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賽上的獨孤求敗:曾叱吒馬壇的歐洲名馬(下)
2016年02月19日16:09

  現代賽馬起源於歐洲國家--英國,始於1510年,16世紀傳入歐洲。此後,歐洲馬壇湧現出了多項著名國際一級賽以及無數匹名駒。今天一起來細數歐洲馬壇那些曾經叱吒賽場的名馬吧。

  “傑出母系:”海都市“(Urban Sea)

  香港人馬主崔寶榮在1990在法國一個週歲馬拍賣會中隻用了28萬法郎(折合港元不足60萬)購入“海都市”。“海都市” 首兩年的勝出兩場表列賽及在一級紅寶錦標中跑獲第3名。到其4歲在三級賽中勝出,之後到香港參與因流感而延期4月補辦的香港國際杯,以第6名過終點。到8月再勝出一場三級賽後出戰歐洲最高榮譽賽事之一的凱旋門大賽。賽前“海都市”已連勝兩場,且掛牌為其擅長的大爛地都為其打下強心針,結果23匹出賽馬中在冼毅力胯下以馬頸位壓倒日本大馬主吉田照哉擁有的“白口罩(White Muzzle)”,構成亞洲馬主大冷連贏(第13熱門x第17熱門),亦為香港人馬主首度勝出歐洲大賽(另一方面也可說是粉碎了日本馬主夢寐以求的凱旋門大賽榮譽。。。)。

  “海都市”退役後在崔寶榮名下公司的牧場配種,以下為每年子嗣名單:

  1996:雄馬Urban Ocean(父:Bering)4勝,勝出三級賽Gallinule Stakes

  1997:雌馬Melikah(父:Lammtarra)1勝,於一級賽愛爾蘭橡樹大賽取得亞軍

  1998:雄馬Galileo(父:Sadler‘s Wells)6勝,勝出一級賽葉森打比、愛爾蘭打比、英皇鑽石錦標,以及當上2008年英愛冠軍種馬

  1999:雄馬Black Sam Bellamy(父:Sadler‘s Wells)4勝,勝出一級賽意大利馬會金盃、達德素金盃

  2000:雄馬Atticus(父:Sadler‘s Wells)未有出賽

  2001:雌馬All Too Beautiful(父:Sadler‘s Wells)3勝,勝出三級賽Totepool Middleton Stakes及在一級賽葉森橡樹大賽取得亞軍

  2002:雌馬My Typhoon(父:Giant‘s Causeway)9勝,勝出一級賽戴安娜錦標

  2003:未有子嗣

  2004:雌馬Cherry Hinton(父:Green Desert)未有勝出,於三級賽Blue Wind Stakes取得亞軍

  2005:雄馬Sea‘s Legacy(父:Green Desert)未有出賽

  2006:雄馬Sea the Stars(父:Cape Cross)8勝,連勝6場一級賽英國二千堅尼、葉森打比、日蝕大賽、英國國際錦標、愛爾蘭冠軍錦標、凱旋門大賽

  2007:不受孕(與Shamardal配種)

  2008:流產(與Pivotal配種)

  2009:雄馬(父:Invicible Spirit),後因難產去世

  “海都市”在取得輝煌戰績後於配種界更上層樓,現時8匹出賽子嗣有4匹勝出一級賽以至在配種界活躍中,最差子嗣亦能在級際賽入位。絕對為純種馬曆史中最傑出的母系之一。

  光輝戰績,黯然下場:”識價“(Shergar)

  “識價”由什葉派(ismaili)穆斯林現任最高精神領袖阿加汗四世(His Highness Prince Aga Khan IV)一手培育。他通常會以其祖父故鄉南亞大陸的地區名稱為其馬匹命名,“Shergar”則是存在於喜瑪拉雅山脈的一處地區。

  “識價”在2歲時兩次出賽得一冠一亞,到3歲時有如神勇,在兩場三級賽分別大勝10個馬位及12個馬位,出戰葉森打比時自然獲一面倒支持,結果不負眾望,以葉森打比有史以來最大勝出距離-10個馬位大勝而回。之後在愛爾蘭打比及英皇鑽石錦標分別以4個馬位大勝。但在聖烈治大賽中表現令人失望隻得4名,隨後急流勇退,以合共1000萬愛爾蘭鎊Syndicate金額轉作種馬,在Ballymany Stud配種。

