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馬殺出!《歌手》改名換人後要做現象級
2017年01月22日17:41

  迪瑪希這匹超級黑馬已經點亮了昨晚的《歌手》首播現場。

迪瑪希
迪瑪希

  芒果台《歌手》開播之前,很多觀眾根本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但這位來自哈薩克斯坦的海豚音,用一首冷門法語歌,力壓林憶蓮、譚晶奪冠,並順勢登上熱搜榜第一位,令《歌手》的首輪黑馬定律,再次應驗。似乎也預示著,這檔開播前風波不斷的昔日爆款依然是國內最具活力的音樂綜藝。

《歌手》
《歌手》

  據酷雲EYE實時統計,該節目首播市占率最高時段達到22%,是近兩屆以來的最高收視紀錄,這樣的成績,還是在節目從週五黃金檔調整到週六,經曆了更名風波之後拿到的。對於洪濤和他一手打造的、近期遭遇風波不斷的《歌手》來說,收視率是最強的硬道理,也是節目當下最需要的強心劑。

迪瑪希
迪瑪希

  《歌手》的歌手:迪瑪希為什麼能力壓林憶蓮奪冠?譚晶光良為什麼铩羽?

  當林憶蓮在全場觀眾的“女神“聲中壓軸登場,以一首演唱幾乎毫無瑕疵、幾入化境的《不必在乎我是誰》點燃全場時,幾乎所有人都以為,本場比賽的冠軍、甚至本屆《歌手》的歌王已經沒有懸念。

林憶蓮
林憶蓮

  可是最後拿下本場冠軍的,是之前在國內名不見經傳的迪瑪希。

  而在本場之後,被不少人認為是吳亦凡、吳磊、林宥嘉的結合體的迪瑪希正在迅速成為新一任老公。

  洪濤說:迪瑪希的出現是命中註定。從某個意義上也的確如此,從上一屆《我歌》開始,隨著國內音樂綜藝對有限歌手資源的快速消耗,聰明的洪濤不再將節目的選擇面局限在華語歌壇,而是放眼全世界,這種選擇最終成就了上一屆的黃致列。

  但許多人認為,相對於“韓式苦嗓”, 迪瑪希不僅在顏值上,在唱功上更是勝過一籌。他5歲登台,2015年以高分獲得第24屆“國際斯拉夫音樂節”大獎賽冠軍,一戰成名,同年獲得“歐亞歌手大賽”第一名,22歲成為哈薩克斯坦總統欽點的頂尖實力唱將,被譽為“中亞天籟之聲”。

  他昨晚演唱的,則是被稱最難法語歌的《一個憂傷者的求救》,據稱全球只有4個人能完整唱完。而迪瑪希的演繹堪稱遊刃有餘,不僅變換多種唱法,飆出了海豚音,也能同時駕馭渾厚低音,這也令他在專業互投中同樣拿下第一。

  儘管迪瑪希的勝出實至名歸,但林憶蓮的表現同樣堪稱幾無瑕疵。在昔日緋聞男友恭良碩的伴奏下,這位歌壇天后的表現沒有讓翹首以盼的觀眾失望,無論顏值還是唱功,都依然保持在最佳狀態。

  作為華語樂壇鄧麗君之後最能熟練駕馭氣音的歌手,林憶蓮昨晚唱出的不僅是技巧,更是其多年沉澱的音樂修養。在技巧之外,她還讓觀眾聽到了情感。

  被稱作香港音樂經典唱將的杜麗莎同樣表現不凡,一首約翰列儂的反戰名曲《Imagine》唱到遊刃有餘之外,更展現出頑童般的現場表現力,這樣的表現當然會令人想起在《歌手》舞台翻紅的黃綺珊。

黃綺珊
黃綺珊

  至於蕭敬騰攜獅子合唱團以原創歌曲《Lion》首秀,則勝在火力十足,將老蕭的音樂另一面呈現出來,《歌手》的舞台上,從來不怕變,只怕保守。

蕭敬騰
蕭敬騰

  相比這些前段班,後段班則分別輸在了保守和創新上。譚晶一首汪峰的《再見青春》唱得大氣滂沱,在音樂表現上的確無懈可擊,但同類的表演,觀眾已經在《蒙面歌王》中見識過,在新鮮感一定程度上被消耗後,譚晶需要拿出新的東西讓觀眾被震到。

譚晶
譚晶

  至於光良則再次輸在了《歌手》的大合唱怪圈上,在過去的《歌手》舞台,從來不乏唱至副歌部分時,被歌曲拉回至美好回憶的現場觀眾們一同大合唱,完成一波“集體回憶”,最後競演歌手卻铩羽的情況,光良的《第一次》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光良
光良

  而以靈魂樂為標籤的袁婭維放棄自身專長,轉向小眾民謠的《阿楚女生》,則有可能輸在了放棄所長與曲高和寡。

  《歌手》的競賽,從來是場長跑,不要忘了,上屆歌王李玟首輪競演也曾首戰失利,現在的問題是,留給譚晶光良袁婭維證明自己的機會,只剩下一場了。

洪濤
洪濤

  洪濤的《歌手》:賽制更改、“音樂合夥人”效果不佳、首播剪輯出bug的《歌手》是更精彩了,還是更無趣了?

