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輕人沉迷成人VR 不再需要女朋友
2016年09月07日10:30

距離第一屆日本成人VR展僅兩個月,第二屆展覽又開幕了,之所以這麼密集,是因為第一屆被蠢蠢欲動的青年男女擠爆了場地,開場15分鐘就被政府緊急叫停。日本歷來性文化開放,宅男們越來越熱衷於虛擬情色,現在的日本正在經歷一個年輕男女都拒絕戀愛的時期。

日本年輕人拒絕戀愛生娃?

從上世紀90年代起,為了挽回出生率,日本和兒童相關的公共支出幾乎每年都在增加,各種鼓勵生育的政策不斷出台。

政府甚至承諾養孩子,每個日本孩子15歲前每月發1.3萬元兒童補貼;給家長發放生育和入學祝賀金,生得發得越多;兄弟姐妹越多上幼兒園學費越便宜;大公司給員工開3年產假制度,但,這些都沒用。

日本總務省曾在2015年5月公布過一次人口統計數據,到2015年4月1日為止,14歲以下的兒童數量比2014年減少了16萬,兒童數量連續34年下降。在聯合國人口統計年鑒裡,在世界上人口超過4000萬的30個國家中,日本是兒童比例最低的國家。

隨着日本經濟環境惡化,對年輕人來說,在大都市中的生活成本越來越高,而由於整體學歷提高,競爭壓力也越來越大,政府這點福利無法抵消年輕人遇到的生存壓力。對於年輕人們來說,沒有精力結婚生娃,這會進一步增加生存壓力。有這時間和閑錢,不如去玩遊戲、逛成人展或歌舞伎町!

於是,年輕人連戀愛都不想談了。2015年曾有日本婚戀公司做過調查,發現日本年輕20出頭的有74.3%都是單身。同一年對7000名年輕人的調查顯示,20多歲的單身者中有40%的人是因為不想談戀愛,原因是「很麻煩」,他們更願意把時間花在自己的興趣愛好上。

連近些年的日劇和日本電影都有去愛情化的趨勢。當韓劇還在談論家常里短和狗血愛情的時候,日本電視劇開始思考職場和人生,出現大量探索愛情之外的領域的電視劇——刑偵、法醫、公司鬥爭等等。也有《深夜食堂》之類的電視劇,關注市井小民生活在大都市中的孤獨感。就是出現愛情線如《晝顏》,也是討論婚姻的倫理。

電視劇和電影中的年輕人,大多在探索個人成長和人生意義。如《墊底辣妹》之類的青春電影,男女感情也多是到「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為止。

不談戀愛不生娃,日本這些年輕人哪來的底氣?

商業化解決了人情感的多重需求

生活帶來的壓力,瓦解了日本年輕人戀愛生娃的動力。但大多數日本人並不是無欲無求,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高度商業化滿足了人情感的多重需求。

在日本,戀愛中生理和心理的慾望都可以通過商品來滿足。普通的如性需求,腦洞大開的如虛擬女友、情感培養,戀愛中的每部分感受,都被日本人細緻地拆分、製成商品、販售。

在日本,性是可以隨處解決的。

AV降低了年輕人對性的神秘感,片子和種類數不勝數。此外,情趣用品的種類沒有你用不到只有你想不到;成人雜誌隨手就能買到,超市都設有展櫃。一些變態需求也可以被滿足——日本街頭的AV專賣店裡,有少女「原味內褲」販賣,甚至附有主人的年齡、工作甚至照片等個人信息。

如果想談情說愛,獲得心理安慰?宅男可以買少女服務或在遊戲機上養一個虛擬女友。甚至誕生了一種「純情陪睡專門店」,在陪睡專門店裡,店面被隔成一間間半開放的小隔間,鋪着榻榻米和枕頭。

客人進去不久,一名穿着睡衣的少女進入隔間,客人便可枕在少女的手臂上,與少女聊天、靜靜對視,或者安然入睡。如果願意,你還可以多付一筆錢讓少女換上指定製服。最後,還可以枕在少女的大腿上,由少女給你掏、耳、朵——曾有外國人體驗過後感慨:感覺老媽和女友在此刻合為一體。