  1982年2月8日夜晚,有綁架者潛入Ballymany Stud,用搶指嚇牧場主人及綁架“識價”,要求200愛爾蘭鎊贖金,Syndicate成員經商量後全體否決支付贖金,數日後失去與綁架者的聯絡,真相就此消失。

  1992年英國泰晤士訪問一位自稱當時的綁架者,指計劃由北愛爾蘭共和軍策劃,要求贖金失敗後因“識價”煩躁而將其射殺並埋葬。但事後當地警方未有拘捕任何人,亦未能在埋葬地點發掘出骸骨。“識價”至今仍然黯無音訊。

  “識價”在僅一年的配種生涯中只有約30匹子嗣,當中只有Authaal勝出愛爾蘭聖烈治大賽,配種成績普通。

  “識價”的事蹟在1998年獲荷里活拍成電影(Shergar),在1999年上映,於電影中“識價”被設定為安全返歸。

  令人刮目相看的灰色系名駒:The Tetrarch

  灰馬雖與其他毛色馬匹並存,但至十九世紀末能在大賽揚威的屈指可數,所以當時灰色與劣質馬基本已畫上等號。此情況要直到The Tetrarch的出現才開始改變。

  The Tetrarch的父母兩線俱平凡,而且偏暗灰毛上加上白色的斑點就如坑渠老鼠一樣。不今人討好的外表令其在拍賣會隻以300堅尼出售,幾乎沒有人能預料出其驚人的競賽能力。

  The Tetrarch首兩仗俱輕勝而回,第3仗高雲地利錦標更大勝10個馬位。但第4仗National Breeders‘ Produce Stakes嚴重漏閘,在這場只有1000m的路程上早段被遠遠拋離,The Tetrarch奮力狂追,在終點前剛好追上,力保不敗。其後3仗繼續大勝,2歲出戰7仗全勝(1000~1200m)。之後The Tetrarch在晨操中受傷,經治療後原本可望在二千堅尼復出,但練馬師認為其狀態未回覆十足而沒有上陣,結果由其蹄下敗將Land of Song勝出,令練馬師後悔不已。更甚地由於治療後的保養工作不善而令The Tetrarch再度受創,連葉森打比也無法參戰,令血統上有長力(父系勝出15化郎賽事,母系最短也在1800m勝出)的The Tetrarch最終未能再度出賽,退役配種。

  由於The Tetrarch性慾及生育能力不足,由1916至1926年間十一年的配種生涯只有130匹子嗣出生,於1935年8月8日離世。子嗣雖少但成功率極高,子嗣勝出場數達270場,1919年更登上冠軍種馬。The Tetrarch一族亦曾在日本叱吒一時,從外國引入的Theft正是The Tetrarch的直孫(Theft父系Tetratema也曾登上英愛冠軍種馬),當上5屆冠軍種馬(1947~1951),子嗣包括“幻之馬”Tokino Minoru。

  相比而言The Tetrarch的母系子嗣影響力更大,最成功的短途雌馬子嗣Mumtaz Mahal不僅被譽為“the Flying Filly”,Mumtaz Mahal更生出成功母系Mah Mahal,令近年最成功的大族“北地舞人” 也含有此血系(Mumtaz Mahal(雌)→Mah Mahal(雌)→Mahmoud(雄)→Almahmoud(雌)→Natalma(雌)→Northern Dancer)。

  至今The Tetrarch一族父線子嗣基本上已絕跡,但The Tetrarch及其父Roi Herode都會出現在絕大部份灰馬的血統中(Roi Herode除The Tetrarch外亦從母系中出現在Native Dancer的血統)。

  Shuttle Sire之最成功例子:”丹山“(Danehill )

  “丹山”由沙地阿拉伯王儲Khalid Abdullah掌舵的Juddmonte Farms(朱德望牧場)生產及一手擁有。其父Danzig為著名種馬,母系Razyana3戰未曾勝出,血統上奇特的是含有母系Natalma(“北地舞人”之母)的3x3Inbreeding。

