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現實熱度已過?VR體驗店六成現虧損
2017年01月18日10:34

  2016年被稱為VR行業元年,雖然頗受資本青睞,VR行業卻一直難以實現盈利,在此情形下,VR線下體驗店出現,不但為VR行業開闢了新的變現途徑,也成為普通消費者體驗VR技術的便捷方式。但是據《中國VR體驗店現狀白皮書》顯示,2016年全國3000家VR體驗店中,實現盈利的僅三成,絕大部分體驗店仍處於虧損狀態。對此,記者通過發放問卷與實體店走訪相結合的方式,對京城VR體驗店的經營現狀展開了調查。

六成店舖虧損
六成店舖虧損

六成店舖虧損

  隨著VR概念的持續火熱,北京的VR體驗店也如雨後春筍般相繼出現。樂客VR在三里屯打造“樂翻天”VR Park;奧秘世界將VR體驗館先後開進了西單大悅城和朝陽大悅城;抉擇虛擬現實體驗館也在悠唐購物中心積累了一定人氣。經過一年的市場培育,目前北京已有100餘家VR體驗店,而人流密集的商圈也成為這些VR體驗店的首選之地。

  第一現場9D VR動感影院相關負責人閆女士表示,VR作為一個新鮮事物,很容易將首次接觸的人轉化成消費用戶,商圈內密集的人流也為此提供了便利。“我們第一現場這個品牌的設備,可以根據實際經營面積的大小和人流量進行靈活調配,在北京一些客流量大的區域,十幾萬元購買的設備僅需兩三個月就可以回本。”

  但事實情況並非如此。記者在週五、週六、週日三天,晚17-21時這個時間段內走訪了多家商圈里的VR體驗店,發現這些VR體驗店的客流可以稱得上“慘淡”。僅以崇文門新世界百貨地下1層的京海原VR體驗店為例,半個小時內去體驗VR的僅有一名成人和一名兒童,雖然也有消費者在體驗店周圍駐足,但是店員並沒有向消費者介紹體驗內容的熱情,而與之相反的是,VR體驗店周圍的餐飲與其他娛樂設施已經基本滿員,有的甚至排起了隊。有VR體驗店從業者向記者透露,目前北京有六成的VR體驗店處於虧損狀態,但相比於盈利,VR體驗店更在乎的是培養市場、搶得先機。

  記者通過調查發現,目前市面中的VR體驗主要可分為蛋椅類VR以及可行走類VR兩種,其中蛋椅類VR大多以頭戴式設備觀賞為主,而可行走類VR在可操作性上有所增強,除了頭戴式設備外,通常還有仿真器械與手制。雖然不同的VR體驗在配置上有所差異,但是卻不能解決VR特有的眩暈感問題。

  經營一家VR體驗店,除了前期的成本,運營時還需在設備維護、人力、租金等方面有所投入。身臨其境加盟部相關工作人員表示,以搭建一個40平方米的VR體驗單間為例,至少需要4套VR設備,價格約在25萬元,再算上每月至少1萬元的租金,想要實現盈利,月營業額也需達到7萬-8萬元。不難看出,商圈雖然給VR體驗店帶來了客流,卻沒有形成持續穩定的盈利,而這與VR體驗店自身存在的問題有很大關係。

  設備質量參差不齊

  獨特的店面設計往往能夠吸引消費者進入VR體驗店,但是硬件質量卻常常讓VR體驗變成了一次性消費。記者調查發現,30%的消費者初次都會選擇觀賞類型的VR體驗,但是由於不需要聯動手制或者仿真器械,也不需要精密的動作捕捉,此類VR體驗的硬件質量普遍較低。

  “我此前在V觀世界體驗《尋龍訣》項目的時候發現,雖然畫面真實程度欠佳,但是360度視角是充盈的,然而這次在比如世界購物中心體驗的蛋椅類VR,硬件質量實在是太差了。”消費者劉先生表示,“除了畫面抖動劇烈外,視線周圍的黑邊也極大影響了觀看效果,以後此類VR項目不會再體驗了。”

