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郝友:收藏藝術的“達.芬奇密碼”
2017年01月16日20:03
郝友
郝友

  2011年1月郝友入選為法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成為該協會的第一位中國青年女藝術家。

  “我覺得藝術像一種養分。”

  不疾不徐的語速夾帶一些南方的腔調,郝友姣好的面容始終保持著淺淺的笑容。“我請你們喝咖啡啊”,有別於藝術家一貫的高冷印象,她的親近毫不掩飾。

  一襲白裙,左肩上點綴著不對稱的波浪式設計,髮梢隱現一縷紅色,每一處裝扮都恰到好處,又透著獨樹一幟的心思。看多了文學、影視作品中不修邊幅的藝術家形象,郝友的截然不同令人驚訝,又覺得在情理之中。

  她說自己“外表溫和,但內心獨立,不會人云亦云”。

  出生於藝術世家,從小到大,郝友的一切都與藝術緊密相關,就連創業,也是從純粹的藝術家,轉行做了互聯網+藝術創業。

  問起她會不會因為從商而分散了藝術創作的精力,郝友的回答卻是“從小我到大我”。

  “阿波羅藝術網其實相當於是我的社會雕塑,我把它當做是作品去經營和創作。”隨著創業項目發展得越來越成熟,她的青年藝術家扶持計劃也在逐步開展當中,“先要發掘這些非常有想像力的、有才華的青年藝術家們”,接下來要做出針對女性藝術家的扶持,讓這些未來的藝術家“有個生活的保障”,能繼續“對藝術的堅持”。

  除了自己的“作品”,作為眾多企業家和明星的投資顧問,郝友將她對於藝術品收藏的心得,都大方分享在新書《收藏藝術的“達?芬奇密碼”》中。從百萬級別的藝術拍品,到撿漏一樣的19萬元的達利手稿,再到價格親民的青年藝術家的作品,郝友的經驗不僅適用於企業家、明星這樣經濟實力雄厚的買家,同樣也適用於更多想要走近藝術的普通大眾。 “想把藝術的美好深入到每個人的生活當中”,她說:“現在是用互聯網公司和金融去推動藝術”。

郝友
郝友

  Part1 19萬拍達利手稿相當於撿漏

  新浪女性(以下簡稱S):16年底你花了19萬拍下了達利的手稿,這個價格貴嗎?

  郝友(以下簡稱H):19萬的價格非常便宜,相當於撿漏了。

  S:當時19萬的拍賣價格被媒體錯報成了19億,雖然是個烏龍,但是19萬也不算個小數目,您是如何來判斷這幅作品的價格呢?

  H:達利這個作品是我很喜歡的,它的名字叫《Singing(歌詠)》,是水彩的手稿,那水彩是藝術家最鮮活最生動的第一抓取。在這件作品里,達利把自己描繪成貢多拉,妻子Gala在上面帶著他,在生命里載歌載舞般蕩漾,想像力非常好。因為我之前在西班牙達利博物館的時候,看到整牆的水彩手稿,當時覺得特別震撼,然後我看到這幅作品的時候,就覺得太棒了!因為特別喜歡才把它買下來。達利是20世紀最偉大的超現實主義畫家之一,我看好大師超值的潛力和收藏的價值。

  S:能不能透露一下你拍過最貴的作品大概是什麼價格?

  H:應該是百萬級的。

  S:近些年常聽到某件藝術品被拍出了天價,你覺得這和“藝術無價”之間有矛盾嗎?

  H:我覺得是兩種層面吧,其實不矛盾的。因為藝術品都有雙重屬性。從精神層面,如果你喜歡這個作品的話,那它就是無價的。你把它買回來放在家裡,或者放在辦公室裡面,它是可以滋養你,可以熏陶你的,“喜歡”這個東西,完全是沒有(辦法用)價格去說的。這個東西其實是藝術的本質,人和人之間情感的交流,甚至是表達的承載。剛剛說到市場(價格),因為市場就是用喜歡的東西去交換,那麼就發明了貨幣,有了衡量,有一個相對的價位。你喜歡的東西還有很多人喜歡,(但)只有這樣唯一的作品,那麼肯定會拍出相對高的價錢,所謂的天價是大家喜歡這個作品,用市場的價格去衡量,是相對的,我覺得不矛盾。

郝友
郝友

  Part2 藝術家的內心就像孩子一樣

  S:有人說:看不懂的才是藝術。出身於江南藝術世家的你,還學習過詩歌、音樂、舞蹈、表演以及導演等等,這些都跟藝術相關,你覺得藝術該被大眾理解還是該繼續高冷著?

