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陣勢公園都快成“冬捕景區”了
2017年02月28日01:00

  原標題:看這陣勢公園都快成“冬捕景區”了

  個別長春市民變“漁民”拿著各色“裝備”在南湖捕魚有魚叉、抄網甚至還有彈弓並且和工作人員打起了“遊擊戰”看這陣勢公園都快成“冬捕景區”了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南湖“冬捕”的場面看上去頗為“壯觀” 本組圖片 新文化記者 王強 攝

  彈弓打魚

  收穫頗豐

  捕魚者們聚精會神 新文化記者 王強 攝

  A04版近日,在長春南湖公園冬泳區附近、南湖大橋下經常聚集著很多“漁民”,他們拿著各色“裝備”上陣,有魚叉、有抄網甚至還有彈弓,在南湖冰面上展開了“冬捕”。

  招數

  躡手躡腳 貓著腰……手臂突然發力迅速出叉

  27日中午,在冬泳區附近,有十多名“漁民”手持魚叉,聚精會神地凝視著水中偶爾出現的魚,一旦發現機會,他們就會躡手躡腳地抄起魚叉,貓著腰,輕輕地將魚叉放進水中,生怕將魚驚跑,找準機會,手臂突然發力迅速出叉,大多數時候都能叉到魚,隨後他們將魚放到冰面上或者早已準備好的塑料袋中,再繼續搜尋下一條獵物。還有一些“漁民”拿著小凳子,在湖面上鑿出來的冰窟窿處靜靜地觀察,守株待兔。

  此時,氣溫在零上4℃左右,冬泳區周圍冰面上的積雪早已開始融化。“早晨這塊冰上還沒有這條縫呢,現在就出了這麼長一條縫子,這魚也抓不了幾天了。”一名“漁民”指著一條從岸邊延伸出來的10多米長的一條冰縫說。“這也挺危險的,還是到那邊冰厚的地方整吧。”另一名“漁民”附和道,此時,很多圍觀的市民不敢下到冰面上,只能站在冬泳區的鐵製平台上觀望。

  公園的廣播里,每隔十幾分鍾,就會提醒市民,隨著天氣轉暖,冰層開始融化,希望市民不要到冰面上進行活動,以免發生危險。

  能耐

  有人兩分鍾不到的時間里紮到兩條40多釐米長魚

  “漁民”所提到的“那邊”指的是南湖大橋下面,沿著冰面走過去,在大橋南側向陽的地方,二三十名“漁民”在這裏鑿出了近20個冰窟窿,小的有臉盆大小,大的則跟浴缸差不多一樣大。

  這裏的魚明顯要比冬泳區那邊多一些,新文化記者在最大的一個冰窟里看到十餘條十幾到二十幾釐米長的鰱魚,但這裏的“漁民”大都對這些魚不感興趣。“別紮!你把小的紮走了,大的就嚇跑了!”一名老人提醒正準備下叉的男子。

  這裏的“漁民”根據運氣、技術和位置不同,收穫也不同,曾有一名男子在兩分鍾不到的時間里,就紮到了兩條40多釐米長的魚。

  因為這裏的冰層還是較厚,所以圍觀的市民也較多,很多人對這種“冬捕”的方式非常有興趣。

  新文化記者注意到,不論是冬泳區還是南湖大橋下,幾乎在每個冰窟窿周圍都有很多血跡,這都是被紮上來的魚留下來的。

  兵器

  魚叉、抄網、彈弓上陣你猜,這彈弓怎麼用?