  “丹山”在競賽中最長隻在1400m路程上勝出,在英、愛二千堅尼(1600m)只能得第3及第4名,在競賽生涯最後一仗短途杯錦標以2個馬位勝出 ,原本計劃出戰隆尚教堂大賽,卻因關節痛退出。

  “丹山”退役後由歐洲著名牧場Coolmore Stud及澳洲著名牧場Arrowfield Stud合資400萬英鎊由Khalid Abdullah手上購入,開始配種生涯。利用南、北半球不同配種期,種馬可以在一年內穿梭兩地配種,此情況稱為“Shuttling(穿梭)”。“丹山”幾乎每年都穿梭愛爾蘭及澳洲配種(1996年在日本配種一年,因此日本賽馬遊戲都將“丹山”歸作日本配種馬),結果取得了空前成功,登上8屆澳洲冠軍種馬(1994~97,1999~2003),亦為2001,02年法國冠軍種馬。“丹山”賽績上明顯受父親Danzig的影響,但在配種上可謂完全沒有距離限製,由最短途一千(香港短途錦標盟主“靚蝦王” 、楠索普錦標冠軍“音樂奇葩”)、一哩(歐洲一哩王“直布羅山”)、二千(“幸運馬主”、“神聖頌歌”)、二千四百米(葉森打比盟主“北方之光”)以至最長一級賽路程四千米(“西方駿馬”)都有成功的子嗣, 子嗣勝出範圍之廣絕無僅有,至今已有破紀錄的超過300匹錦標賽子嗣。

  香港近年來從澳洲購入馬匹出賽情況越趨普遍,“丹山”在澳洲的成功及子嗣普遍適應香港競賽環境使“丹山”成為香港的大族,粗略估計最少有四分之一香港現役馬為“丹山”及其子嗣一族。

  “丹山”在2003年5月14日在Coolmore Stud內因意外受重傷被人道毀滅。其子嗣繼續在歐洲大賽中揚威,最終擠下連奪13年英愛冠軍種馬寶座的“鞍匠井”,成為2005年英愛冠軍種馬 。

  油王之最愛:”杜拜千禧“(Dubai Millenium)

  熱愛賽馬運動的阿聯酋皇族成員,1992年利用雄厚財力成立了高多芬集團,蒐羅名駒挑戰世界各地的大賽。旗下名駒中以“杜拜千禧”最深得主理者穆罕默德酋長(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最愛。

  其家族舉辦的杜拜世界盃大賽為高多芬集團旗下賽駒的最高目標之一,在2000的千禧年的年份更為意義重大,當時穆罕默德酋長詢問集團旗下其中一位練馬師勞特(David Loder)的意見,他即推舉由油王親自培育名為Yazaar的兩歲馬匹可為其圓“千禧之夢”,因此亦改名為“杜拜千禧”。

  “杜拜千禧”出道即盡顯霸氣,頭三戰以俱大勝而回,被捧成大熱門姿態出戰葉森打比,然而血統所限長力不足,16駒中以第9名過終點,其後宿程回中短路程三戰俱大勝,其中在女皇伊利沙伯二世錦標輕鬆拋離6個馬位勝出。

  “杜拜千禧”4歲後在“熱身賽”麥通第三輪挑戰賽中初跑沙地輕勝而回,在千禧年杜拜世界盃中採取一貫領放跑法以6個馬位兼破紀錄時間成功為油王圓夢。6月在威爾斯親王錦標再以8個馬位大勝。油王隨即為愛駒向當時歐洲馬王“望族”下600萬美元的挑戰狀,然而不久後“杜拜千禧”操練期間足部骨折退役,哄動一時的單挑大戰最終未能成事。

  “杜拜千禧”在首年配種期間意外染上Grass sickness(隻在馬匹身上發現的罕見的神經病症),最終在2001年4月29日因夭乏術。痛失愛駒的油王隨即蒐羅“杜拜千禧”各地遺腹,當中一匹名為Dubawi的子嗣出賽8場,勝出5場包括三場一級賽。對“杜拜千禧”此唯一一級賽子嗣,油王表明“與其父有一段距離”。

