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死冠生園老總的真是一群猴子?
2016年04月23日07:38

  原標題:有沒有猴子景區都要擔責,但是……

  沈彬

  4月19日,上海冠生園食品集團原董事長翁懋,在河南著名風景區雲台山旅遊時被山石砸中,不幸身亡,享年68歲。

  這本來是一 個非常不幸的事件,想不到雲台山風景區發佈消息時,卻節外生枝,稱:翁懋被“一塊猴子蹬掉的石頭砸中腦部”。結果,事件在傳播過程中就變了味兒,輕佻、調 侃橫行:“上海冠生園董事長被猴子弄死”,“冠生園董事長被猴子蹬掉石塊砸死”……一名國企的前負責人,他締造的“大白兔”曾帶給我們很多美好的回憶,他 晚年正常旅行,橫遭不幸,被如此“消費”實屬不該。

  而旅行社方面更是直指雲台山“把責任推給畜生”。現場目擊者回憶稱:“砸中翁老 先生的,不是一塊石頭,是一片石頭,是一整片像塌方一樣的、聲音很響的轟轟轟轟的石頭,而被石頭砸中的僅有甕懋一人,其餘人均未受傷。“那個地方是沒有猴 子的,我覺得景區是在混淆事實。”(昨日封面新聞)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雲台山景區方面提“猴子蹬掉石頭砸中人”都是畫蛇添足的。 從經驗上分析,雲台山當地只有獼猴等小型靈長動物,那不是大猩猩能蹬下來更大的石頭?從調查的角度分析,猴子蹬掉石頭也是在電光火石之間,怎麼就能斷定是 猴子蹬掉的?退一步說,是猴子蹬的,風景區就沒有責任了嗎?

  首先,《旅遊法》明確“經過安全風險評估,滿足安全條件”是景區開放的 前提之一。無論有沒有猴子,管理方都應該保障景點“滿足安全條件”;如果說猴子蹬石頭就足以造成安全隱患,那麼應該做的不是“怪猴子”,而是封閉相應景區 或者採取其他的防護措施,保障遊客的基本安全。

  其次,遊客與旅遊經營者的責任是怎麼劃分的呢?其實,近年司法“收緊”了對遊客方面的保護。

  以 往對於遊客的意外傷害,法院適用最高法《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未盡合理限度範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的原則。但 是,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推出《關於審理旅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之後,法院一般是審查旅遊經營者是否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未履行告知警示義 務、未盡必要的提示救助義務等,以此決定旅遊經營者是否承擔責任。

  這帶來了一種司法傾向,就是所謂“遊客自身是安全的第一責任 人”,最近不少判決中,都是強化遊客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比較弱化景區、旅行社的安全保障責任。比如,2014年,張先生一家到浙江諸暨五泄風景區旅 遊,張先生年僅3歲半的兒子突然從山道護欄的空隙處滑出路面,張先生鑽過護欄意圖拉住兒子,不幸墜崖而身亡。最終,法院判決景區僅承擔20%的賠償責任。 至於,遊客違反景區警示下河戲水而摔傷的,有的法院甚至判遊客自己承擔全部責任。

  就本案來說,如果死者沒有過錯,比如,闖入禁行地區等,單純就是滾石傷人的話,應該由景區、旅遊社承擔全責。

  不 過,哪怕如此,從之前案例來看,索賠的結果也不是很理想。2015年桂林著名的疊彩山景區墜石,導致遊客7死25傷,曾轟動全國。其中受害者主要是重慶的 遊客。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了重慶渝州區法院對這起“景區遊客意外傷害案”的多起案件一審判決書,法院統一認定:死因系自然災害,具有一定的偶發性,旅行社 並非僅憑提示和注意旅行行程中容易產生的安全隱患就能夠必然避免的,要求旅行社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有失公平,最終都只判旅行社承擔50%的賠償責任。當然, 這個50%的賠償責任,可能是考慮了之前保險賠償金等因素的。

  無論是否猴子蹬的石頭,按《旅遊法》開放景區必須符合安全條件,本案當然應由景區、旅行社承擔賠償責任。不過,近年的司法更傾向“平衡”遊客和景區的利益,而不是突出優先保護遊客的利益,索賠前景恐怕並不讓人樂觀。

  (作者係法律工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