  在歌手的《歌手》之外,這也是洪濤的《歌手》挑戰。在洪濤傾盡全力打造的《全民加速中》以收視提升、口碑下滑止步第二季之後,洪濤也亟需用手上最後的王牌綜藝,為自己正名。

  這一季,《歌手》將“踢館”歌手、“補位”歌手等概念改成了“挑戰歌手”“逆戰歌手“,把參賽選手主持變成了“音樂合夥人”,將《我們的歌手》播放時間提前。不過,節目的核心看點依舊是歌手和音樂本身。

李健
李健

  先說模式轉身,歌手主持變輪番上陣的音樂合夥人,看起來將是本季《歌手》模式調整中的最大敗筆。

  合夥人表面陣容強大,但實際效果與節目組設想相差甚遠。過去幾季,無論古巨基李克勤的港普,張宇的台式綜藝梗,還是孫楠的笑話,都成為了節目看點中的一部分,對於歌手綜藝感的開掘,已經成為《歌手》的一大特色。

  但是當“合夥人”排隊上陣介紹歌手出場,不僅節奏相對緩慢,台詞拖遝缺乏笑點,也令節目失去了一個主持帶來的連貫感。這種創新,只能說是為觀眾砍掉了一些節目的味道。

  其次,洪濤喝水與群演影帝的套路,幾年過去了,依舊謎之尷尬。

  洪濤需要考慮的是,隨著節目播出時間延後,念出歌手排名的時候已至深夜,如果過去的套路還能勉強取悅部分觀眾,現在這種玩法對所有觀眾都已經近乎一種折磨,那麼,是不是該換種遊戲玩法了?

  此外,由於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一向以製作精良著稱的《歌手》,節目尾段出現了明顯的剪輯混亂,整場舞美效果也難敵前四季。不知道隨著節目的繼續,洪濤團隊能不能把節目的製作水準找回來。

  最後是賽制創新,“踢館”歌手、“補位”歌手等概念改成了“挑戰歌手”“逆戰歌手“,再度增加了競演的殘酷性。觀眾看得再“刺激”一點,也算一個創新點。

  把李健、張傑這些人氣歌手請回來,是試圖增加話題和討論。不過最終效果,還得看節目組能請回多少昔日歌王或人氣選手,換句話說,點子不錯,關鍵看落實。

  相對於節目的變,節目的守其實或許更加可貴。

  比起國內音樂綜藝對於音樂性的不斷稀釋,包括《新歌聲》都在以導師搶人及導師的故事吸引受眾,音樂的比重卻在不斷縮水,《歌手》對音樂本身的尊重依然是值得尊重的。

  從首場競演看,一旦進入節目“正片”環節,音樂,依然是節目最動人的看點,而許多歌手也的確能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音樂表現,給觀眾新的音樂感受――這是《歌手》延續至今的核心看點,也是節目最寶貴的東西。

  並不是所有套路都是乏味的,現在的問題是:洪濤和他的節目組,如何重新定義和玩活這些套路。

  觀眾的《歌手》:《歌手》能否重回現象級,不僅決定節目有沒有下一季,也是觀眾用腳為音樂綜藝的未來投票

  從首播CSM全國網收視來看,《歌手》前四季的收視似乎也成了國內音樂綜藝興衰的寫照:第一季1.06%,第二季1.73%,第三季1.7%,第四季1.0%。

  不難看出,從第一季 “出道”時的驚豔,到第二季、第三季達到收視和討論度的巔峰,到了第四季,洪濤自己也承認了節目的“疲態”,而《歌手》的問題,同樣是國內音樂綜藝共同的問題:觀眾審美疲勞和歌手資源枯竭。

  綜藝市場的殘酷性在於:不進則退,永遠沒有中間值,因此本屆《歌手》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是:能否重回現象級?

  而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有可能帶出另一個問題的答案:《歌手》有沒有下一季?

  在《歌手》之外,其它的音樂綜藝似乎都在尋找不同的玩法。同為現象級的《中國新歌聲》,上一季收視從4.4%跌至2.8%。而節目本身,正越來越從一檔音樂競技綜藝,變成導師大咖秀,下一季不僅有周杰倫,還有陳奕迅加盟導師團隊,這令它依然保持著國內頂級綜藝地位和5億天價冠名。

周杰倫
周杰倫

  而其它音樂綜藝,也正在把江湖變成一個與過去完全不同的江湖。

  源自韓國同一個模式的《天籟之戰》和《夢想的聲音》,前者推出了華晨宇的《我的滑板鞋》這樣的新爆款,後者推出了大魔王趙駿。

華晨宇
華晨宇

  那麼《歌手》呢?作為首創專業歌手pk模式的前爆款,和《新歌聲》憑藉前幾季的受眾基數還可以活地很好不同,《歌手》在上一季已經失去了龐大的受眾基數,現在,它又必須面臨各路新音樂綜藝的挑戰。

  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正是洪濤和《歌手》的機會。新舊節目會交替,新舊模式也是,當國內綜藝進入微創新時代,當音樂遊戲類綜藝你方唱罷我登場,觀眾對於真正的高品質音樂競技綜藝的需求又會回升。

  問題在於:《歌手》有沒有能力,接住觀眾對好音樂的需求。

  回顧《歌手》的起落,或許早已寫出音樂綜藝未來的韻腳,只是在這個故事開始的時候,我們並不理解在《歌手》和音樂綜藝之間過去和未來的聯繫。

  當國內音樂綜藝創造現象級越來越難,爆款越來越少,遊戲化、故事化越來越套路,而注意力依然在不斷分流,當人們都以嗷嗷待哺的姿態期待下一個爆款模式,也許回歸歌手,回歸音樂,找回國內音樂綜藝的最高音樂品質,才是《歌手》迎接挑戰最正確的姿態。

  換言之,只有當迪瑪希成為新的國民老公,而林憶蓮譚晶真的能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林憶蓮譚晶,而更多的歌手、參賽歌曲成為爆款,節目才會在找回社交貨幣的同時,奪回比收視率更重要的東西――現象級。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