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敬業”女黑客:1年不洗澡不出門 22歲卻像40多歲
2017年02月07日16:13

  來源: 南方網

  (原標題:最“敬業”女黑客1年不洗澡不出門房間如垃圾場)

女黑客曾某儀被批捕現場。通訊員供圖
女黑客曾某儀被批捕現場。通訊員供圖

  南方網訊(全媒體記者/穀立輝 通訊員/肖桂芳 吳克儉 王雯倩)日前,女黑客曾某儀涉嫌信用卡詐騙罪被批捕。

  去年12月6日,這名在網上“自學成才”的女黑客被抓時,辦案民警在她的電腦里發現含有“四大件”(姓名、卡號、身份證號、預留手機號)的銀行卡信息50多萬條。令民警驚訝的是,今年才22歲的嫌疑人卻像40多歲的婦女。民警通過仔細工作,逐步揭開嫌疑人背後的故事。

  警察伸手拉,抓出一手死皮

  去年12月6日,肇慶市公安局大旺分局民警曆經三個多月的偵查,終於在端州一小區內抓獲涉嫌收買、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的犯罪嫌疑人曾某儀。

  “當我們進入她的房間時,看到的情景不可思議。”主辦該案的潘警官向記者介紹,“20出頭的女子,將近1米7的個子,頭髮一把一把地粘在一起,淩亂地披散著。房間簡直就是一個垃圾場,床上堆著髒兮兮衣服;地上是快餐盒、易拉罐;電腦桌上也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唯一的一張凳子已辨不出顏色,上面全是髒東西。”面對辦案民警,曾某儀就是不肯出房門,民警伸手拉她,一拉就是一手死皮。

  曾某儀的家人說,她已一年沒出門,一年沒洗澡,她也不許家人進她的房間,平時吃飯由家人將飯送到房間門口。曾某儀的母親中風癱瘓,講話不清,主要是父親照顧她。然而,父親為生計整天奔波,也甚少有時間與她交流,只知道她在做借貸寶。

  每天網上找“料”超過20小時

  生活上一塌糊塗的曾某儀,在網上幾乎無所不能,除了賣銀行卡信息,還做走私車買賣中介。技校畢業的她如何成了一個黑客,幹起銀行卡信息買賣的勾當?她說是從網上自學的。

  曾某儀說,起初她只是做借貸寶,後來,結識了一幫網上盜刷銀行卡的人。於是她通過瘋狂地加QQ群,到處搜索銀行卡信息,再把這些信息賣給專門盜刷銀行卡的人。落網的當天,辦案民警在她的電腦里發現了包含有“四大件”的銀行卡信息50多萬條。

  曾某儀在“行內”被稱為“料主”。她的“料”,主要來自QQ群、社工庫等,事主涉及境內境外。她曾賣給北京的龔某一些美國人、台灣人的信息。龔某在落網之前盜刷成功5筆,不法獲利600多美元。曾某儀還通過捆綁境外公民的Uber,盜取到許多事主的銀行信息,轉賣給一個東莞的下線。好在,這個下線還沒來得及盜刷就被抓了。

  為了獲取更多的“料”,曾某儀每天在網上聊天超過20小時。她基本不上床睡,累了就靠在電腦椅上眯一會。為了拿“料”,她已近癲狂。

  網上盜刷不需要實體卡

  由於不法分子都是通過網上勾結、買賣,尋找證據成為這類案件的難點。該局經偵大隊楊大隊長介紹,網上盜刷銀行卡是一種新型犯罪方式。“這種團夥作案與傳統團夥作案不一樣,傳統團夥通常是幾個人認識;而這種是大家都在網上,互相不認識,按需勾結,形成‘料主’賣銀行卡信息給下家,下家盜刷銀行卡,然後再洗錢的流程。人員不固定,買賣像市場樣隨意。”

  辦案民警介紹,這種新型的犯罪方式得以容易成功,原因在於開啟支付的條件很簡單,只要知道姓名、卡號、有效期、卡背後三位安全碼,以及手機驗證碼就可以盜刷,獲取驗證碼成為整個環節的關鍵。而不法分子就通過手機木馬套取驗證碼。不法分子通過“貓池”或偽基站大量發送木馬鏈接短信,一旦有人點擊安裝,手機驗證碼通過後台發到不法分子處,而受害人渾然不知。這種網上盜刷不需要實體卡,全部通過網絡操作。為了規避偵查,不法分子還使用虛擬登錄軟件隱藏登錄地址。

  大旺民警通過海量的信息分析,終於找到了蛛絲馬跡,通過抽絲剝繭,最後將曾某儀抓獲。“那一段時間,隊領導帶著我們沒日沒夜地幹,我們辦公室晚上經常是燈火通明。”辦案民警黎警官說。

  在這個信息發達時代,網絡犯罪沒有地域限製,預防變得非常重要。辦案民警提示,對於來曆不明的網址鏈接,千萬不要點開,以免遭受財產損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