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宣傳方向有問題:報導流於表面而又危言聳聽
2017年03月08日14:11
科幻劇《西部世界》把機器人塑造成與人類對立的形象
科幻劇《西部世界》把機器人塑造成與人類對立的形象

  導語:美國知名計算機科學家傑瑞・卡普蘭(Jerry Kaplan)今日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上撰寫專欄文章稱,人工智能(AI)存在著如何向大眾宣傳的問題。由於AI理論的複雜性,以及這項技術的名稱問題,可能導致大眾的誤解。AI並不像宣傳的那樣可怕,引導人們正確認識AI非常重要。

  以下是文章主要問題:

  如果人工智能(AI)不被命名得那麼稀奇古怪,我們的擔心可能會少一些。

  HBO的科幻劇《西部數據》有一個常見噱頭――合成機器人聯合起來,反抗無情的人類創造者。但它僅僅是一個扭曲的情節嗎?畢竟像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斯蒂芬・霍金(Steven Hawking)之類的聰明人早已警告說,人工智能可能會走上危險的道路,可能威脅到人類的生存。

  他們不是唯一擔心的人。歐洲議會法律事務委員會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呼籲歐盟要求智能機器人登記註冊,部分原因是此舉可以對機器人的道德特徵加以評估。“停止殺手機器人”(Stop Killer Robots)運動反對在戰爭中使用所謂的自主武器,正在對聯合國和美國國防部的政策產生影響。

  人工智能看似存在一個公共關係問題。儘管如今機器完全可以執行很多曾屬於人類的任務(例如下棋、駕駛汽車),但這並不意味著機器正變得越來越聰明和雄心勃勃,而只是意味著它們在做我們讓它們做的事情。

  機器人可能將會實現,但“它們”不會威脅到我們,因為這些機器人是“它們”而不是“他們”。機器不是人,而且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它們將具有感知能力。

  幾個世紀以來,我們一直在勞動力大軍中充實熟練和知識豐富的工人,但機器並不能激發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就業機會。十九世紀,提花織機取代了專家級針織工人,但這些了不起的設備即使配備了存儲有無數織物圖案的穿孔卡片,也無法使成衣製造商和裁縫店消失殆盡。直到二十世紀中期,我們依靠我們中最優秀、最聰明的人編寫出算法――充當“計算器”竟然成為一項極其受人尊敬的職業。現在,儘管在貿易展上,具有同等運算能力的設備被作為促銷小玩意兒送來送去,但是,在統計分析等需要更廣泛技能的工作中,擁有數學頭腦的人仍得到重點關注。不久的將來,你的汽車將遵照指令把你送到辦公室,但你不必擔心這輛車與Uber簽約,利用你開會的閑時,出去掙幾個油錢花花,除非你不想讓它這樣做。

  人工智能利用了一些強大的技術,但它們不及你的期待,兼容得不太好。早期的研究人員專注於按照規則操縱符號的方法。對於證明數學定理、解決難題,或鋪設集成電路等任務而言,這是有用的。但事實證明,一些標誌性的AI問題,例如在圖片中識別物體、將口語轉化成書面語言則難以破解。近期一些更新的技術打著機器學習的幌子躍躍欲試,似乎更適合應對這些挑戰。機器學習程式從大量的數據集合中提取有用的模式。它們強化了亞馬遜和Netflix的推薦系統,精確了Google的搜索結果,並能夠自動描述YouTube視頻里的容,識別人臉,炒股,駕駛汽車,利用大數據解決了無數其他問題。但這些方法都不是所謂“智能”追求的目標。事實上,在人工智能的標籤下,它們相當尷尬地共存著。兩種各具優勢的主要方法同時並存,僅僅這一事實就會引來問題――它們中的一個會否成為普遍性智力理論的基礎。

  在大多數情況下,媒體大肆吹捧的人工智能成就並不能證明該領域已獲得重大進步。去年,Google公司的人工智能程式贏得了圍棋大賽,這與1997年IBM機器人擊敗世界國際象棋冠軍不可同日而語;當你偏離路線時汽車嗶嗶作響,這與為你計劃路線的功能完全不同。然而,連篇累牘的成就報導往往只是把不同的工具和技術胡亂拚湊在一起。讀者很可能將戰勝人類的機器視為這些工具變得越來越智能的證據――但事實並非如此。

  大眾對人工智能的認知脫離實際,部分原因是該領域缺乏一套連貫的理論。沒有這樣的理論,人們就無法對進步加以衡量,而所謂的進步只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出的一種猜測。結果,我們所聽到的聲音來自嗓門最大的人,而具有實質意義的內容被淹沒其中,關於機器人殺手的新聞報導基本無人質疑。

  我認為,人工智能所面臨的一個問題是其名稱本身。它誕生於五十年前,描述的是通過計算機編程來解決人類面臨的智力或注意力的問題。假設人工智能不是被命名得如此古怪嚇人,或許它會像作業研究或預測分析一樣平淡無奇。

  也許可以選擇一種挑釁性更少的描述,例如“人擇計算”。類似這種寬泛的名稱能夠涵蓋仿生計算機系統的設計、模仿人類形態或能力的機器、以自然、熟悉的方式與人類互動的程式。

  我們應該停止將這些現代奇蹟描述為類似人的東西,而代之以將它們稱為新一代靈活和強大的機器。我們應該小心翼翼地部署和使用人工智能,而不是召喚出一些可能會背叛我們的神秘惡魔。相反,我們應該抵製我們把人類的特性施加於我們的作品之中的癖好,就事論事,只將其視為非凡的發明――一件強有力的工具,可用於創造一個更加繁榮和舒適的未來。(斯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