  “澳洲短途王朝創造者:Star Kingdom

  Star Kingdom在英國時代原名為Star King,在未滿兩歲下初出已大勝10個馬位。取得3連勝後在Breeder‘s Produce Stakes面對一代短途馬王Abernant。Star King在沿途領放下最後被Abernant追上一起衝過終點,在當時未有“影相”設施下Star King被裁定以馬鼻位落敗。3歲後在二千堅尼以10名落敗,即專心以短途發展。Star King作為短途精英勝出多場現時為二、三級賽的賽事,但在七月杯兩度再與Abernant對決,最終都被其遙遙拋離擊倒。

  Star Kingdom在1950年底退役後被Stanley Wootton以六千鎊購入,渡至澳洲配種時因當地已有同名的馬匹而更名為Star Kingdom。Star Kingdom以富早熟及短途速度的遺傳力與澳洲的賽事模式不謀而合,因而實時在澳洲取得極大成功,尤其在其配種後不久開始舉辦的金拖鞋大賽,Star Kingdom的子嗣更連取頭5屆此賽的冠軍。Star Kingdom最終成為5屆澳洲冠軍種馬(1959~62,65年),創立了澳洲早熟短途王朝的基石。

  Star Kingdom在1969年4月21日因結腸病死亡。其早熟短途向的仍影響著現時澳洲馬圈。不少香港的澳洲產短途馬王如“精英大師”、“騏彩”等血統上都能追尋到Star Kingdom的足跡。

  法國人的英雄戰駒:”戰士“(Gladiateur )

  “戰士”由Count Frédéric de Lagrange一手培育,於法國出生後不久即送往英國交與Tom Jennings, Sr。訓練,目標指向英國法國兩地的經典大賽。

  “戰士”於2歲10月11日初次出賽取勝,3日後再度出賽取得第3名,再於24日出戰Criterion Stakes落第而回,完成其平凡的兩歲賽績。歇冬後即隨馬主目標以大賽進軍,首戰即出戰英國二千堅尼以馬頸險勝,再在葉森打比以兩個馬位勝出。隨後回老家法國出戰當時國內最頂尖的賽事巴黎大賽,吸引逾十萬名觀眾迎呼此位接連在兩場英國大賽中剃英國人眼眉的“滑鐵盧複仇者”。“戰士”亦在此場作出個人表演以8個馬位大勝。

  “戰士”之後返回英國,再勝出兩場賽事,於聖烈治大賽中亦難尋對手,以三個馬位距離輕易取得三冠榮冠。再回法國出戰Prix du Prince Imperial (即法國聖烈治大賽,亦為皇家橡樹錦標前稱),“戰士”的威名讓國內各駒紛紛“讓路”,令賽事中隻得一匹對手讓其繼續輕勝。回英國後再勝一場後,路程越長越強的“戰士”於10月24日縮程出戰千八米路程的Cambridgeshire Stakes,負頂磅首次面對年長對手。多種不利條件下讓其三歲生涯吃了唯一一次敗仗。

  “戰士”在4歲繼續出賽,在英國5戰全勝包括雅士穀金盃,再在法國勝一場後光榮退役,而此退役戰隨後亦以“戰士”命名。

  “戰士”退役後在英國及法國兩地穿梭配種,卻在其第4年配種生涯於法國當地遇到了普法戰爭,馬主因而避難而解散牧場,將馬匹出售。“戰士”因此而運至英國從達德素拍賣會中以152,250法郎出售。“戰士”於1876年 因舟骨骨病而被人道毀滅。

  “戰士”的配種成績一般,父線血統亦很快地從英國以至歐洲中消失。然而其輝煌戰績理毋庸置疑地獲選為英國及法國的殿堂名駒。

  英國20世紀最強短途馬:Abernant

  Abernant之父為葉森打比冠軍Owen Tudor,其母Rustom Mahal出自著名的母系-The Tetrarch的代表子嗣Mumtaz Mahal,同為灰馬的Abernant自被認為獲得此母線系的優秀遺傳。

