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澱 鄧小巧
2017年03月07日12:35

不是每個人也適合一步登天,也不是每個人也適合飛上枝頭變鳳凰。

正當「巨聲幫」的許廷鏗、吳業坤、林欣彤和胡鴻鈞,早已在樂壇站穩陣腳之際,○九年首屆《超級巨聲》出身的鄧小巧,到最近才推出她的首張EP,外界形容,這是她等足七年引頸之作,然而當事人卻說,時間??好。「唔可以話係『等』,如果冇?過去七年我行過?路,今日我呢隻碟,一定唔會係&#134513家咁!」

那條行足七年的路,她試過很迷失。

「我?TVB經常唱人??歌,我覺得自己只係一個聲帶,但我究竟想要乜呢?我又唔知喎。」試過捱窮。「最慘?時候,真係要?散紙兜度?錢買飯食?。」又試過被家人潑冷水。「阿媽?電視見到阿Mag(林欣彤),就同我講:『人?都唔捧你!你不如放棄啦!』」甚至曾經心思思,想過索性轉行做老師。「我讀教育學院畢業,可以去教中文,起薪點二萬二,好吸引!」

結果,她沒有接受那份穩定的收入,去年更離開了無?,遇?了音樂人馮穎琪,一拍即合,把過去七年來的經歷沉澱下來,化為建立自我的養分,放進音樂去。「可以堅持到咁耐,我先發覺自己原來真係好鍾意唱歌!」

然後,我們才終於看得見,今天的真•鄧小巧。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化妝☆Leo Tam@ Annie G 髮型☆Wing Wong@ The

Attic 場地☆NeighborFarm CoWorking Business Centre 設計☆美術組

我不是歌手

鄧小巧在首屆《超級巨聲》得了第六名後不久,便被安排主唱八點處境劇《天天天晴》主題曲〈半杯水〉,其時身邊很多人都向她投以羨慕眼光。「佢?會覺得:『嘩!八點黃金時段,一百八十集喎,幾好呀!』冇錯!〈半杯水〉首歌的確帶畀我幾好?收入同生活,呢首歌唔係唔好,但同我冇乜瓜葛,亦唔係我??。

「我?陣?TVB,成日都要出席好多function,除咗唱〈半杯水〉,我仲要唱〈聽海〉、〈海闊天空〉同〈Rolling in the Deep〉??,全部都係唱人??歌,我覺得自己唔係一個歌手!喂,我得?一首歌,咁就叫做歌手?咁我會心虛囉!但究竟我想要乜呢?我又唔知喎,所以我?陣好唔開心。」

然後,隨着《天天天晴》結局,小巧的出鏡機會也逐漸遞減。「可能我?陣成日都散發?一?訊息出?,就係:『我唔想做一?同音樂冇關??。』所以有?人會同我講:『喂,有得唱主題曲,你仲想點呢?你以為自己真係好叻、好紅咩?』但事實上,我當時就係覺得自己一?都唔叻呀!」

多得我家姐

至於收入,順理成章也每況愈下。「一年裏面,我個戶口總有兩、三個月都係冇錢?,但過?過?又過到咁囉。好彩?係,我有好多好錫我又會成日請我食飯?朋友,我家姐甚至有份供養我!」

她和年長自己八歲的姐姐,同住於錦田村屋。「哥哥有?小朋友,屋企唔夠住,我同家姐就搬?出?,揀錦田村屋,因為租平,但結果我哋都係愈住愈窮!一闊三大,交通費好貴,我出?見人又要裝身,又要搭的士,我?仲執?三隻流浪貓返?養,家姐要做兩份工,每日做足十二個鐘,先??緊撐得掂,佢好辛苦!」

一三至一四年,小巧形容是最困難時期。「等緊同公司完約,收入又少,以前賺落??,又搣到差唔多,我情緒好差,成日?唔?,第二日又無所事事,好迷惘。

「有時我同我家姐講:『不如我出去做乜?乜?啦!』佢會話:『拋頭露面?工作,你做就唔得,我做就得!』我家姐真係我?功臣,真係錫到我變炭!佢從來都冇叫過我放棄做歌手,冇阻止過我追夢,係唯一一個冇叫我去做老師?屋企人。」

