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方陳詞批評控方 選擇性將證據呈堂
2017年02月10日03:00
  曾蔭權與妻子手拖手步入法院。

【星島日報報道】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貪案,辯方英國御用大律師Clare Montgomery昨繼續陳詞,首度指出曾太與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之間有錢銀交往,曾太早於一○年七月九日曾簽出一張面額二十萬元的支票給李國寶,李於同月二十一日將支票存入名下戶口,一星期後便出現了李國寶的三十五萬元現金支票,辯方指控方根本沒有證據證明該筆三十五萬港元現金最終落入曾太手中,並與深圳大宅有關,辯方批評控方選擇性將證據呈堂,無意令陪審員知道事實真相。辯方更展示黃楚標的出入境記錄,顯示黃於案發時幾乎每月都超過一半時間,甚至有整整三個月都在內地,絕非如控方所指,曾氏夫婦返內地就必然與黃楚標相約「秘密」見面。

Montgomery指李國寶於一○年七月十六日所提取的三十五萬元,與曾太同日存入的三十五萬元是毫無關連的,辯方指該兩筆現金幾乎同時提取及存入,當職員依從李國寶秘書指示提取現金的同時,另有銀行經理在貴賓室處理曾太的三十五萬元存款。最重要的是領取李國寶三十五萬元的東亞銀行高層的助理「阿嫻」當天從沒見過曾太。假若該筆款項真的如控方所指是一筆「賄款」,則先後有八名東亞銀行職員協助提取及存入,顯見根本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辯方反問陪審員稱,李國寶為何要把三十五萬元給曾太,何不直接給黃楚標呢,辯方批評控方只向陪審員展示部分事實,未有提及曾太簽發給李國寶的二十萬元支票, Montgomery提醒陪審員,「你們真的可達至唯一的合理推論,即該三十五萬元是與深圳大宅有關聯」。辯方續反駁控方指該三十五萬元早於一○年七月存入,當時何周禮的設計費尚未落實,何周禮的三十五萬元設計費在翌年二月視察單位後才敲定,反問兩筆錢相隔六個月,怎能扯上任何關連。

Montgomery又批評控方利用曾氏夫婦和雄濤廣播股東黃楚標的出入境記錄,意圖證明雙方在內地「秘密會面」,假使連同確實時間逐一比對,便知道他們並非同時身處內地,例如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黃楚標於下午一時三十四分離開內地返港,但曾太在當日的下午一時三十七分才出境返內地,兩人前後腳一出一入境,相差只有三分鐘,不可能會在當日相遇見面。

控方指在一○年十一月五日政府公布發牌當天,曾及黃前後腳北上,而曾蔭權夫婦則在兩天後與李國寶從澳門返港。辯方稱人所周知曾蔭權與李國寶分屬好友、而曾氏夫婦則在澳門有家庭聯繫,若他們之間真的有任何不當交易,根本無法隱瞞,更何況控方僅指控曾氏夫婦及李同時返港,但除此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李國寶與涉案深圳大宅有關係。

至於曾與黃在十一月五日的出入境記錄,辯方指黃當晚七時零九分從內地返港,而曾則當日傍晚六時才出境返內地,如果二人真的有秘密貪污會面,相信是一個極之匆忙的會面。辯方又舉例指黃在一○年一月份有三十天都在內地,若以「投注」形式去將曾蔭權與黃楚標北上的記錄串連,絕非難事。

Montgomery指何周禮作供表明,他與曾太到深圳視察大宅期間,從沒與黃楚標見面,而控方根本沒有證據顯示曾太與黃曾經會面,控方僅依賴各人的出入境記錄,而指控他們進行秘密的貪污勾當實太武斷。況且身為特首的曾蔭權二十四小時都有G4貼身保護,就算離境到內地或澳門,其人身安全則交由當地的保安接手,「與香港比較,內地更沒有秘密的地方。」

Montgomery強調,雄濤的鄭經翰、李國寶、黃楚標均沒有任何原因要參與該「貪污勾當」,黃僅擁有雄濤兩成股份,他沒有參與公司的發展及日常運作,而雄濤的「話事人」是鄭經翰、着陪審員勿陷入控方的猜測,並非所有商家都會行賄其政府內的好友,辯方又指唐英年作供透露,他亦認識雄濤的大部分股東。

辯方又指若曾蔭權要隱瞞與雄濤黃楚標之間的關係,他便不會於一一年四月十一日以特首辦名義去信答謝汕頭帝豪酒店的東主黃順源的款待,並同時將信件抄送給黃楚標,顯見曾蔭權真的無意隱瞞本身與黃的關係。控方根本未能解釋為何同時身為雄濤董事的李國寶與黃楚標會為這盤廣播生意去「收買特首」,一起冒險干犯全港最嚴重的賄賂罪行。案件編號:高院四八四——二○一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