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世界學會怎樣對抗巴塞 他們卻老了...
2017年02月15日11:25

  4球慘敗,巴塞夢迴四年前作客安聯球場時的那場慘案。隨著這場比賽,人們對當年那支無敵「地上最強」的記憶,似乎也在漸行漸遠。這支不再無懈可擊的巴塞走到了歐冠盃被淘汰的懸崖邊上,而巴黎聖日耳門則再一次用人們已經不能更加熟悉的方式,從巴塞身上拿到了一場勝利。

  傳球、控球的優勢依舊明顯,可這一場巴塞的表現卻毫無統治力可言。攻入對方前場30米區域多達53次,可他們卻在射門比上以7-16處於絕對劣勢,射正比例更是1-10被完全碾壓。如果看了兩隊防守情況的比較,人們就不難明白,巴黎又用一種和前人十分相似的方式擊敗了巴塞:全場他們的攔截領先巴塞12次,解圍是巴塞兩倍之多……

防守上,巴黎對巴塞全面碾壓
防守上,巴黎對巴塞全面碾壓

  立足於防守,巴黎可以放棄控球,他們也可以讓巴塞攻出來,在自己的禁區前沿控球。但與巴塞不同的是,比起久攻無果的尷尬,巴黎的反擊卻幾乎次次可以穿越巴塞中場的空間,製造致命的殺傷。

巴黎的進攻效率極高
巴黎的進攻效率極高

  對於巴塞來說,這些年來輸波一直是很「稀有」的事情,不過自2010年的歐冠盃4強開始,面對強隊,尤其是在歐冠盃當中,巴塞「地上最強」的神話便已不再。

  彼時,摩連奴率領的國米用頑強的防守以及空間上的壓迫,做到了對巴塞中場的完美絞殺,對巴塞來說,那場比賽里在中路控球不難,可要向前出球就會十分掙扎。同時,國米通過中場組織者(史尼達)和前場遊離的鋒線隊員(米列圖)之間的快速連線殺死了比賽。當年據史尼達說,摩連奴在賽前光是佈置防守就講了一個小時。最終,摩連奴靠防守帶領球隊踩著巴塞的屍體登上了歐洲之巔。

當年國米對巴塞的瘋狂絞殺
當年國米對巴塞的瘋狂絞殺

  而到了2012年,巴塞在2009年歐冠盃4強的手下敗將車路士捲土重來,那支車路士的實力,甚至還不及2009年,可他們硬是靠著「擺大巴」這種最簡單的方式戰勝了巴塞。或許車路士在戰勝巴塞的戰術方面還比不上摩連奴率領的那支國米,可車路士同樣犀利的反擊再次證明,巴塞在場上的壓迫性和統治力再強,也絕非無懈可擊――第二回合托利斯最後接到後場艾殊利高爾大腳解圍後攻入的那一粒單刀,就是最好的證明:只要穩住防守,耐性一點,面對巴塞能打出一次反擊,就可能一擊致命。

  其實,在2009年同樣是靠著穩守反擊的策略,車路士差點就成功掀翻了巴塞,只可惜,日後被車路士球迷們「全球追殺」的湯姆-亨寧的出現,改變了最後的結果。而克制巴塞的戰術也同樣出現在了國家隊的比賽中,「意克西」從2012年歐國盃開始成為常態,看似老邁孱弱的意大利在小組賽就用防守反擊逼平了看似是當世最強的西班牙,可惜藍衣軍團到了決賽沒能堅持繼續使用這一戰術,最後在對攻大戰中淨吞四彈。

如果沒有亨寧,車路士在2009年或許就贏了
如果沒有亨寧,車路士在2009年或許就贏了

  2013年,巴塞又一次在歐冠盃中被淘汰。與今天的比賽一樣的,是首回合的比數――作客他們0-4被拜仁血洗。不過,彼時教練維蘭路華正在養病,而後防線更是因傷病鬧起人荒,鋒線上最依賴的美斯也剛剛傷癒還沒找到比賽狀態。可是無論巴塞健康與否,狀態是否正處最佳,可以確定的是,看似無解、控制力極強的傳控流踢法,絕非沒有剋星,而對於各支挑戰巴塞的球隊來說,他們能拿出的解決方案也越來越成熟。

  對抗巴塞的戰術在發展、進步,歐洲豪強的教練們都把如何破解「巴塞難題」當成了自己的一大任務。越來越多的球隊可以擊敗巴塞,其原因就僅僅是巴塞的對手們都掌握了這支球隊的命門嗎?一個巴掌拍不響,巴塞自身的實力下滑,也是不爭的事實。

  時間倒回哥迪奧拿剛剛接手巴塞的2008年,彼時的巴塞正在經歷人員配置退步老化和成績低谷的痛苦時期,在班拿貝為提前奪冠的皇馬列隊則是永遠揮之不去的恥辱回憶。隨著朗拿甸奴、杜林、迪高、森保達等功勳老臣的離去,巴塞送走了上一代「夢二」的核心,迎來的卻是一次過程無比順利的脫胎換骨。

破舊立新,不破不立
破舊立新,不破不立

  應該說,彼時的巴塞看似百廢待興,實則具備了成功的一切條件――他們有自己培養的中場核心沙維和恩尼斯達,後場有從英超失意而歸但成長潛力無窮的比基和老而彌堅的佩奧爾,鋒線上更是有伊度奧、亨利、美斯這堪稱恐怖的組合。引進了凱塔、艾維斯並且提拔布斯基斯之後,應該說,「重新崛起」的基礎條件已經完備。而巴塞隊員們從拉馬西亞時期就已經具備的大局觀和整體感,則直接決定了哥迪奧拿接手後,球隊重建所需要經歷的「陣痛期」,短到可以忽略不計,而哥迪奧拿也可以讓自己的足球理念,在這些球員的身上得到最完美的展現。

