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oods之痛:高爾夫世界新人輩出 再掌王權難上加難
2017年02月01日10:36

  香港時間2月1日,多利鬆的一些小細節描繪出了美巡賽更大的場景。

  這裏有18號洞的一個60英呎老鷹推,它先向右邊而去,接著轉頭回來朝左走,在喪失速度的時候,徐徐落入洞杯之中。自從2008年多利鬆美國公開賽以來,18號洞還沒有哪個推杆獲得那麼多人的關注。

  接著是揮拳慶祝,雙臂揮舞,而不止是右上勾拳。

  你同時很難忽視瓊-拉姆穿著紅色球衫。

  來自西班牙22歲選手的勝利再次提醒你,高爾夫的權杖是多麼迅猛地向年輕一代轉移。

  以及老虎-Tiger Woods面對的處境有多麼困難。

  當尼克勞斯談到他從來沒有見到美巡賽的人才如此豐富時,他腦子之中出現的形像是:瓊-拉姆。

  尼克勞斯去年六月份在紀念高球賽中結識他,當時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新星作為頂尖的大學生球手從金熊手中接過了尼克勞斯獎。瓊-拉姆作為業餘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員首次獲得美國公開賽資格,而尼克勞斯點撥了他幾下,該如何備戰奧克芒。兩個星期之後,瓊-拉姆從開局76杆反彈回來,獲得了並列第23名。

穿著紅色球衫的拉姆讓人不禁想起當年的Tiger Woods
穿著紅色球衫的拉姆讓人不禁想起當年的Tiger Woods

  在那個時候,尼克勞斯明顯更熟悉Justin-托馬斯、鬆山英樹、喬丹-斯皮思和馬克羅伊。

  這是聖誕節之前他接受採訪時表示:Tiger Woods在追逐尼克勞斯大滿貫紀錄的道路上,最大的障礙也許來自年輕一代的明星,而不是傷勢或者年齡的原因。

  尼克勞斯1980年贏得美國公開賽和美國PGA錦標賽的時候已經年滿40歲,那之後,他開始選擇慢下來。他最大的孩子已經進入大學。他自己的企業開始騰飛。他不像以前那樣投入很多時間在高爾夫之中。這是為什麼他形容1986年美國大師賽――他的第18場也是最後一場大滿貫賽――“從很多個角度而言是巧合”的原因。

  “那之後,我真的沒有太關注了,”尼克勞斯說,“我仍舊喜歡打高爾夫,因為我希望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尼克勞斯有8個賽季,美巡賽冠軍數至少5個,1980年的高爾夫正漸漸進入多極化的時代。湯姆-沃森和塞維-巴耶斯德羅斯(Seve Ballesteros)正大踏步向前。兩年的時間中,新人中冒出了馬克-歐米拉、弗雷德-卡波斯(Fred Couples)、約翰-曲克、斯科特-霍克(Scott Hoch)、哈爾-薩頓(Hal Sutton)和佩恩-斯圖爾特(Payne Stewart)。

  “一大批孩子噴湧而出,而他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尼克勞斯這裏指的是Tiger Woods,“他遇到的問題是每年都有一些非常優秀的選手出現。關鍵的問題在於,這些真正優秀的選手並不在意與他對抗。他們都已經學會了如何取勝。他們學會了如何取勝,獲得了將他們生涯推向前的自信。因此他不僅要與我的紀錄搏鬥,他還遇到了一大批真正有實力的孩子。未來兩年,你們會見到非常有趣的畫面。”

  去年結束的時候,23歲小子Justin-托馬斯在馬來西亞第二次奪冠,而24歲鬆山英樹在彙豐冠軍賽上領先7杆,贏得了一場世界高爾夫錦標賽。新年開始的時候,Justin-托馬斯橫掃了夏威夷雙賽(鬆山英樹在卡帕魯瓦獲得亞軍)。至於喬丹-斯皮思,去年年底在澳州公開賽上奪冠,而2016年前兩站比賽都獲得第三名。

  美巡新賽季已經舉辦了11站比賽,其中8站都被二十出頭的小夥子贏得。

  而這裏還不包括世界排名前三位的球員――簡森-戴伊(29歲)、達斯汀-莊臣(32歲)以及馬克羅伊(27歲)。

  Justin-托馬斯在索尼公開賽第一輪打出59杆,他休息了兩個星期,結果在日益增長的新秀名單之中又有了一些伴侶。讓瓊-拉姆值得關注的地方還在於他在業餘世界排名第一位上坐了60個星期,贏得了多項大學的重要獎項,以及他從來沒有混跡於小聯盟。他僅僅在四場比賽中就獲得了美巡賽參賽卡。

  以上兩位選手這個星期都將出戰鳳凰城公開賽,另外還有喬丹-斯皮思和瑞奇-福勒。而鬆山英樹是衛冕冠軍。

  Tiger Woods帶著41歲的老身板,以及三次腰部手術、四次膝蓋手術前往杜拜沙漠精英賽。在那裡,他不用面對深長草、不平的果嶺又或者清早刺骨的冷空氣。

  更強大的陣容在鳳凰城公開賽。即便如此,杜拜仍舊有亨利克-斯滕森、亞力克斯-諾倫(Alex Noren)和加西亞。另外,21歲王情訓和26歲湯米-弗利特伍德(Tommy Fleetwood)也將角逐酋長高爾夫球會。他倆贏得了過去兩站歐巡賽。

  相關閱讀:農夫保險公開賽拉姆收官洞老鷹射下美巡首冠

  揭秘拉姆的火箭式上升 4場打進美巡12場即奪冠軍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