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冇樣冇後台 朱咪咪最後紅館騷滿腔自豪
2017年01月12日07:18
朱咪咪將舉辦最後一次紅館個唱。

【星島日報報道】「鬼馬歌后」朱咪咪將於下月3日及4日(大年初七及八)假紅館舉行《朱咪咪利利是是演唱會2017》,更是她最後一次紅館個唱。自嘲冇樣冇後台的她,回首在香港的銀色旅途,留下滿腔自豪。

由於每次開騷都一腳踢兼親自度橋,轉數快的咪咪姐也深感壓力,因此才放棄再開紅館個唱,並非有「暗病」或想退休。「紅館是藝人的最高境界,還記得90年第一次上紅館是做尹光的嘉賓,當時我只是二打六酒廊歌星,中間人打來邀請,我還罵人黐綫兼Cut綫,哈哈!同年7月,張耀榮幫開個唱,我便將酒廊的技巧用諸舞台,更是第一位在紅館請觀眾上台玩的歌手。所以我經常跟一對兒子說,媽咪很驕傲,雖然我沒有後台、沒簽大公司,又不是後生靚女,仍可以在香港開這麼多場演唱會,也順道叮囑他們『慳啲使』,因為若將媽咪的銀紙撕開,里面不是血,而是口水呢,唱歌搞笑要用很多口水呀!」

回望過去,咪咪姐直言一切皆是命,半點不由人,若非當年在新加坡受情傷,也不會誤打誤撞來港發展,事業版圖更拓展至公仔箱及大銀幕,更是周星馳電影的御用「奶媽」!「第一部戲是《審死官》,他們原先用避孕套裝水扮乳房,再用絲襪吊在我的頸上,很有質感。豈料隔夜避孕套原來會變質,最慘是正在拍攝救周星馳一幕時,『水袋』澎一聲爆咗,哈哈!後來服裝姐姐很用心地將一些『榻榻米』剪裁,縫在肥婆胸圍上,我便好似戴Bra咁戴,但好鬼熱呀!大佬!」

雖說香港為咪咪姐帶來名與利,但她對香港社會的價值觀不盡苟同,最終還是選擇將兒子送回新加坡唸書。「在新加坡吸啖氣也較清新,我在家也不用開冷氣,但香港卻相當翳焗,在街上截的士迎來的都是熱風。2000年決定將兒子送回新加坡唸書,一來我很反對名校制度,篩選了資優學生再加以培育,難怪會成為名校啦!若一視同仁仍能教出優秀學生,才真的是學校有本事。二來,最擔心是小朋友的比較心態,他們可能會覺得為何同學都坐Royce、Benz,但我們只能坐巴士呢?」

「大仔從小在香港長大,當年他知道要離開,心情很低落,我跟他說『你今時今日或者會嬲媽咪,但你將來會多謝我』。因為我眼見當年香港已湧現雙失、三失青年,社會已經走下坡了,兒子在近幾年開始認同我的決定,還反問為何香港現在變成如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