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農村公路“破土而出”告別“泥水路”
2015年09月18日14:10

  甘肅慶陽環縣木缽鎮二合原-坪子原通村瀝青路。2015年,環縣計劃新修1435公里鄉村油路,將解決沿線83個村14余萬群眾出行難問題。 趙彩霞 攝甘肅慶陽華池喬川鄉黃蒿掌通村公路,因受到地理條件限制,許多新開路段需要開山架橋、削山填溝導致工程建設成本“居高不下”。 華宣 攝蔬菜批發商白司寶前來肖金萬畝設施蔬菜基地批發辣椒。他告訴記者,自從甘肅慶陽西峰區肖金鎮芮嶺村的水泥路修通後,前來批發蔬菜的批發商絡繹不絕。 張倩 攝

  中新網慶陽9月18日電 (記者 侯志雄)初秋雨後,空氣清新。天空剛剛擦亮,甘肅慶陽市環縣環城鎮楊廟掌村百貨商店的老板楊萬彩就開門營業。

  “以前買包白菜籽用大半天時間去縣城,現在送貨車每天都來送貨。”今年通往環縣縣城的瀝青(水泥)路完成後,楊萬彩擴大了商店的規模。

  在山大溝深、交通基礎差、修路困難的環縣,2015年修建的公路里程數是新中國成立以來該縣修路總里程的1.3倍,環縣也是今年甘肅省唯一年內公路建設超過1000公里的縣。

  在楊廟掌村曾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山大溝深要峴多,群眾出門就爬坡。”村民程友賢回憶起以前的羊腸小道,“晴天土、雨天泥。”他說,村里的人去縣城,滿身的泥土已經成為楊廟掌村群眾的標簽。環城鎮鴛鴦溝村村主任耿萬發回憶,買化肥農戶們聯合起來組織了“看起來很壯觀”的毛驢隊馱運物資。

  路通了,農副產品從此可以賣個好價錢,還在於徹底改變了大山深處許多不曾改變的歷史,讓沉寂的鄉村大地開始充滿活力和希望。

  環縣樊家川鄉農民樊家珍是其中受益者,他從未想到到自家種的紅小豆能漂洋過海到擺上韓國人的餐桌。

  數日前,當地通過鄉村電商平台向韓國出口了80噸紅小豆等小雜糧,樊家珍種植的紅小豆為他帶來了8000多元的收入,而當地農民去年人均純收入不足6000元。

  樊家珍告訴中新網記者,當時紅小豆的收購商讓他兩小時內將送到購點,得益於去年鋪設的瀝青路面,不到一小時就送到。“如果在前兩年,坑窪的土路至少要顛波半天少能到。”

  慶陽地處陝甘寧三省區交匯處,作為中國黃土高原最大的殘留黃土原董志原,“山、川、原兼有,溝、卬、梁相間”的地質條件,將“泥水路、山坡路”變成平坦的大道是當地民眾最大的夢想。

  慶陽境內的鎮原、華池縣等地亦受到地理條件限制,許多新開路段需要開山架橋、削山填溝,加之築路原材料都要外運,建設成本和難度遠遠高於甘肅省乃至全國水平,導致工程建設成本“居高不下”。

  昔日,“晴天一身塵,雨天滿路泥;信息閉塞,產品滯銷”,是慶陽當地交通狀況的真實寫照。如今,“成本高,路難修”又是交通建設的現實。

  環縣交通運輸局提供數據,在環縣修建1公里農村公路,比在平緩地帶修建成本高出40多萬元。據官方統計數據表明,截至2014年底,慶陽當地還有401個行政村不通瀝青(水泥)路,240個貧困村不通班車。

  慶陽市委書記欒克軍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慶陽的貧在天,這是自然條件差;慶陽的困在路,這是基礎設施落後。歷史上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的欠賬太多,我們要加快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為老區群眾在奔小康路上奠定堅實的基礎。”

  2013年,慶陽市作出了實施“交通扶貧攻堅大會戰”,規劃通過“三年大會戰、一年大掃尾”,投資40多億元新建通村瀝青(水泥)路6268公里,到2016年底,實現當地所有行政村通瀝青(水泥)路,要比甘肅省提前1年、比全國提前3年實現“村村通”目標,徹底使慶陽農村告別“行路難”的歷史。

  慶陽市交通局統計,僅2014年,慶陽新增通瀝青(水泥)路的村101個。截至今年6月底,該市1260個建制村已累計有756個村通了瀝青(水泥)路。今年,農村公路建設324條3173公里,總投資26.7億元。到年底慶陽全市可實現九成以上的建制村通公路。

  “水泥路修到了村民的房前屋後和田間地頭,貨車直接可以開到田地邊,以後農產品再也不用人背了。”鎮原縣南川鄉桃園村村主任張凌志說。同樣,在鎮原縣太平鎮儉邊村,種植大戶席篤信說:“以前路不通,蘋果熟了運不出去。如今通了水泥路,商販會直接上門,我們就在地頭等著數錢。”

  交通條件的改善,使部分農村群眾開始選擇回鄉創業。合水縣蒿咀鋪鄉九站村農民梁永剛依托的家門口通過的雷西高速公路便利條件,投資一家生態農業公司搞起了肉驢養殖。今年5月,正寧縣山河鎮李家川村通村公路建成,10多年前村里建閒置蔬菜大棚重新啟用開始發揮效益,山地核桃等農副產品銷路看好。(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