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雷:為城市寫歌,有感而發就好
2017年02月11日04:22

  原標題:趙雷:為城市寫歌,有感而發就好

  原標題:趙雷:為城市寫歌,有感而發就好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莫斯其格

  《歌手》的競賽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中,前晚,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赴長沙探班節目第五期錄製。該場比拚中,逆戰歌手林誌炫以及突圍歌手側田的現身讓比賽更為激烈。但無論賽場內外,最受關注的還是近期以一首《成都》爆紅的趙雷。該場比賽里他以長沙民謠《月亮粑粑》出戰。賽後被問及近日爆紅的感受,趙雷笑言,最近幾天都躲在家裡,把手機關機。

  “我習慣從前的狀態,我愛我從前的狀態”

  因為一首《成都》,趙雷成為《歌手》走紅的又一個案例,在上週末刷爆了朋友圈和微博,而不少城市也都紛紛推出類似的版本。在第五場錄製中,趙雷選擇了一首長沙民謠歌曲《月亮粑粑》出征,依舊是牛仔褲、小襯衫以及幾個小朋友伴唱,在編曲中,趙雷還加入了一段《彎彎的月亮》。

  廣州日報:這幾天你那首《成都》非常火,為什麼這場比賽會選擇一首長沙傳統民謠?趙雷:最早是在零幾年的時候聽朋友、師傅他們唱這首歌覺得特別好聽,聽完之後,我偶爾在酒吧演出也會唱這首歌,因為對這首歌特別熟,也特別喜歡這首歌,後來知道長沙有一個童謠是長沙本地的童謠,其實更多的還是因為我喜歡這首歌,熟悉這首歌。

  廣州日報:怎麼想到把《月亮粑粑》和《彎彎的月亮》兩首歌串到一起?

  趙雷:就是忽然想到的,我唱的key比較低,有一段副歌想高起來,想看看能不能唱別的歌,而且這兩首歌都是寫月亮的,所以就串到一起了。

  廣州日報:很多人說《成都》這首歌是城市的宣傳,你還會為其他城市做歌曲嗎?如果有的話,想為哪個城市作曲。

  趙雷:如果說再為城市寫歌,希望看看能不能把兩個城市或者三個城市組合在一起?因為有的時候,比如我們開摩托車,走很遠,然後經過很多城市,如果這個時候一個城市沒給你創作靈感的話,你可以把這幾個城市連在一起寫一首歌,也不一定主題非得寫一個城市。像我前幾天在長沙有一個音樂節,住在嶽麓大道,每天在大街上跑步,所以會寫幾句,也沒有說為哪個城市寫歌就跑到哪個城市去,有感而發就好。

  廣州日報:這幾天大量的話題都是關於你、關於《成都》,還有很多觀眾和媒體專門為你而來,但聽說你這幾天消失了,為什麼?

  趙雷:一打開手機就很多短信、電話什麼的,我只好躲起來了。

  廣州日報:也有很多從一開始就支持你的粉絲,覺得趙雷上這個節目之後被更多人認識了,不像以前那麼小眾了,感覺自己私藏的寶貝被大家發現了,你怎麼看這個說法?

  趙雷:我來這個節目首先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來聽到我的歌,無論怎麼樣,我還是從前的我,因為我習慣從前的狀態,我愛我從前的狀態。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夠我來知道中國的更多的原創的獨立音樂人和優秀的作品。

  “我們還需要寫更多的作品,更多的努力”

  今晚播出的《歌手》中,趙雷又一次打出原創拳,選擇的是自己最鍾愛之作《理想》,唱盡億萬奮鬥在城市中的“平凡追夢族”徘徊在理想與現實間的躊躇徬徨與無奈。採訪中,他談起《理想》的創作過程依舊帶著幾分含蓄:“創作早期我在北京的小屋子寫歌,去錄音室來回都是坐公交,當時我就想,為什麼這個城市那麼繁華,我卻這樣微不足道。”言辭間盡顯追夢初期的無奈與艱辛。趙雷坦言,自己只是把切身故事用音樂表達。

  廣州日報:你覺得這個舞台跟其他的舞台有什麼不一樣,帶給你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趙雷:這個舞台有點小,因為平時演出的舞台大一點,實際情況就是這樣,如果比舞台的話,開個玩笑。這是一個競技場,看你抱什麼心態過來,如果是抱著比賽的心態它就是一個比賽,音樂沒有高低之分,你喜歡就好,我過來覺得就是演出而已。

  廣州日報:七年前在同一個舞台參加“快男”比賽時,你曾經說希望掀起民謠音樂的新浪潮。七年之後又回來了,這兩天所有人刷趙雷音樂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實現了當初的這句話。

  趙雷:我之前說過這樣的話,但是那時候年少輕狂、不懂事,也想不出別的詞,就說了。現在的確是有點不太一樣了,風頭起來了,我一步一步走過來,並不是大跨步。我當時說那個話,我可以收回來嗎?現在還差得遠,我們還需要寫更多的作品,更多的努力。

  廣州日報:被廣泛關注後,有人總結民謠唱的內容和理想有關,和女生有關,和孤獨有關,你怎麼理解?

  趙雷:也不是,你生活里不一定全是,當然也有,你生活里遇到什麼就說什麼,唱什麼,把你不想說的唱出來,這是我們表達我們自己心裡想說的話的一種方式。每個人對民謠的見解都不一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