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筆論語——博物館畫冊烹飪書
2017年01月02日03:00
Pieter Claesz的《靜物火雞餡餅》。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簡介)秋洪,熱愛中國文化藝術,鍾情宋、明兩朝之古玩器物,尤其情傾宋朝茶器。閒餘以燒製陶瓷為樂,以燒製一隻仿宋曜變天目為終極目標。六年前開始撰寫有關藝術拍賣市場的文章,主要刊於本地一本鐘表時尚月刊。

早前米芝蓮發布二○一七年荷蘭地區的酒店與餐廳美食指南,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由大廚Joris Bijdendijk主理的餐廳獲得一星的殊榮。其實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的美食緣真的不淺,除了名下餐廳享負盛名,他們早前更推出自家博物館烹飪書,將館內與食物有關的畫作結合荷蘭食譜,出版了一本別出心裁的畫冊暨烹飪書。

這本《Rijksmuseum Cookbook》由飲食記者兼烹飪書出版公司出版人Jonah Freud負責編輯。Jonah Freud從多款荷蘭傳統及現代菜式中選取接近五十款食材,再邀請五十位荷蘭當時得令的廚師及糕點師傅,利用這五十款食材創造出全新的荷蘭菜風味。引言提及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餐廳的米芝蓮一星大廚Joris Bijdendijk當然亦是應邀參與的廚師之一,他選了鯡魚為創作食材。至於負責書本設計的Irma Boom則特別研發出一種質感類近烘焙紙的紙張印刷書本。

此外,她又在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豐富的館藏中,選出九百多幅與荷蘭飲食史有關的油畫作配圖,當中包括水果、魚肉類、奶類製品、器皿與食具等等,將荷蘭的飲食與美術史濃縮在一本食譜/博物館叢書內。

以食物入畫,自古已有。十六、十七世紀以前,食物畫多與宗教有關,著名的例子有《迦納的婚禮》(維洛內些,一五六三年)、《麵包和魚的奇蹟》(丁托列多,一五五○年)、《最後的晚餐》(達文西,一四九八年)等。這些畫作並不着重食物本身,反而着重食物背後引申的意思,例如麵包是耶穌的肉體,葡萄酒則是耶穌的血。食物畫真正變得入世,則是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強調對世俗享樂追求以後的事。去到十七世紀的荷蘭,更加達到以食物為主題的靜物畫巔峰。

說來奇怪,歐洲以美食聞名的國家,法國之後有西班牙、意大利,荷蘭好像怎麼說也排不到首幾位。那為甚麼食物畫會在荷蘭如此蓬勃?甚麼人會出錢請畫家繪畫以食物為題材的畫?這類畫作又會放在甚麼地方作裝飾?兩位專門研究荷蘭十七世紀油畫的學者約翰拉夫曼(John Loughman)及約翰米高孟提斯(John Michael Montias)對此曾作出調查統計,結果發現食物畫並不一定掛在廚房或餐廳中作點綴之用,反而可以掛在住處的任何一個房間之中,例如大客廳、睡房、玄關等等。此外,不少食物畫的收藏者都與飲食業有着密切關係,例如一六五五年在安特衛普的一位魚商寡婦便擁有五幅食物油畫,而多德雷赫特一位食品店老闆則擁有五幅描繪宴會食物的靜物畫。

能夠有如此閒情逸致請人作畫,並將飽肚的食物提升至藝術創作的題材,當然是因為經濟發展良好,百姓生活普遍變得富裕。的確,十七世紀的荷蘭進入黃金盛世,海上貿易帶來的財富,令荷蘭人對生活的要求益發提高。藝術史學者安羅芸凱(Anne Lowenthal)亦曾表示,十七世紀荷蘭的食物靜物畫是單純的裝飾畫作,將當時荷蘭人優越的生活展示人前。舉例說,鯡魚是經常出現在十七世紀荷蘭油畫中的食物,與其說藝術家是要讚揚鯡魚的味道或美感,倒不如說這是讚頌荷蘭發達的漁業,以至荷蘭海上貿易的威力。

除了食物可以展示財力,承載食物的器皿亦是國家富裕的象徵。十七世紀以前,歐洲人日常使用的飲食器皿以陶器及木器為主,至海上貿易發達以後,歐洲人開始接觸到中國的瓷器,拜倒於其精緻瑰麗,於是大量輸入來自中國的外銷瓷器。根據歷史考究,至一七二七年,荷蘭的貿易公司每年也有兩艘商船去到廣州,將大量中國瓷器輸回荷蘭。因此,只要細心留意,十七世紀荷蘭的食物靜物畫當中,中國瓷器的身影也經常出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