  Abernant初出首仗因漏閘落敗,之後連勝兩仗,再在Breeder‘s Produce Stakes以一貫後追的跑法後上險勝Star King。經此一役後幕後決定讓其改用領放跑法充份發揮其先天速度,翌仗即大勝在3歲勝出英國二千堅尼及葉森打比的Nimbus6個馬位,再在中央公園錦標大勝5馬位完成2歲戰線。

  Abernant轉至3歲首仗再以兩個馬位勝出,以一面倒大熱(2.25倍獨贏)出戰英國二千堅尼,在千六米途程中一直領放,卻在末段乏力被蹄下敗將Nimbus追上,影相以馬鼻落敗。Abernant自此尊心向短途發展,以3歲之齡把一眾年長馬遙遙擊倒,把英國最重要的短途大賽-皇席錦標(4馬位)、七月杯(3馬位)、英皇佐治錦標(2馬位,現時為三級賽)及楠索普錦標(5馬位)盡成其囊中物。

  Abernant轉自4歲勝再出一場,然而在皇席錦標中令人意外地再度使用後追跑法,最終以半個馬位落敗得亞軍。之後回覆用領放跑法再度在七月杯、英皇佐治錦標及楠索普錦標大勝奪冠。此後Timeform將Abernant的表現評達142分,另20世紀英愛百大名馬排名中排第10名,俱為短途馬中最高排名。

  Abernant作為種馬成績中規中矩,有數匹子嗣勝出大賽,更有Zahedan勝出英國障礙大賽。Abernant於1970年去世,葬於與其父Owen Tudor的側邊、同為馬主家族的牧場Egerton Stud。

  作為子彈快馬的Abernant,脾氣卻馴良至有如紳士一樣,可隨意讓當時練馬師的5歲女兒騎在其背上。

  阿加汗2000年代三大代表作

  “先力達”

  “先力達”於愛爾蘭出賽,由嶽斯訓練。兩歲時兩戰全勝,於9月勝出一級賽國家錦標。之後提早歇冬至4月復出,在負逾130磅下以頸位落敗。之後在打比預賽中勝出,在葉森打比中以1個馬位之先擊敗在翌年勝出凱旋門大賽的“生氣”,再在愛爾蘭打比中以9個馬位大勝歇暑。9月復出在尼爾錦標此“凱旋門大賽指標賽”中再以8個馬位大勝。在凱旋門大賽中面對上年歐洲馬王“望族”,阿加汗自不敢怠慢為“先力達”派出Raypour作開路先鋒,“先力達”順利地在陣中跟著Raypour,直路上一早透出以個半馬位勝出(望族隻以第4名過終點)。年底當選歐洲最佳3歲雄馬。

  ”帶來吉利“(Dalakhani )

  “帶來吉利”於法國出賽,由羅迪普訓練,主策騎師為蘇銘倫。2歲時3戰全勝,包括一級賽則國際賽。到3歲勝出法國打比前哨戰雷鵬錦標(現已取消此賽事)並在法國打比以兩個馬位勝出取得6連勝。之後在愛爾蘭打比出賽,被同馬主的“傲凜沙場”擊敗。9月復出在尼爾錦標中勝出,於凱旋門大賽中後上氣走冷門馬“無敵駒”並拋離第3名馬“灌木叢”5又4分3馬位取勝。當選歐洲最佳3歲雄馬及年度馬王。

  “實夠威”(Zarkava)

  “實夠威”與“帶來吉利”一樣於法國出賽,由羅迪普訓練,主策騎師亦為蘇銘倫。“實夠威”有如法國版的“大震撼”,同以一般旋風後勁擊倒對手,同有漏閘毛病卻不影響表現,在兩歲已三戰全勝並勝出最少兩馬位。3歲在法國一千堅尼再以兩個馬位擊敗日後的一哩馬後“金剛威”、橡樹大賽大勝三個馬位,歇暑至9月即面對年長雌馬的紅寶錦標,在大漏閘、初入直路仍與領先馬有逾10個馬位距離情況下仍能追上以兩個馬位勝出,取得已被人遺忘的法國雌馬三冠榮冠。“實夠威”在凱旋門大賽首次面對雄馬,沿途留守內欄,到直路中段找出空位,再以兩個馬位取勝。取得7戰全勝完美戰績,獲選為歐洲最佳3歲雌馬及年度馬王。

