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拿斯為何輸保方?多得皇馬的冷漠...
2017年02月21日12:11

  每一支球隊都有自己的傳統,也都有隊中服役十幾二十年的老臣。球隊傳奇們的晚景,有的圓滿,有的淒涼,有的人能在主隊順利留到退役,葉落歸根,甚至進入管理層,有的人卻在職業生涯末期被逼離開,或者甚至遭到球隊強行掃地出門。人們或許很難忘記,前兩個賽季卡斯拿斯在班拿貝獨自一人和球迷、媒體告別時流下的淒涼淚水。

  不過,日前羅馬城的不老傳奇托迪再度傳出續約消息,這既讓接班隊長數年而不成的德羅斯再次被人們消遣,同樣也能看出,球隊對這位標誌性人物的重視程度之高。對於豪門球隊而言,留住自己的勳舊,其實已經超越了競技水平上的需求――畢竟,老臣們在職業生涯末期,還能貢獻多少光和熱呢?留下包括老隊長在內的一眾老將,是球會傳統的傳承,也是積累底蘊的需要。

這熟悉的一幕又來了
這熟悉的一幕又來了

  能在自己一直效力的球會掛靴,很多時候這不僅是球員自己的一種夢想,更是球隊給予元老級人物應有的一種待遇。應該說,直到本世紀最初的10年,我們依舊可以看到許多高齡老臣,終身或是在職業生涯絕大部分時光里都效力於一支球隊,在即將退役之時依舊可以披甲上陣。終其整個職業生涯,為米蘭披甲上陣902場的馬甸尼,即是其中之代表人物。在米蘭25年間,馬甸尼幾乎攬遍個人和球隊層面的所有榮譽,他不僅象徵著米蘭的一個時代,更是成為米蘭球會形象的代表。雖然在退役後馬甸尼與加利亞尼關係一度傳出不和,這也阻礙了他作為球會歷史上最「持久」的傳奇進入球隊管理層的腳步,但至少在他的球員時代,作為米蘭傳奇,馬甸尼已經得到了自己應有的待遇。

  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米蘭的2011-12賽季,彼時他們一口氣送別了加度素、尼斯達、施多夫、森保達和恩沙基五名老將,在最後一場身披米蘭球衣的比賽中,老將們悉數登場,恩沙基甚至還貢獻了一粒絕殺。賽中南看台打出的巨大橫幅和全場高呼的口號,更是令人動容。

告別之際,恩沙基還獻上絕殺
告別之際,恩沙基還獻上絕殺

  同為歐洲球會中底蘊最為深厚的存在,相比起米蘭對待傳奇的方式,另一家歐冠盃最為成功的球隊多少顯得有點不近人情。雖然近年來皇馬成功地在歐冠盃中重新崛起,可人們追憶並不遙遠的本世紀初年就會發現,從希亞路到魯爾,再到前兩年的卡斯拿斯,皇馬的傳奇隊長在佩雷斯的時代,很難「得到善終」。事實上,從卡斯拿斯加盟波圖的2015年向前推過十年的時間,皇馬僅有三人能夠在班拿貝終老,其中也僅有施丹一人是鐵打的核心球員,剩下的兩位,一個是因傷英年早退的迪拉列特,一個是來到皇馬把後備坐穿的伊斯坦堡傳奇杜迪克。

  作為歐洲球會中的榜首,這樣的情況對皇馬來說,多少有點「令人不適」――畢竟,西甲沒有太嚴格的名額限制,將老將留在球隊提供一份終身合約,甚至讓他們退役後進入管理層擔任諸如球會大使之類的職位,對皇馬這樣的球會來說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遠的不提,僅從卡斯拿斯的遭遇來說,即便是作為後備門將,若是球會能和卡斯拿斯達成協議,安排好他最後的這幾年職業生涯,那聖卡斯拿斯何必孤身一人含淚告別班拿貝呢?

