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熊帝國版圖正開疆拓土 球場與慈善事業雙管齊下
2017年03月03日21:19

  香港時間3月3日消息,現年77歲,職業生涯中已經設計了近400個球場,18次大滿貫賽冠軍獲得者的傑克-尼克勞斯正在開疆拓土――同時在慈善事業上雙管齊下。

  傑克-尼克勞斯的辦公室位於佛羅里達州棕櫚灘花園市金熊廣場上一棟時尚辦公樓的五層,這裏盡顯主人的生活品味和品質。偌大的空間佈滿了打獵和捕魚的戰利品,包括三尾裱起的馬林魚,其中他於1975年捕獲的一尾重達726磅。

  辦公室里更多的還是家庭照片,照片里他大學時代認識的愛人芭芭拉總在他左右。其中有一張是老兩口和五個孩子以及22個孫子孫女的全家福。照片上還貼著一張剪成心形的小男孩頭像。那是他們的孫子傑克,2005前不幸溺水身亡,只有17個月大。傑克擁有一個以他名字命名的錦標賽。2014年,傑克錦標賽為尼克勞斯兒童健康關愛基金會(Nicklaus Children's Health Care Foundation)籌資共計220萬美元,並擁有一個在今日職業圈里聞名的名人錄。

  朝窗外看去,尼克勞斯指向落木高爾夫球會(Lost Tree Golf Club),他和芭芭拉在那裡的一座同樣精緻卻不奢華的房子裡已經住了幾十年。附近就是邁阿密兒童醫院尼克勞斯門診中心(Miami Children's hospital Nicklaus Outpatient Center),該地區第二個尼克勞斯資助建成的兒科護理設施。稍稍沿路而上,一家新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全方位服務醫院將在那裡建成;尼克勞斯已經開始幫助籌集5000萬美元。家庭,慈善以及戶外――尼克勞斯的摯愛全部在這個房間。但是讓這位77歲高齡的傳奇人物走進辦公室的原因(多數情況下身著短褲和帆船鞋)源自他人生的另外一個驅動力:一個正在迅速成長的商業帝國。“我還沒打算退休。”他說。

金熊簽名設計球場的費用高達200萬美元
金熊簽名設計球場的費用高達200萬美元

  尼克勞斯集團是他所有的商業項目的總部機構,儘管在過去的40年里,高爾夫球場建築設計是其主要商業產品。畢竟那是他不變的興趣所在。尼克勞斯設計公司(Nicklaus Design)已在全世界36個國家建造了380個球場。目前他簽名設計的費用高達200萬美元。“你不敢相信這些年傑克拒絕了多少‘非高爾夫球場設計’。”安迪-奧布賴恩說,他是尼克勞斯集團的一名高級副總裁。

  所有的一切在2008年經濟危機的時候發生了改變,高爾夫球場建設幾乎停頓。“我不得不考慮為了公司成長我還能做什麼,”尼克勞斯說,“我的目標變成了想辦法創造一個比我的生命更長久的品牌。”

  因此,在過去的幾年里尼克勞斯把金熊標識授權給一些帽子(與美國高等教育與殘疾聯合會AHEAD合作)、襯衫(與Perry Ellis合作)、太陽鏡(與PeakVision合作)和鞋子(與Allen Edmonds合作)等產品。你可以喝著尼克勞斯水(與Aqua Hydrate合作)開始你的一天,午餐享用一瓶金熊檸檬水(與Arizona合作),晚餐上一瓶60美元的尼克勞斯赤霞珠紅葡萄酒(與Terlato合作),並用一支柯蒂斯(Curtis)產的尼克勞斯鋼筆在你的美國運通賬單上籤字。(傑克能用日語說“帶上它才出門”,這多虧一個從前的廣告活動。)這些之所以成為可能不僅僅因為尼克勞斯創紀錄的18次大滿貫賽冠軍,更因為他是身份和運動精神的代表。“他是個偉大的美國人。”派瑞・艾磊仕集團(Perry Ellis)的總裁喬治・菲爾頓克里斯說,“他是一個榜樣。他已經取得了偉大的成就,但他專注於回饋社會。尼克勞斯就是兒時的我在古巴時所敬佩的美國的象徵。”