  延續優秀競賽能力的育馬事業遠比競賽為重要,取得歐洲最高榮譽後已足夠在配種界立足,馬主無需再為旗下賽駒再戰。所以三駒勝出凱旋門大賽後馬主即安排退役,於旗下牧場展開配種生涯。

  “完美的賽駒”:“範高爾”(Frankel)

  “範高爾”由大馬主鴨都拿王子於英國旗下的朱德望牧場出生。名字為紀念其美國“分舵”的禦用練馬師之一,於2009年因白血病去世的美國殿堂級練馬師範高爾。

  “範高爾”於初出就受到考驗,出閘略慢,最後二百米攢位並需要力騎下以四分三位掙脫最後與其纏鬥的“天賜寶駒”-翌年勝出英皇錦標的一級賽駒。之後兩場“範高爾”盡顯風頭地俱以超過10個馬位大勝對手。並於杜何斯特錦標以2-1/4馬位輕勝一眾新星,同年獲選為歐洲最佳2歲雄馬。

  “範高爾”轉至3歲後於4月復出,以4個馬位擊敗“盡歡騰”(之後避戰英國而出戰德國二千堅尼並勝出,且在日後勝出3場一哩一級賽,一生仍盡為其蹄下敗將)。翌戰重頭戲英國二千堅尼,“範高爾”出閘迅速甚至無視廄侶的開路先鋒單騎領放,於中段已放離15個馬位,最終完全無視對手以6個馬位大勝。而二千堅尼中太出色的表現而令馬主決定讓“範高爾”專心於一哩發展,翌仗避戰2400米的葉森打比而出戰一哩的聖詹姆士皇宮錦標。此場表現又再於人“驚”喜,廄侶早段狂放開路,“範高爾”鞍上人卻在中段轉彎前發力追上,至最後直路出頭但末段乏力,猶幸最終猶有餘勁仍以四分之三馬位險勝對手,賽後鞍上人祁義理自然備受指責但仍保住帥印。至8月出戰薩塞克斯錦標,首次面對年長馬且遇上連勝5場一級賽的“小鎮風情”,“範高爾”仍以5個馬位大勝。到10月女皇伊利沙伯二世錦標再度大勝“盡歡騰”4馬位奪冠,無敵的表現自獲當選為歐洲年度馬王。

  “範高爾”至4歲於5月復出,於樂景傑錦標又再以5馬位輕取“盡歡騰”,6月更以11個馬位橫掃女皇安妮錦標(亞軍又是“盡歡騰”)。8月初輕鬆衛冕薩塞克斯錦標後首度增程,出戰2100米路程的國際錦標,以7個馬位輕勝姿態消除增程疑慮,外圍隨即將“範高爾”定為凱旋門大賽的大熱,但馬主經理人在賽後一週宣佈“範高爾”下仗為冠軍錦標。“範高爾”在冠軍錦標中“見好即收”,“僅”以1-3/4馬位擊敗處於巔峰的“天鷹翱翔”。賽後馬主宣佈“範高爾”退役配種,結束14戰全勝的完美競賽生涯。

  以美國殿堂級練馬師命名的“範高爾”,所屬的練馬師亦為英國殿堂級練馬師施素爾爵士。施素爾爵士訓練“範高爾”時正與病魔-胃癌搏鬥,“範高爾”的表現為其打了入強心針。然實際上健康情況仍是每下愈況,“範高爾”衛冕薩塞克斯錦標時練馬師未有現身。國際錦標時身形更“瘦骨嶙峋”,但表示“範高爾”的勝利讓他感覺“年輕二十年”。“範高爾”可謂其云云經典戰駒中,給於他最閃耀的寶冠。施素爾爵士最終於2013年6月11日離世,享年70歲。

  來源:第一賽馬網

  原文鏈接:http://www.horsechinaone.com/industry/2016/4994.htm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