  H:其實很簡單的一個道理,肯定大家都有學習外語的經驗,從小學的ABC開始,慢慢掌握外語文字所表達的含義。繪畫在遠古時代就已經記載人類的文明了,在這個文明裡面,如果我們不去像學一門外語一樣去學習的話,就看不懂,(所以)很多人就會抱怨說我怎麼看不懂藝術啊!我覺得,如果是有這樣的耐心的話,一定是可以像學外語一樣,可以讀懂藝術的規律和表達的密碼。很多藝術作品都是藝術家經過深入思考和深入探索的,包括表達人生的看法,(通過欣賞藝術品)可以得到很多的啟迪。我覺得,只要有耐心,藝術都是可以解讀的。

  S:藝術家常被看作是特立獨行的群體,但你在微博上會調侃自己的照片像王思聰,你覺得自己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H:很多人都覺得藝術家非常有個性,有時候很難相處。我覺得藝術家內心其實像孩子一樣,有那種好奇心。你看小孩子就是想像力非常豐富,我們只是保持了在孩童時期天賦的才能和一些溝通的方式。我們看到很多藝術家外表上是非常尖銳或者是特立獨行,但是其實內心是有一顆悲憫的心,或者是不斷追求真理的探索。

  我覺得(我的性格)是外冷內熱。藝術家應該是把強烈的情感表達在作品裡面,我也是這樣的。其實生活中我是很正常的,然後我很喜歡藝術,那麼把生命的力量和熱愛都表達在作品里。

  S:很好奇藝術家背後的感情生活,能不能聊聊你的愛情觀?

  H:我很少在媒體上談論(愛情),其實這是每個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前一段好多朋友說:“你太忙了,你應該留點時間談戀愛”,我說可能藝術家很多時間都留給了創作啊、看書啊、思考啊,或者是和人的溝通上面。我的愛情觀其實很簡單,也蠻傳統的,就是心和心要有交流。這個人像朋友像知己,是可以互相溝通的,可能比朋友再多一點點的知音或是會意,這種感覺是最好的。

  S:對方是哪個領域的,做什麼的重要嗎?

  H:我覺得智慧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哪個領域,他整個的思維的狀態一定是要善於思考,這個是我蠻看重的方面。

4
4

  Part3 把創業當成作品去經營和創作

  S:2014年創立阿波羅藝術網到現在2年多了,從單純做藝術家,到轉行做藝術品商人,身份的轉變順暢嗎?

  H:我覺得還好,因為都是和藝術有關係的,(創業)有一個更詳細、更縝密的計劃。阿波羅藝術網其實相當於是我的社會雕塑,我把它當做是作品去經營或者去創作,我們先要發掘這些非常有想像力的、有才華的青年藝術家們,之後要開發成商業的模式、盈利的模式。

  S:從商會不會分散你的創作精力?

  H: 我覺的是從小我到大我。我們國內的藝術環境是一種很陽光的生態鏈,我們現在主要是通過(伯樂一千)這樣的匿名方式,讓真正有才華的藝術家有發揮才華的平台。這個平台沒有門派之分,評選的時候完全看不到藝術家名字,就像《中國好聲音》一樣的“中國好藝術”,是匿名評選。我希望這樣陽光的平台推動藝術圈的良性循環,把它(藝術作品)開發成我們生活中處處可見的設計產品,把藝術的美好深入到每個人的生活當中。

  S:聽說你有一項女性藝術家扶持計劃?

  H:今年一月份“阿波羅未來獎”盛典的時候,有很多年輕的女性藝術家,畢業了不知道去哪兒,很睏惑。其實她們非常有才華,有自己的個性,這個獎項就是針對這個人群的。很多90後,特別是剛畢業的第一年到第三年是最需要扶持的。我們希望做出針對性的扶持,比如說辦展覽推廣和簽約,有個生活的保障,(繼續對)藝術的堅持。

  S:創業者、投資者、藝術家這三重身份中,“女性”這個標籤帶來了哪些優勢和劣勢?

  H:我覺得優勢有很多,我們女性一般都比較認真,比較有耐心,做事也非常專注,包括我們對藝術的熱愛也是由內心出發的,把它當事業和理想去進行,各方面的溝通也是有優勢的。劣勢呢,有一段時間有拖延症,這個女性都會有同感。好在我們團隊是互補的。我覺得對女性來說,堅持蠻重要的。女性藝術家剛畢業可能面臨如果不堅持就放棄了藝術,或是改行(的情況),挺可惜的。我想和所有女性說,應該堅持自己內心喜歡的事情。

  Part4 藝術品的收藏價值在於能否代表這個時代

  S:你的新書《收藏藝術的“達?芬奇密碼”》中提到,有做過一些企業家和明星的收藏顧問,比如楊瀾,他們是怎麼開始走進藝術品收藏這個領域的?