  當尼克勞斯與派瑞-艾磊仕集團在2013年首度合作時,菲爾頓克里斯懷著一顆“敬畏之心”見到這個偉大的人,但卻被他的一句毫無拘束的自我介紹迅速拉近了距離,“你好,我是傑克。”作為俄亥俄州哥倫布市一名藥劑師的兒子,尼克勞斯保持了美國中西部鄉土氣息的敏感特質。“他從來不討論錢。”菲爾頓克里斯說,“他只關心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產品是否能讓普通的美國百姓消費得起,而不僅僅是在尼曼高端百貨商店裡消費的人。同時他非常關注產品的質量和信譽。”在與派瑞・艾磊仕集團合作的第一年,尼克勞斯製衣公司取得了五千萬美元的銷售業績,這個數字預計會在明年翻倍。這些數字很美好,但讓菲爾頓克里斯真正興奮的是談到他與尼克勞斯的紐帶。“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問了我很多問題――關於古巴的生活,那裡的政治,我如何來到這個國家。跟商業相比,他對我的故事更感興趣。這讓我不能抗拒。”

尼克勞斯對球場設計充滿著無限的熱情
尼克勞斯對球場設計充滿著無限的熱情

  這種個人情懷鞏固了尼克勞斯所有的商業關係。在《體育畫報》一個兩小時的採訪中,他常常停下來回憶一個很久以前的總裁的名字,或是數十年前在遙遠的地方曾經招待過他的一位高官。尼克勞斯紅酒(Nicklaus Wines)的誕生就起源於他與比爾-特拉托的友誼,特拉托在尼克勞斯位於佛羅里達州朱庇特鎮的金熊球會里擁有一處住所。

  “傑克喜歡和朋友做生意。”特拉托說,他是家族紅酒企業的總裁,“這產生了非常強的忠誠度――你想和傑克一起把事做成。”

  尼克勞斯自20世紀60年代起開始收藏紅酒,參與了他的四個頂級紅酒品種誕生的全過程。自2010年起每年大約1萬箱左右的銷量,特拉托將在明年早些時候引入傑克之屋(Jack's House)――一種將被定價在20美元一瓶的佐餐紅酒。尼克勞斯的資本淨值在九位數的中值,紅酒生意不會改變他的生活。那為什麼還要做?“因為當走進餐廳,點一瓶自己的紅酒很有趣!”他說。

  他就這麼做了,尼克勞斯跟著自己的感覺走並擴大自己的品牌。作為一個奶油核桃的老饕,他正在做一筆冰激淩生意。身為一個知名的愛狗人士(傑拉爾德-福特曾經給過尼克勞斯一隻小狗,它的母親是福特總統的那隻曾經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里懶懶地靠著的叫“自由”的金毛),尼克勞斯支持VetIQ,一家寵物醫療及食品的供應商。

  “傑克是個擁有廣泛興趣的人。”特拉托說,“他日常生活和事業中的事情經常與他的熱情相交叉。如果他相信什麼,他一定不會對它害羞。”

  尼克勞斯最大的熱情還是在球場設計。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前,他就已經在香港開了辦公室,當中國最近一次進入樓市繁榮期時,他準備的不錯。傑克馬不停蹄的日程中包含每年三次的中國旅行,乘坐著他的灣流IV-SP公務機。

  他的帝國版圖或許沒有放緩擴張的跡象,但尼克勞斯卻會停下來反思。他獲得了美國總統自由勳章,他的頭像還出現在了五元英鎊紙幣上。他在慈善方面作出的努力,正在使從佛羅里達州至俄亥俄州的兒童生活得到改善。“這些都是因為我會打一杆高爾夫球。”他自嘲道。當然,遠不止此,但尼克勞斯想完成這個話題。“這是不是很可笑?”他笑了,“可笑並且美妙。”

高爾夫雜誌二維碼
高爾夫雜誌二維碼

  文章來源: 高爾夫雜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