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不哭訴 楊思琦
2017年01月16日16:30

自從做了那一個決定,楊思琦的路,一直都不易行。

從那弱不禁風我見猶憐,轉個身即揹起重擔,獨力養親女,柔弱無依早不復見,只有挺拔硬朗的女兒氣。

人生中的一個選擇,就決定了往後十年、二十年的路。

「做人有好多事,其實好被動,當逼住你要選擇時,你就一定要揀,而且之後冇得後悔,可以做的,就是一直撐下去。」

人生起跌,除了運氣當然也講命,就如楊思琦說,有些事是命中註定。

「人生不一定如意,總會有遺憾。我拍戲、做活動穿過很多婚紗、穿梭過多少盛大浮華婚宴場面,所以現實中就是缺少了這些吧!」

繁花不會哭訴,被浮華盛世捨下。

眼前只見淡然和豁達,就算只是假裝的,也好。

「對現在的我來說,賺錢養家比其他所有事都更重要,悲歡離合、高低起跌,都算是嘗過了,最重要是好好照顧Baby(女兒楊卓穎),幾忙幾辛苦,見到個女就甚麼都沒有所謂。」

咬一咬牙拼下去,楊思琦的眼眸裏,並沒有淚光。

撰文☆梁文威 攝影☆蔡豪 化妝☆Frances Ho

服裝☆Timberland、Fashion Loops 場地☆La Paloma 設計☆美術組

淡然面對

二○○一年港姐冠軍,在無?十三、四年,曾經是一線花旦,備受重用,也得過最受歡迎女配角,是看來前途無可限量的一個。

經歷了感情問題、到美國生女兒的事後,現在的楊思琦,對各種得與失,似乎都看得很淡然。

「有經歷過,真正感受過悲歡離合、高低起跌,發現有些事,其實是對自己的挑戰,也是一種磨練,有了教訓,思想才會成熟,可能是連自己的人生觀都有所改變了。或許是從前太風平浪靜,遇事時就不懂如何解決,經歷過不開心才知道甚麼是開心,其實是一件好事。」

三十八歲兼育有一女,但身材外貌與一班年輕少女比,仍是毫不輸蝕,早前在電影中着三點式上陣做打女,依然是宣傳重點。

「其實近來都很少性感了,不過拍電影就是要豁出去吧!而且我正在練習做打女,所以拍得好開心,更發現原來我都有少少腹肌添!好驚喜呀!因為我其實好少做運動。」

曾有說當年不續約是一種敗退,但畢竟是成長地,她亦直言如有機會,也想返回無?拍劇。

「始終是出身地,也做了十幾年,很有感情和歸屬感,有機會一定會回去。」

▲在《辣警爆王花》一戲中,楊思琦以三點式上陣拍打戲,更濕身展現美好身材,三十八歲比其他妹妹仔更搶鏡。

千帆過盡

近年北上發展,事業上算是找到出路,可是感情上,卻恐怕是未有任何突破。

「我現在是單身,沒有男朋友,是好肯定地答,現在沒有,最想是集中精神工作。」

四年前在美國誕下女兒楊卓穎,當了未婚媽媽,可有想過最後還是要找個伴?

「我並不抗拒,但先決條件是他要能接受我的女兒,不是兩個人相處這麼簡單,有太多事要兼顧,其實一點也不容易,起碼直至現在我還未遇到過一個合適的對象。」

至於要有甚麼條件嘛,楊思琦就回答得簡單而直接。

「男人外表其實不重要,最緊要內心好。資產幾多也不重要了,男人有錢也只是bonus,不要太奢求。」

千帆過盡,感情路上的崎嶇,確是會讓人成熟起來。

楊思琦幾年來母兼父職,可有想過女兒會缺乏父愛?

「還好有外公在,所以女兒除了我之外,亦好黐公公,我的家庭在這方面是有不足,但總算是有點補償吧!我自己就再給她多些愛吧!」

所以訪問中楊思琦不時說,每一日得二十四小時完全不夠用,為湊女為工作,真的忙到不能停。

▲女兒楊卓穎今年已經四歲,入讀國際學校,楊思琦說女兒現在是最親近媽媽的時候,天天都要等她放工回家陪沖涼。

談生論死

楊思琦除了做打女,早前更接拍鬼片扮女鬼,卻沒有遇上甚麼靈異事,反而是發生了一件趣事。

「有一次拍完戲趕返屋企睇囡囡,冇落妝直接揸車返屋企,點知返到大堂嚇親鄰居,我要不停講sorry,話我只是未落妝,點知返到屋企囡囡已經睡了,也算好彩,冇嚇親她。」

女兒不會看到她的「鬼樣」,但原來她也會跟女兒解釋生死這回事。

「她年紀還小,仍不明白,但我會對她說出街一定要拖實媽媽或者婆婆,否則遇上意外,就可能永遠都見不到媽媽了,這樣她就會很乖地拖實。」

其實她在之前拍的一套戲中,角色更會遇上意外而身亡。

「早上睇新聞,我會同囡囡解釋天災人禍是怎麼一回事,也會解釋拍戲中的劇情,也有告訴她媽媽只是拍戲,不是真的離開她。」

最重要的,楊思琦也會告訴女兒。

「拍戲扮死之前呢,就最緊要問導演攞利是!哈哈!」

▲除了拍鬼片扮女鬼,楊思琦更接拍不少網絡電影,與李逸朗合作的《神探茄喱啡》中,就以搞笑形象登場。

奪命甘

為了女兒,楊思琦是真的搏命去做。

離開娘家無綫兩年有多,北上拼搏事事靠自己,不論做人處事,都較從前氣定神閒。

硬淨了,或許是因為北上闖天下,亦並非人人都頂得順。

「好像之前在大陸拍戰爭片,爆炸真係好驚!真係炸彈爆炸,不是假的,火焰熱氣就從身邊衝過,開槍是用真槍,非常重但又要扮型,好亂、好?、好辛苦!」

不過,奪命「甘」也同時是「金」,每當被問到北上掘到多少金時,她總是笑着說:

「收入是非常OK,(可是比當年在無綫的萬元月薪好很多?)總之是極之理想啦!」

搵銀養女,在內地登台、商演、拍網劇做個不停,去的地方一般香港人可能連聽都未聽過,上個月她就去了涿州登台。

為女搏命,甚至弄傷了腳還是要繼續捱。

原因就如她自己說的,一切皆因:

「baby是上天賜予我最好的禮物!」

北上掘金就甚麼地方都要去,剛剛過去的三個月,楊思琦就去了東莞、杭州、涿州等多個不同省市登台及拍劇,又接拍戰爭片,更要親身感受爆炸場面,確實「一分一毫皆辛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