1╱一四年,因經常在結業前的中環Live House「Backstage」獻唱,獲音樂人馮穎琪(右)賞識,羅致她成為旗下歌手,推出充滿個人風格的唱片。

2╱本月十三日,小巧EP正式推出,當晚發布會,台前幕後,好友親朋和父母,皆到場支持,令她喊完又喊。

3╱小巧首張碟《The Strength of Weakness》,只有五首歌,全是她想說的話。「呢張碟每個details,都係好用心去做,我好鍾意!」

孤獨的個體

據小巧形容,她的家底不算好。「我同呢個家姐對上,仲有一個阿哥同大家姐,我爸爸一個人要養晒咁多人!我家姐佢?個個都大我好多,所以佢?青春期?陣,我仲?屋企玩緊積木,成日自己一個人,好孤獨。」

一家人原本居於深圳,就在她出世前的那個農曆年三十晚,父親選擇隻身來港。「佢之前一直瞞住全家人,只係擺低??錢就走?,第二日係我伯娘話番畀我阿媽知。」回歸後,母親帶了大家姐和哥哥來港跟父親團聚,她則和細家姐繼續在深圳跟婆婆住。「我係十幾歲先?香港,所以我同屋企人?關係幾疏離,覺得自己只係一個個體。」

特別是在思想上。「佢?會認為,生活係最緊要,所指?係金錢,總之有錢、生活安定,佢?就會好安心。但對我?講,我?人生,冇?會比我?台度唱歌,有更大?成就感囉!有時,佢?又會催我結婚,但係,我覺得好多人結?婚都會離婚,咁結婚對我到底有乜?意義呢?」

點講先會明

正因這樣的分歧,故她入行以來,跟家人時有爭拗。「我參加《巨聲》時,教育學院仲未畢業,我屋企人已經同我講:『你比賽完,就繼續返學,畢?業出?做老師,幾皮?一個月,升?升?就可以做主任,跟住就買到樓,又有退休金,乜都唔使擔心啦!』到我唱主題曲,佢?又會話:『唱完首主題曲,你就冇?啦,你放棄啦!』佢?會覺得做音樂、唱歌,係不務正業。」

直至去年,小巧參加了內地的《中國好聲音》,終於改變了父母一點點想法。「我請?佢??上海現場睇我,兩個老人家山長水遠,?機場等?幾個鐘先?到酒店。?晚我帶佢?出去食飯,我阿爸就同我講:『你參加完呢個比賽之後點呀??大陸發展呀?你都係返香港教書啦!』我同番佢講:『你?陣自己一個?香港,都係想搵你自己想要?生活,相信你做??係??,我&#134513家咪同你以前一樣囉!』」

自此之後,父母再沒有叫她做老師,反而會經常問她正在忙甚麼。「佢?會成日問我做緊乜,一係就話:『點解TVB見唔到你??』要同佢?解釋呢行做乜,我知係好難,所以我諗係需要?時間,令佢?明白同安心,呢樣係我要負?責任。」始終都是父母嘛。

4╱○九年參加《超級巨聲》期間,小巧曾獲安排與嘉賓胡琳在台上對唱。

5╱在圈中人緣甚佳,除了與一眾「巨星幫」老友鬼鬼外,跟欣宜亦很?嘴型。「佢肥得?好靚,狀態好好!」

6╱跟許廷鏗和吳業坤friend過打band。「?人成日?我同佢?比較,其實我見到佢?&#134513家?成績,我好開心?!」

我想做脫星

為了首張碟的封套和內頁照片,高峰時曾達一百四十多磅的小巧,特意用一個月時間,極速減掉十磅。「睇見art direction團隊佢?咁用心,我諗如果我減肥可以令到件事更加靚?話,咁我不如減啦!」

每星期做五日gym加TRX(Total Resistance Exercise 全身抗阻力鍛煉),又大大改變飲食習慣,她說過程並不辛酸,反而很高興自己變得更神采飛揚。「飲食七成、運動三成。我&#134513家先發覺,我唔係咁鍾意喪食,一隻豉油王雞?,去埋皮,我已經覺得好有罪惡感!當有人讚張碟?相好靚,讚我瘦?,我就愈有動力keep住咁健康,&#134513家我已經減到一百二十幾磅。」

她很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長相並非標緻,但卻沒有想過整容。「噢!sorry!我個鼻整得失敗?!哈哈哈!余迪偉(商台DJ)同我講過:『你整容?我諗你傾家蕩產都得喇!』哈哈哈!其實我知?!靚,我又唔夠人靚;高,我又唔夠人高;波,我又唔夠人?大!諗住做脫星都唔得!哈哈哈!」

嗯,嗯,小巧,請安份地繼續當個有性格的歌手好嗎?

▲減肥期間,小巧不時會自製健康餐,如這碟番茄魚長通粉。「教練話,除咗醃製食物,我乜都食得,我鎖水力強,食鹽肥好唔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