  記者從蛋椅類VR供貨商處獲悉,目前兩座的蛋椅類VR設備市場均價在5萬元左右,三座的則在10萬元左右,設備主要包含頭戴式VR眼鏡和座椅。而可行走的沉浸式身控VR體驗,設備則相對繁瑣。身臨其境需要消費者負重一台PC,再加上VR眼鏡與仿真槍械;樂翻天與隕石體驗館則採用頭盔式VR眼鏡和仿真槍械,但這些設備價格卻相差甚遠。僅以隕石體驗館一套全進口的VRCADE設備為例,這套設備包含一個無線傳輸視頻畫面的頭顯、一個手槍形狀的控製器以及由6個攝像頭提供的位置與動作追蹤系統,僅簡易版的售價就高達20萬元,所帶來VR體驗自然也極大不同。

  內容同質化嚴重

  “還沒明白怎麼玩,遊戲就開始了,一場射擊比賽我沒打死敵人,反而被敵人打死了9次。”消費者王女士表示,本來體驗的項目是雙人小組VR射擊之Guild Wars,結果是兩個人在兩個不同的房間聯機體驗,不但沒有找到同伴,連敵人也難分清,還未體會到團隊合作射擊的樂趣,遊戲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有VR體驗店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內容的創新性開發是目前VR體驗店面臨的一項難題,很多消費者只要體驗過一次,就會對相同內容失去興趣。不難發現,市面上的蛋椅類VR不外乎就是景觀模擬與殭屍古墓,而可行走類VR也逃不開滑雪冒險與槍戰射擊的元素。

  在境界遊戲CEO朱家亮看來,目前VR體驗店中的內容還不足以形成重複性消費,在硬件不成熟、內容不完善的情形下,談盈利還為時過早,“VR體驗店是想將VR打造成休閑娛樂的新方式,就像曾經風靡街頭的電玩遊戲廳一樣,然而同質化嚴重又無法產生互動性的內容,註定VR體驗難以成為娛樂的剛需”。

  以密室逃脫奧秘之家的VR品牌奧秘世界虛擬現實體驗館為例,記者查詢到崇文門搜秀購物廣場9層有奧秘世界的體驗店,但是實地調查卻發現,除了餐飲與影院入口外,9層的核心區域其實是電玩城,比對圖片可以發現奧秘世界曾經就在這一片區域,但是影院工作人員卻表示,電玩城更賺錢,奧秘世界已經撤了。對此,聖威特相關負責人表示,未來的VR體驗店將會是以重度體驗內容為核心,輕量級的VR娛樂內容未來將會被家庭VR設備所取代。

  收費高性價比低

  《中國VR體驗店現狀白皮書》數據顯示,價格是影響消費者是否進行VR體驗的關鍵性因素。記者通過梳理髮現,目前蛋椅類VR的體驗價格平均在30-50元左右,體驗時間為5-12分鍾;而可行走類VR大多按照項目收費,每項人均收費50-80元,體驗時間為平均10分鍾。

  為了能讓消費者有更多選擇,VR體驗店也開發了多樣的收費方式。抉擇相關負責人表示,對於一些熟悉VR遊戲的消費者,抉擇推出了3元每分鍾的收費方式。V觀世界則推出了188元/人的通票,可以暢玩4項內容,實體店的折扣力度也與團購價持平。儘管如此,VR體驗店的消費標準仍處於較高水平。

  “花了100多體驗VR鬼屋,就像看了10分鍾劣質的恐怖片,感覺很不值。”消費者杜先生表示,VR體驗店總是把價格標得特別高,讓人望而卻步,又借團購低價宣傳,吸引消費,但終究不過是圖個新鮮罷了,性價比太低。

  調查數據顯示,38%的消費者能接受的VR體驗價格在30元以內,23%的消費者可以接受50元以內的價格,僅有14%的消費者即使每人花費100元也願意體驗,還有23%的消費者表示,只要體驗好,價格無所謂。“相比於KTV、密室逃脫等休閑娛樂方式,VR體驗收費較高,體驗卻比較差,如果不能改變這些現狀, VR體驗店盈利的春天永遠不會到來。”朱家亮強調。

  來源:北京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