟悉的那支球隊……

往事不堪回首
往事不堪回首

  早在2004年,那場比賽就讓人們津津樂道至今――那個神奇的晚上,拉科朗尼亞在首回合1-4敗給米蘭的情況下,主場4-0逆轉淘汰了當時在歐洲所向披靡的紅黑軍團。上半場,潘迪亞尼、華拿朗、盧基各下一城。下半場,後備出場的科蘭再添一分。其實,早在2001年的歐戰當中,拉科也曾做出過類似的事情,2001年3月,他們曾0比3落後於巴黎聖日耳門,但最終以4比3反勝。

  不過,對於米蘭來說,更加考驗心臟的事情還在等著他們。接下來的一個賽季,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米蘭成功殺入了伊斯坦堡的歐冠盃決賽。一切似乎都順風順水,面對陣容實力不及自己的利物浦,米蘭上半場開場僅1分鐘就由功勳隊長馬甸尼攻入一球,而基斯普的梅開二度,似乎正預示著比賽將就此結束。

  然而,中場休息15分鐘的調整過後,下半場6分鐘內謝拉特、史米沙和艾朗素連下三城,利物浦先是把比賽拖入加時,隨後又守到了12碼決戰。勝利的天秤終究還是逆轉了,那個奇蹟之夜,勝利屬於利物浦,而米蘭則成為在那之後每一次逆轉之戰後,球迷們拿出來對比的對象。

米蘭球迷心中永遠的痛
米蘭球迷心中永遠的痛

  時間來到2012-13賽季,巴塞又給米蘭撒了一把鹽,而到了今天,巴塞的兩回合奇蹟逆轉,顯然已經超越了當年拉科4-0米蘭逆轉晉級的程度。然而,細細想來,和伊斯坦堡奇蹟一對比,彷彿還是差了那麼點味道――畢竟,當年那支實力不如米蘭的利物浦,在中立場地,僅用了15分鐘調整時間,就送給米蘭黑色六分鐘,而且,又是在歐冠盃決賽這種最高級別的場面上……這樣的單場逆轉奇蹟,或許直到目前,還是沒有被超越的可能。

  當然了,即便錯過了伊斯坦堡奇蹟和拉科的里亞索奇蹟,如今的魯營奇蹟,還是一樣能夠成為每球迷心中永遠留存的經典。足球,正是如此詮釋著「Where amazing happens」!

  (豆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