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節開闊香港視野
2017年02月09日03:00
《香港家族》三部曲,分別以1996年(回歸前夕)、2004年(沙士過後)、2017年(回歸二十年、特首選舉年)三個關鍵年份,串連大時代小家庭的故事。

【星島日報報道】今年上演第四十五屆的《香港藝術節》,除了不乏從外國遠道而來的大卡士、大製作,亦有多個香港元素突出節目,力度加重,觀眾這次大可以「香港」視野看藝術節。

今屆《香港藝術節》戲劇方面,以「香港」入題的,有《香港家族》三部曲,《香港太空人》、《留住香港》、《香港人太空》三齣單元劇,演出各約一小時半,分別以1996年(回歸前夕)、2004年(沙士過後)、2017年(回歸二十年、特首選舉年)三個關鍵年份,串連大時代小家庭的故事,這種迷你史詩的格局,在香港舞台上實屬罕見,編劇龍文康也笑言機會難得。「現實上,因為場地、觀眾等因素,很少劇團會願意在同一個檔期演出三部曲,對藝術節而言是一次冒險,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最初獲藝術節邀請撰寫劇本時,他感到興奮,爽快接受挑戰。

曾任職電視台,也做過電影工作的龍文康,近年在戲劇界很火紅,除贏得口碑的《大龍鳳》、《維港乾了》等劇作,跟另外兩位編劇伍奇偉、麥天樞寫下的電影《樹大招風》,去年也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他這次亦不敢怠慢,訪問時仍在調整《香港家族》三部曲結尾,精益求精。他在2015年開始構思故事,第三部的《香港人太空》則發生於2017年,「所以我的2017年很早就到了。」最初的設想甚至預言,有發生嗎?他坦言比起前兩三年,今年香港社會氣氛已經平伏很多,「原以為這一段故事最易寫,只要寫出不和諧、矛盾衝突就行了,但來到此刻,又似乎不是這樣子。」

無論好不好看,香港故事還得寫下去,但《香港家族》三部曲,始終有個終結,「是發生了一些事情,得看『這家人』怎樣面對。」據悉戲劇《香港家族》三部曲票房報捷,他笑說這部作品的玩味之處,是每個單元可以獨立欣賞,買不到票或騰不出太多時間,選一兩套觀賞亦無不可,「當然看畢三部曲,看看這家人這二十年的轉變,會完整一點、有趣一點。」

音樂會《世紀.香港》也具濃郁的香港味道,最有趣的是,以香港及與香港相關的詩作、文學作品入樂,好像舒巷城、劉以鬯、也斯、飲江、戴天、崑南、陳冠中、李碧華、廖偉棠等等,還有黃霑、許冠傑、潘源良等流行曲歌詞,加上南音、客家山歌、數白欖,音樂性可謂多元化,而且音樂會中超過八成的詩詞,都以廣東話歌唱,「這次是個很好的時機,讓香港文學和音樂連繫起來。」音樂會音樂總監及作曲人、曾為《香港藝術節》室內歌劇《蕭紅》和《大同》作曲的陳慶恩不諱言,本地古典音樂會用上那麼多香港詩詞,說是空前也不為過。「我們在Making History!」

他事前花了一番工夫進行資料搜集,翻出香港大學圖書館的文學雜誌啃個痛快,又把香港中文大學小思老師(盧瑋鑾)捐贈的書刊文獻讀了又讀,「看出了脈絡」,領着三位年輕作曲家鄺展維、盧定彰、李家泰,一起創作,他們各有所好,在其中選出不同的文學作品,當中包括陳慶恩所愛。「飲江的《玄奧》我就好鍾意,還有也斯的《樓梯街》,我估他們(年輕作曲家)沒有聽過詩中『磨鉸剪鏟刀』(磨刀師傅叫賣聲)吧?」但陳慶恩覺得,他們既然選得出來,一定下過工夫和有其想法,便盡量予以自由,「我就來補位,他們如果用得少中國樂器,我就寫多點,我的經驗始終豐富過他們。」香港文學作品,能夠入樂的,還有更多,「等待我們發掘。」他又笑着說,希望能跟喜歡的香港作家,如鍾曉陽、西西合作,「如果現在有人找我寫廣東話的歌劇,我願意嘗試。」

比較過往《香港藝術節》,今屆那麼直接以香港歷史與文化,來創作、展開節目內容,重錘出擊,香港藝術節副節目總監蘇國雲不諱言,今年正值香港回歸二十周年,便決心創作有足夠歷史和藝術分量的節目,回應時代,但強調之前仍有許多糅雜豐富香港元素的創作,「好像去年有《論語》、《炫舞場》等等,都描述當下的香港。」

在策劃上,他希望有更多新嘗試,好像《香港家族》三部曲,他之前就看了於今屆藝術節上演《大選年的家庭》三部曲的編劇及導演理察.尼爾遜前作《大蘋果家庭》四部曲,深受觸動,心想香港怎麼不可以來一個?便促成是次跟編劇龍文康、導演方俊杰的合作。說起來,今屆《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其中一段《西西利亞狂想曲》,不也來自董啟章短篇小說《西西利亞》?「如果觀眾欣賞這些節目時,能看出當中的文學導向和素質,就最好不過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