想談情說愛,還可以在遊戲機裡養成一個美少女。冰山美人或者熱情蘿莉、各種身材、各種性格的虛擬女友任你選,她們的性格從一而終,百依百順,哪像現實生活中的女人——脾氣捉摸不定,還得花錢花心思哄着。

只要肉體歡愉而不願意承擔責任,這是日本年輕人越來越熱衷的情感態度。

連日本的家庭主婦們也逐漸的開始轉變,幾年前,還在抱怨丈夫回家後對自己缺乏關心和互動,現如今越來越多主婦巴不得老公離開家,給自己留點空間處理自己的事情,甚至利用各種社交偷情軟件瘋狂出軌,希望邂逅下一段、再下一段激情。

於是,日本的宅男宅女越來越多,他們從慣常的日本文化裡解脫出來,談論愛情的人越來越少了。

科技和互聯網讓日本人越來越孤獨

集體崇尚孤獨和個體自由的日本人,大都會越發冷漠和孤獨,電車上只有上了年紀的歐巴桑會聚在一起嘰嘰喳喳聊天,年輕人則沉浸在自己的手機裡,不僅不談論愛情,也越來越少談論和他人的關係。

上世紀80年代任天堂打造出一個使人沉迷的電子世界後,科技和互聯網孕育了日本的初代「阿宅」,便是如今這代年輕人。

O2O在日本並不發達,沒辦法足不出戶解決各種生活上的問題。所以「不出門」並非日本宅的精髓,個體感和孤獨感才是——一個人生活,不僅物質和情感上依舊不會感到空虛,反而讓人找到了個體獨立和個人發展的方向,還能逃避家庭和愛情帶來的責任。

這是一個循環:科技發展孕育了宅文化和阿宅們,宅群體的壯大,科技和互聯網變生出許多滿足阿宅需求的服務,最後,宅着的生活越來越無可挑剔,更多的人便樂於脫離傳統觀念,疏離他人而成為阿宅。

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人宅着,整天胡思亂想,日本才會誕生諸如「吹面筷子」、「自動往面裡倒芝士粉裝置」、「溜手機機械人」之類腦洞大開的怪異發明。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願意被打擾,阿宅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便生出日本人的「不打擾」哲學:為解決年輕人午睡而修建的膠囊旅館,把人一個個隔開來休息。公共場合不允許私自拍攝。

連自殺,也得選在交接完工作的4月,還不能死在出租房,因為房子成了凶宅會害房東租不出房子。他們還得到指定的自殺地點結束生命,以方便警方和家人收屍。卧軌自殺的人會自覺選末班車,怕影響其他人上班。這些這在日本已經形成社會規範,人們習以為常。

不打擾的處事哲學是日本社會的高度冷漠的體現。工作、性、遊戲佔據了日本人生活的大部分,活着就在奔波勞碌着,別人的生死和情況我不關心,也沒空、沒耐心去處理戀愛中需要處理的複雜問題,想想就頭疼。

社會中人和人之間疏離至此,一旦年輕人認定了戀愛和生娃沒有意義,一個人過也沒什麼差別,所有為鼓勵生育和鼓勵戀愛的措施,也便通通難以撼動他們單身的決心。

在《人類簡史》中,提出了一種質疑,到底是人類馴服了小麥,還是小麥馴服了人類?

從人類的角度上來看,是自己主導改良、培育了小麥。但是,從進化的角度看,小麥操縱了人類。為了小麥不斷的耕地、播種、灌溉、收割等,越來越依賴小麥,人類是被小麥奴役了。從此,再也離不開小麥了。其實,科技也是如此。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創始人、《胡說七道》出品人。

原文連結:

沉迷於成人VR的日本年輕人,已經不需要男女朋友了

相關文章:

三星公佈Samsung Pay 成績:上市一年交易量近1億筆

虎嗅網

我們關注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一系列明星公司的起落軌跡、產業潮汐的動力與趨勢,以及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如何改造傳統產業。我們致力創造獲取與交流商業資訊的更有效率的體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