  H:企業家和明星,從剛開始有個辦公室或者有新家要裝修了,牆面上需要美化,就找到我們學藝術的當顧問,(諮詢)哪些是可以裝飾的,哪些是可以收藏的。剛開始,牆配什麼傢俱都是從實用的角度去考慮,後來就有喜歡(藝術品)的,真正(從)精神上想去瞭解、知道這些作品背後的故事了。舉個例子,像周迅,早期他們家掛的畫就是藝術家給畫的素描和畫像,都是油畫作品,這個是被動的,因為藝術家喜歡她,給她畫的頭像。到後來會慢慢形成自己精神的追求,就會收藏一些有佛的元素的油畫作品,這個是主動的。從被動到主動都有這樣的過程。很多藝博會都能看到影視界的明星,包括顧長衛、馮小剛、劉嘉玲……還有林依倫都是收藏家了,在香港藝博會上也經常能看到荷李活的明星。

  S:具體說說收藏顧問的工作內容吧。

  H:一般來說我都會出一個方案,比如第一方面是適合你的空間的需求,第二個是投資的需求,我們會有一個百分比,看有多少閑錢買最喜歡的作品。因為明星和企業家比較有經濟實力,那麼建議他買更多的精品,精品具有收藏的價值,具有投資的價值。純粹是為了美化空間,就買喜歡的作品就好了,像買一個衣服一個包,喜歡就行。

  S:不瞭解藝術,怎麼分辨哪些藝術品具有投資收藏價值?

  H:第一你要喜歡這個作品。第二個,它的升值空間是通過同類作品的比較,看這個作品是不是代表這個時代最新鮮、最主流的表達方式,反映了我們這群人的想法,這個作品能不能上美術史或是能不能代表這個時代也是蠻重要的。我覺得(優秀的藝術作品)一定是有自己獨特的想法,這次一月份選出來的清華大學的女性藝術家卜樺,作品的想像力給人腦洞大開的感覺,(評審)全票通過。她(的作品)用數碼做成的,完全代表了這一代年輕人的創作方式和思維方式,我非常欣賞。

  S:能不能給想涉獵藝術品收藏的普通人一些投資指南?

  H:在我的書里肯定有一些乾貨,(但)我覺得投資指南好像不是太準確,倒是可以分享一下。具體大眾挑選投資品的話,要去多看多瞭解,比如上阿波羅藝術網就是最快的一個捷徑。我們有很多創新,比如一千位專家已經幫你篩選了,幫你把過一道關了。第二個,我們有保真保值的承諾,也是給大家信心。第三,為什麼要去開發藝術家的IP呢?我們把這個藝術文明,從農業文明上升進化到了工業文明。我們每個人可以享受藝術家創意的新鮮好玩兒的想法,像電影拷貝一樣――我們一百塊錢或是幾十塊錢就能看一場電影,(因為)電影不像藝術品一樣只賣原創――我們就像看電影一樣,可以非常親近地分享藝術的創意和idea。很多用戶都會跟我說:你這個價格非常親民,讓我們覺得藝術不再遙不可及了,就在我們身邊。我覺得收到這樣的互動很開心,我們確實一點點在做這樣的實踐。

郝友
郝友

  快問快答:

  S:你認為最完美的快樂是什麼?

  H:天倫之樂。

  S:最恐懼什麼?

  H:我覺得是死亡。

  S:最近在看的一本書是什麼?

  H:《沒有時間的世界》。

  S:如果選擇和一位已經過世的人對話,你會選擇誰?

  H:愛因斯坦,太有智慧了。

  S:最欣賞一個人身上什麼品質?

  H:幽默,智慧。

  S:覺得最奢侈的是什麼?

  H:是時間。

  S:對自己的外表哪裡不滿意?

  H:可以再高一點

  S:最不滿意自己的什麼特質?

  H:慢的生活節奏,在國內大家都很快。

  S:如果一個場景或者一件事情可以重現,你希望是什麼?

  H:我覺得多點時間談戀愛,和愛人度個假。

  S:除了藝術之外,再選擇一個領域或者職業,你會選擇什麼?

  H:還是藝術,啊,藝術之外嗎?那就金融。

  S:有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藝術?

  H:我覺得退休之後還是會回到藝術家的身份,現在是用互聯網公司和金融去推動藝術。(新浪女性:阿木 李思)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