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犧牲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
2017年03月09日04:41

  原標題:他犧牲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

  周仁 陳錦華來源:中國青年報(2017年03月09日11版)

  王新法(左)帶領村民修路。

  王新法在“山河圓”烈士陵園前留影。

  王新法墓碑。

  2月28日,是王新法下葬第三天。湖南省石門縣南北鎮薛家村不少村民沿著蜿蜒的山路,曆時3個多小時來到附近的六塔山山頂,祭奠“名譽村長”王新法,傾訴思念之情。按照土家族的傳統,連續3天上山祭拜,只有父母去世才能受到這樣的重禮。

  “他是一個好人,他永遠記活在我們心裡,他是我們薛家村永遠的親人!”村民彭社傑道出了薛家村309戶村民的心聲。

  2013年7月,剛剛退休的河北籍退伍軍人王新法帶上64萬餘元的退休金來到薛家村義務扶貧,他組建了“與民共富軍人團隊”,捐錢捐物、修路架橋、為烈士樹碑立傳……幫助這個省級貧困村順利脫貧,並躋身省級文明村鎮。

  鄉親們親切地稱呼他為“名譽村長”。然而不幸的是,2月23日,王新法因勞累過度,在其借住的薛家村村民簡發成家中突發心肌梗塞,犧牲在脫貧攻堅第一線。

  2月26日,王新法的骨灰被運回到薛家村,安放在他帶領村民修建的“山河圓”烈士陵園里。

  “他的身上流淌著軍人的血液,靈魂和骨子裡都是軍人情懷”

  “請幫我爸爸換上迷彩服吧,這是他最喜歡的衣服。”2月25日,石門縣殯儀館弔唁大廳里,哀樂低回,一撥兒又一撥兒的人湧向這裏。女兒王婷看著父親的遺容悲痛欲絕,她和母親孫景華向鄉親們提的唯一要求,就是為父親換上一身新迷彩服。

  “父親曾是一名軍人,他的身上始終流淌著軍人的血液,靈魂和骨子裡都是軍人情懷。”王婷告訴筆者,逢年過節要給王新法買禮物時,他都會斷然拒絕。對王新法來說,送給他的最好禮物就是女婿譚銳在部隊穿舊的迷彩服。

  看著王新法最後走的時候穿的都是迷彩服,與王新法一同參與扶貧的戰友謝淼忍不住淚如雨下。2013年7月,王新法剛到薛家村。有一次,幾名村幹部帶著他踏勘六塔山時,向他講述了83年前一個悲壯的故事:為掩護大部隊突圍,紅四軍一個連彈盡糧絕,與敵人展開白刃戰。最後退至“剪刀峽”絕壁頂上,官兵捨身跳崖,壯烈犧牲。當時一些農會會員在“剪刀峽”一帶找到68具紅軍戰士遺體,草草掩埋在村里5個地方。

  王新法聽得熱血沸騰,他隨後帶領“與民共富軍人團隊”投入70多萬元,開出319畝山地,建設了一處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山河圓”烈士陵園,並舉辦了“請烈士回家”儀式。

  儀式上,王新法強壓著悲痛告慰烈士:“先烈們,今天請你們回家是晚了一點,但請你們相信,你們的戰友沒有忘記你們!老區的父老鄉親不會忘記你們!祖國不會忘記你們!”在場的村民都感動地哭了。

  在薛家村村支書覃遵彪心裡,一件小事卻讓他這名基層黨員深受觸動。

  2014年12月,王新法幾經周折將個人黨組織關係從原單位石家莊市公安局轉到薛家村黨支部,鄭重地交到覃遵彪手中:“今年是我入黨41年,今天把黨組織關係轉過來,就是向黨組織承諾,要紮根薛家村在扶貧道路上實實在在幹下去。”

  2015年元旦,王新法主動找到覃遵彪繳納黨費200多元。覃遵彪有些詫異,村里黨員每月交黨費一般是20多元。但王新法堅持按照在原單位的數額繳納,一分也不能少。

  “這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而是對黨忠不忠誠的問題。”王新法的這一席話說來容易,但做起來並不簡單。