  這些“漁民”的裝備也各有不同,最普遍的是長3-4米的魚叉,還有一些市民自帶抄網,專門撈在淺水處透氣的魚,但這些魚基本都比較小,是那些用魚叉的人不願意抓的。

  有兩名年輕人的裝備最為特殊――彈弓。他們逡巡在冬泳區的周圍,一旦發現水下的遊動的魚,迅速舉“弓”射擊。記者注意到,每次“射擊”後,這個年輕人都會搖動綁在手腕處的轉輪。知情人表示,他們用彈弓射出的不是普通的彈丸,而是類似弩箭的裝置,用魚線綁住,射出後搖動轉輪,收回魚線,如果射到了魚,魚也會被拽到水面上來,比較適合捕捉距離冰面稍遠的魚。“但精確度有限,因為經過光的折射,魚的實際位置和看到的位置是不一樣的,必須得多練才有可能射到魚。”一名“漁民”告訴記者。

  記者注意到,在南湖大橋橋墩下,還放著一床被子。“早晨來的早,晚上回去的晚,氣溫低,冰面上風還大,有好幾個人都是裹著被子在這堅守。”有“漁民”說。

  一名“漁民”說頭一天晚上他一直在這叉魚,後半夜快兩點才回家。“不冷嗎?”記者問他。“冷啊,這不有被子,我還帶著白酒,冷了就整兩口暖和暖和。”在他身邊的袋子裡,有四五條獵物。據其介紹,像他這麼“敬業”的漁民不在少數。

  ■捕魚者說

  他們享受的是這個過程

  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一名男子大概在冰窟旁的小凳上坐了近兩個小時卻沒有任何收穫。

  記者好奇和他交流起來。“我幾乎每天都會來……不在於抓到多少魚,我即便抓到了,最後也都是送人了。”男子說,“最享受的還是這個過程,聚精會神地守著,等待獵物上門,如果紮到魚,出水的一瞬間,那種快樂,比打麻將摟寶都高興。”

  男子的說法得到了很多“漁民”的認同,他們認為,不喜歡釣魚的人是無法體會到這種樂趣的。

  ■刨根問底

  魚為何聚集在冰窟處?

  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在南湖捕魚,“漁民”們講述了原因。“前幾天下了一場大雪,整個冰面全都給蓋住了,陽光透不過去,水草就沒法進行光合作用。”一名捕魚者說,“時間長了,水下氧氣就不夠用了,很多魚就會到冰面破損的地方透氣,實際上是把魚給‘悶’到這裏,否則哪有這麼好抓?”

  “前幾年有一次也是開春時下了一場大雪,那次,那魚可撈海了,都不用魚叉,用抄網就能抓。”一位在此捕魚的老人說,“半個多小時,我就撈了20多條,每條都三四斤。”在這次的採訪中,還有不少“漁民”對那次捕魚的經曆津津樂道。

  ■園方聲音

  總有人和他們打“遊擊戰”

  對於這些捕魚現象,新文化記者諮詢了南湖公園管理科的隋科長,他表示,公園方面對市民私自捕魚的現象非常重視,尤其是在冬泳區和南湖大橋附近,每次發現後都會派人趕來製止。

  “但南湖水域面積有98公頃,我們的人力非常有限,往往是我們勸阻完了,工作人員剛走,他們就轉回來,和我們打‘遊擊戰’。”隋科長說,雖然他們通過標語條幅、廣播提醒、人力勸阻,但還是會被這些捕魚者鑽了空子。

  隋科長表示,“我們已經對指定區域進行了清理,現在雪雖然已經開始融化,但主要湖面上的雪還有10釐米左右厚,我們還會進一步清雪,保證陽光射入,進而保證水下魚類氧氣供應。”

  ■友情提醒

  “以後湖面上的冰會越來越薄,尤其是冬泳區附近,一方面是氣溫回升,一方面是水泵產生的流水衝刷,導致臨近水面的冰層已經‘酥了’,人在邊緣行走,非常危險。”隋科長說,“南湖大橋下的冰層雖然還算厚,但此處的水比較深,一旦失足落水,且水溫較低,非常容易發生危險。”

  隋科長表示,南湖里的魚是維持南湖生態平衡的重要一環,希望市民不論是從保證自身安全的角度,還是從維持南湖生態的角度,都不要進行捕撈。

  本組稿件 新文化記者 邢陽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