大家一定還記得卡斯拿斯的淚水
大家一定還記得卡斯拿斯的淚水

  很多人會說,佩雷斯和魯爾、希亞路、卡斯拿斯等人關繫上的破裂導致了這種「老大離家」的「悲劇」發生。或許管理者確實應該更多地考慮一下,趕走一名功勳卓著、在球隊樹大根深的當家級別球星,會造成怎樣的影響。實際上,就在卡斯拿斯離隊之前的一個賽季,他因傷缺戰的情況下,佩雷斯還一直力撐隊長留隊。可是,事後證明,這隻不過是彼時老佛爺為爭取連任球會主席的手段罷了。其後的一個賽季,一度奪回了正選位置的卡斯拿斯,卻得不到球隊讓他終老的保證,與佩雷斯的關係最終破裂,使得遠走波圖成為了無奈之下的必然。

  冷冰冰的人際關係或許是現代足球圈的一個生存法則,可遠有米蘭不說,就拿即將讓保方在球隊掛靴的祖記和準備迎接拿姆進入管理層的拜仁而言,他們對待老臣的方式,也要遠勝於皇馬。對於祖記來說,挖掘保方的接班人是他們的重要任務,球會並非對此沒有半點選擇,意大利的年輕門將層出不窮,可他們卻依舊讓垂老之年的保方依舊穩坐主力的位置。而對拜仁來說,邊後衛的位置早就應該購進新人,但如今鐵打的正選還是即將在今年夏天退役的拿姆。

拿姆選擇在今年夏天「量力而退」
拿姆選擇在今年夏天「量力而退」

  換而言之,如果拉莫斯聲稱自己萌發退意,皇馬能給他像之前提到的兩位那樣,終老球隊落葉歸根的待遇嗎?對皇馬來說,是不是只有巨星效應,才能決定球員能夠留隊的最長時限?

  更何況,就算從純粹的競技水平上考慮,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留下老將無論對於年輕隊員的成長,還是在關鍵時刻穩定軍心,都有至關重要的作用。還記得在2009年左右,那支正選平均年齡都會超過30歲的米蘭嗎?當年能踢上米蘭正選的,甚至有費華利這種幾度都要退役的、被人們認為已經不具備頂級聯賽水準的老將,還有在生涯末年遭遇嚴重傷病,卻仍被加利亞尼一紙續約合約留下的恩沙基。而費格遜時代的曼聯,同樣有著他一手培養起來的幾位老臣輔佐――傑斯、史高斯和加利尼維利,他們的存在,顯然不是為了在球隊的競技水平上提供多麼至關重要的幫助,而是為了幫助執掌球隊幾十年的老費sir掌控整球隊,把握所有人的脈搏。皇馬同樣需要這種人的存在,可是球隊卻在一度更衣室失控的情況下,選擇了清洗老臣。

曼聯的元老們對球隊穩定居功至偉
曼聯的元老們對球隊穩定居功至偉

  當然,在球會層面的考量之外,或許球員們也會選擇在職業生涯的最後幾年嘗試一下更多的新鮮感。近期接連宣佈退役的「雙特」,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在沒有得到車路士的續約合約後,林柏特選擇了加盟紐約城,繼而更是租借回到英超在曼城與老東家直接對話。而謝拉特,則在有機會直接留下的情況下,選擇了先離開球隊,也和林柏特一樣到大聯盟闖蕩一圈。

  或許,對於做出這樣選擇的球員來說,他們享受足球的心態更加純粹。對他們來說,這種選擇意味著,給誰踢球並不重要,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在為自己踢球。重要的是,他們能夠通過這樣的選擇,繼續每週都能出現在場上,能儘可能多地踢上比賽,而不是在場下坐著冷後備。而與此同時,對於那些選擇到西亞或是中超來淘金的暮年傳奇,如曾經的巴塞大腦沙維,人們也理應尊重他這樣的選擇。畢竟,事實擺在這裡,能夠留在一支球隊效力始終的傳奇,實在是少之又少。

  在這樣一個更加「務實」,或者說是更加「功利」的年代,大多數球隊的掌門人從運營整個球會的層面來考慮,是不會真的將「人情味」擺在第一位的。或許,像拜仁對拿姆、祖記對保方、羅馬對托迪……這樣的每一個唯美的傳奇故事,都值得人們珍藏在記憶里。無論對球隊還是球員來說,「葉落歸根」的選擇,或許早已不是唯一了……

  (豆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