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主義——鍾舒祺 信自己
2017年01月06日03:00
鍾舒祺有個性、有主見,愛試新事物。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簡介)三點水,人如其名,墨水不多,因緣際會,闖蕩江湖,資質平庸,難成大器,音樂世界,享受逍遙。

二○○九年, 鍾舒祺到台灣參加歌唱比賽,九強止步,人在外地打拼六年,發過唱片、做過主持,出過雜誌,兩年前回流香港,簽的是三人公司,笑言資源緊絀,所以唱歌之餘,也教學生,經濟自給自足,為理想而逐夢,音樂路上走到今天,她愈是明白「放棄很易,堅持很難」的道理。

我是台灣歌唱比賽節目《超級偶像》的忠實觀眾,二○○九年第三屆,來了一位香港參賽者,叫鍾舒祺,國語不太靈光,但非常有個性和舞台魅力,這種藝人,台灣少見,比賽下來,她多變的造型,贏得「芭比娃娃」的稱號。

比賽八個月,九強止步,鍾舒祺台上台下難過得眼淚漣漣,現在回想,她還是回味,自言那是一次非常難得的人生經驗。結束比賽後不久,她又飛到內地參加另一選秀比賽《咪咕明星學院》,最終拿下第二名佳績。

回看《超級偶像》多位香港參賽者(第二屆鍾天慧獲第七名、第五屆李寶龍獲第五名)比賽後的後續發展,鍾舒祺算是最好的一位,既發專輯、擔任節目主持,又曾出過雜誌,人在異地,演藝事業看似一帆風順,其後因着唱片公司改組,彼此合作意向不同,事業停擺,她想,也是時候回顧與前瞻,好好決定未來要走的路向。

為了計畫未來,在未有新工作前,她飛到美國學舞學唱,充實之餘,也讓自己沉澱下來,三、四個月後她前往北京開始時尚造型的工作,那段日子,雖然陪伴她的只有一頭貓咪,但新的環境、新的工作,讓她想通了很多事情,有了更多新的領會。   

「在外打拼六年,我很幸運,從無開始,嘗試不同工作,而且累積了一班支持者,所以我很感謝台灣所有給予我機會的前輩和朋友,讓我接觸不同事物,國語練流利了,創作上也擴闊了視野。即使與舊公司終止合作,但與同事關係很好,每次有新歌面世,要到台灣宣傳時,昔日的工作夥伴都會為我安排好一切,我真的很感謝他們。」

經過北京工作那段過渡期的沉澱和檢視,鍾舒祺不但學會許多畢生受用的幕後經驗,也讓回港後的她,對未來發展有了更清晰的路向。兩年來,縱使凡事需要親力親為,但個性堅持執着的她不言辛苦,反而愈戰愈勇,現在秉持的理念就是「放棄很易,堅持很難」,其中一個例子,就是五年前由孫燕姿監製的國語作品《囂張》,因着合約問題未能推出,幾年來她都念念不忘這首好歌,一直鍥而不捨地傾談爭取,去年,《囂張》終於能夠面世了。

只此一家品牌效應

只要堅持,靠自己一樣能成就盼望。

音樂路看似不易走,歌唱之餘,鍾舒祺還會收生教學,學生以小朋友為主,當中亦有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所以經濟上不成問題,今年她更會擔任一所新開專為小朋友而辦的音樂學校總監。

「我很享受教學過程,學生的成長和彼此的關係遠勝金錢,我尤其樂意跟年輕人分享經歷,希望他們有所得着,減少碰釘,日子久了,這彷彿成為自己的使命。」

過去幾年間,人在異地,獨自面對問題,鍾舒祺深深體會朋友和工作夥伴的重要性,所以她學會珍惜和感謝每個幫助過她的人。回港後,她得到姊姊鍾舒漫為她打通人脈關係、給予意見和合唱;有機會參與電視節目《今晚睇李》演出,增加曝光率,雖然所屬公司人手少、資源有限,但錄歌或拍攝MV時,總會得到不少熱心的音樂人拔刀相助,製作出優質產品,所以算起來,她還是挺幸運的。

別看鍾舒祺裝扮古靈精怪,其實她是一個很有創意和想法的人,談到創作和未來規劃時,她會帶點文藝腔,又不失堅定的告訴你:「靈魂是來自內心力量,我不敢擔保作品寫得如何,但當中有愛、有力量,我相信世界是有一絲公平的,大家可以從歌中聽見我的想法。未來發展,凡事靠自己,我不相信演藝生涯會停止,做人做事首要取得話語權,不是由你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我成不成功。」

三人公司,一步一腳印,許多事情循序漸進,發展下來,每三個月製作一首有水準的單曲,於網絡發表;為了加深歌迷印象,每個MV的影像都會附上一個「祺」字,冀能打造品牌效應,「祺」,只此一家。

今年推出完第四支單曲後,鍾舒祺計畫將它結合之前三首作品,推出一張實體EP。演藝路上,雖然過程不易,但只要喜歡、做得開心,她與工作夥伴都甘之如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