  王新法是河北省石家莊市靈壽縣人,1969年12月入伍,1973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1年6月轉業到石家莊市公安局工作。1988年7月,王新法被誣陷被判刑一年半,並被開除黨籍、公職。

  工作沒了,為了生存,王新法擺地攤、開貨車跑長途、與人合夥經營煤礦,再艱難的時候,他都以共產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1992年,他冒著生命危險解救了一名被困四樓的3歲兒童;從2001年開始,他連續11年資助石家莊市井陘縣貧困孩子張朝紅完成本科、碩士、博士學業;自2002年起收養孤兒張恩來10多年,直到其成家立業。

  2012年1月11日,在石家莊市人大代表曾德美多年不懈的奔走呼號下,石家莊市人民法院撤銷其原判,宣告王新法無罪。同年9月25日,石家莊市人事局批複恢復王新法公職,並補發64萬元工資。一個月後,石家莊市直工委批複恢復王新法的黨籍。拿到恢復黨籍的批複,王新法回到家大哭了一場,對妻子說:黨組織終歸沒有拋棄我。妻子孫景華回憶說,他們相濡以沫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老伴落淚。

  拿到批複的第二天,他就來到石家莊市公安局補交黨費。

  2010年6月,曾德美回老家湖南省石門縣南北鎮薛家村探望生病的老母。出於對這位人大代表的敬重,王新法退休在家的妻子孫景華執意跟隨同行。回來後,孫景華對王新法說:“那個土家山村,山好、水好、人好,就是太窮了,是個省級貧困村,我們去幫幫他們吧!”

  2013年7月,王新法剛退休就和兩個戰友帶著鋪蓋行李來到了薛家村,在曾德美家一棟閑置的舊木板屋裡駐紮下來。

  王新法剛到村里時,村民不理解,問他能堅持多久?2014年春節後,妻子來看他,專門幫他買了一大箱餐具。王新法在村支部黨員大會上說,我的生活用具全都來了,我就紮根在這裏,全村不脫貧,我就不離開。

  “我要每天保持衝鋒的姿勢,邁向扶貧攻堅戰場”

  淩晨5點半,王新法手機中衝鋒號鬧鍾就會響起來。有人問他,為什麼設置這樣的鈴聲?他對鄉親們說,我是一名退伍軍人,喜歡這個熟悉的旋律。再者,老鄉們還沒有完全脫貧,我得每天保持衝鋒的姿勢,扶貧就是我現在的“戰場”。

  俗話說,要致富,先修路。2015年,王新法和村支部成員商量,決心修築薛家村通往十八彎的公路,解決老百姓出行難題。劈山修路,危險隨時可能發生,怎麼辦?

  “如出現不測,由我自己負擔,絕不給政府和他人添責!共產黨員王新法、共產黨員曾德平、共產黨員賀文清、薛家村村民曾慶忠……”面對劈山修路的風險,村民們自發在一份“生死狀”上籤上自己的名字,並按下十幾枚血紅的手印。

  曾德平告訴筆者,“名譽村長”為我們村修路都衝鋒在前,我們有什麼理由不跟上!

  薛家村6組水質含磷嚴重超標,村民飲水全靠老天下雨。王新法團隊來到這裏,首先就想啃下這個“硬骨頭”。為了尋找水源,他們不知翻過了多少座山、越過了多少道嶺,終於在六塔山的半山腰找到一處山泉。

  工程動工那天,村委會主任賀順勇也帶領12個平均年齡63歲的村民,加入施工隊伍。只用25天時間,他們就修建起兩個蓄水量均為50立方米的蓄水池,鋪設了5000多米長的輸水管道,不僅全組19戶村民飲上了潔淨的山泉水,也解決了近100畝茶園的灌溉問題。

  通水那天,村寨里像過年般喜慶。白髮蒼蒼的田金玉老人手捧山泉水激動地說:“這就像做夢一樣!”