  Tiki-Taka體系並非哥迪奧拿獨創,可復興者非他莫屬。沙維和恩尼斯達這兩位列卡特時代就已經擔綱起球隊中場核心職責的隊員,在哥迪奧拿手下完成了又一次從球星到大師的昇華。作為西班牙和巴塞的雙料核心,沙維和恩尼斯達絕非「依靠體系成功」的球星,他們自身的組織、閱讀比賽能力本就超群,可這並無法掩蓋改變後的巴塞對兩人的加成作用,哥迪奧拿的體系最大限度地展現出了這批隊員在拉馬西亞時期就養成的「球感」,那時一支健康的巴塞,在沙維和恩尼斯達的雙核驅動之下兼具了控制力和侵略性,而他們所能踢出的場面則更是無比華麗。他們和那個賽季剛剛提上一隊的布斯基斯一起,將這套體系又完美地帶入了西班牙國家隊。於是,那年夏天剛剛贏得歐國盃的西班牙隊,在那之後的數年間也成為了世界球壇當之無愧的霸主。

沙維等人在巴塞的成功也被帶到了國家隊
沙維等人在巴塞的成功也被帶到了國家隊

  在那個重回王座的賽季,巴塞在西甲經歷了短短幾輪的磨合期後,自第9輪4-1戰勝馬拉加開始,他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西甲積分榜的首位。而在那一年,同樣躊躇滿誌的皇馬組建了銀河戰艦二期,卻在和巴塞的聯賽對話中兩回合淨吞8球,第二回合更是在魯營2-6輸得顏面無存。摧城拔寨的進攻和華麗的踢法讓巴塞一時風光無限,全歐洲的豪門都為之側目,但撐起巴塞那段持續的輝煌歷程,卻還是要靠中場穩健的沙維、恩尼斯達和布斯基斯三人組。

再也回不去的輝煌歲月
再也回不去的輝煌歲月

  可是,如今的巴塞,曾經引以為傲的中場哪去了呢?沙維已然離去,恩尼斯達已經33歲「高齡」,早已走下巔峰,而布斯基斯的狀態也同樣回不到當年……應該說對於中場的更新換代而言,巴塞絕非沒有自己的想法:近年來接連引進的拿傑迪錫、杜蘭和安達-高美斯,加上拉馬西亞出身的拉芬拿和回購的丹尼斯-蘇亞雷斯,巴塞的換血力度很大,卻至今還沒收到和投入相匹配的成效。

  除了中場,防線的問題近年來一直是巴塞陣容中的隱患。每個位置都有兩名具備相當實力的球員輪換的年代一去不返,如今的巴塞後防線無論在硬實力還是人員人數配置上都顯得捉襟見肘。單就這場比賽而言,在巴黎後防大將泰亞高-施華缺席的情況下,巴黎的防線還是發揮出了比巴塞更高的水準。佩奧爾、艾維斯等人離去後的空窗期,顯然還在持續。

  上一代的核心老去,可巴塞的中場依舊找不到自己新的領軍人物。或許在人員的更迭上,巴塞是應該給新人一點成長的時間和空間,不過他們遭遇這樣的慘敗也絕非實力不濟所致。畢竟,巴塞還擁有令全歐洲都為之膽寒的MSN組合。實際上,安歷基對控球和陣地戰的一味堅持、不思改變,也是球隊如今窘境的一大肇因。

  哥迪奧拿之後,巴塞的掌門人似乎都在或多或少地「堅持傳統」,圍繞傳控的思路一直沒有徹底地變化。誠然,巴塞的傳控是其成功絕學,可這套戰術並非所有人都能完美執行。如今的巴塞中場,完全無法與沙維、恩尼斯達和布斯基斯同處巔峰的時代相比,這些隊員最適應的戰術,或許也並不是安歷基所一直堅持的。球隊在歐冠盃和聯賽中都遭遇頹勢,比起在賽後怒懟記者來說,安歷基更應該尋求自身盡快做出調整和變化――畢竟,就連一貫堅持自己理想信念的哥迪奧拿,如今在英超也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自己的戰術風格,用更快的節奏去適應英超。巴塞的傳統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也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夠丟掉的。戰術上的隨機應變,既是教練執教水準的體現,也是球隊能取得穩定成績的保障。實際上,兩人今季歐冠盃第二回合的交手就是證明,哥迪奧拿通過自身的調整變化,放棄了控球,卻贏得了比賽。

安歷基毫無疑問也要背鍋
安歷基毫無疑問也要背鍋

  從哥迪奧拿的時代開始,巴塞走上了一條堅持傳控的路,這為他們帶來了無數成功和榮耀,可與此同時,不變的巴塞成為了歐洲諸強共同的敵人。每當有一支球隊擊敗他們,其戰術總能引起其餘各支球隊的關注和學習。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夠擊敗巴塞的球隊變得越來越多,可他們擊敗的,卻也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巴塞了。距離上一次哥迪奧拿的「改朝換代」已將近9年之隔,如今的巴塞,是否又到了破舊立新的十字路口……

  (豆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