  村里年過七旬的老支書林昌義告訴筆者,王新法和他的“與民共富軍人團隊”就帶領鄉親們拓寬村道10多公里,架設橋樑6座,劈山炸石修建山道5公里,還把村通組道路修到了30多戶村民的家門口。

  受“名譽村長”實幹精神的感召,村里修路、修橋的義務工多了;村民房屋、土地影響了村級建設時,無償讓出的多了;外出務工的村民回到村里,捐資支持村里發展的多了。

  茶葉是薛家村的主要產業。王新法利用3年時間摸索出不施農藥大幅提高茶葉附加值的方案,建設生態茶園。同時,積極聯繫對接國內外市場需求,創造了“體茶”茶葉品牌和主打土特產的“名譽村長”品牌。

  村民王先鵬說:“王村長帶領老百姓發家致富、修路修橋,給老百姓帶來很多好處。他讓很多人的思想變了――以前凡事‘向錢看’,現在我們更多是向前看,感覺有奔頭。”

  與王新法因工作成為朋友的縣民政局局長林華說:“不管做什麼事,他都不忘兩句話‘我是一個老兵’‘共產黨員先上’。”

  “吃自己的飯,花自己的錢,干村里的事兒”

  2015年10月,村里的遊長輝老人患癌症,王新法得知後,就幫他尋醫問藥。老人有個心願,希望能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王新法就開著車,帶著他到石門縣城和一些景點參觀,老人一個多星期後逝世了,王新法一直陪他走好最後一程。

  “‘名譽村長’是我的救命恩人,他這樣的好人實在太難找了。”村里74歲的覃事瓊老人告訴筆者,某年臘月的一天,外出在別人家幫忙的她突然暈厥,倒在路邊。家人想找車把她趕快送到南北鎮,可大家都覺得她快不行了,沒人願意管這事。

  “名譽村長聽到消息後,飯都沒顧得上吃,立即開車把我送到了醫院。”說到動情處,老人熱淚盈眶,“是他救了我一命!”

  “吃自己的飯,花自己的錢,干村里的事兒。”總結王新法的扶貧義舉,村委會主任賀順勇感觸頗深,“一個人做件好事並不難,但王新法在這偏遠村莊堅守了3年多,天天做好事,不容易。”

  “薛家村山好、水好、人好,就是條件不好,那咱們就帶著一幫人去改變它。”這是王新法決定來到薛家村幫扶時說的話。村黨支部書記覃遵彪當時的第一反應是不相信。“世上哪會有這種人,但事實證明他做到了!”他說。

  一到村里,王新法就走村串戶摸底考察――全村309戶980人,五保低保困難戶87家,因貧困而離異家庭22戶,30歲以上未結婚男女41人,三分之一村民在外打工,村子留守老人、小孩占了一大半,村民缺乏致富產業。

  他自掏腰包,為兩個搬下大山居住的低保老人田美年、付珠衣拉通生活用電,還購置了100盞節能燈泡、30多台烤爐,免費分發給困難家庭。他承諾有生之年就待在薛家村,死後都願意葬在村里。2013年12月,薛家村村民代表大會表決授予王新法“名譽村長”稱號。

  王新法紮根深山扶貧幫困的消息傳開後,昔日戰友紛紛加入到他的扶貧隊伍中來。王新法為此組建了一個軍人團隊,同時他反複強調要在軍人團隊前面加上“與民共富”這個前綴。他說:“我們成立這個團隊的宗旨,就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盡己所能,做一點有意義的事。”

  如今,薛家村全村人均年收入已經從王新法來扶貧時的2000元增至6000元。

  76歲的賀宗雲老人很懷念王新法,說到激動處,他忍不住老淚縱橫:“村長,你為鄉親們做的這些事,堆積起來就是一座山啊!”

  (本文圖片均由石門縣委宣傳部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