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講古”打撈古村記憶
2015年09月16日05:25

  南方日報訊 (見習記者/鄧強 實習生/韓林瑩)遠離廣州市中心的黃埔區長洲島深井村,周一顯得有些冷清。14日10時,來自廣州市激揚文字社工機構的總監冼勵勇帶著10名小學生穿梭在村里老舊的小巷,將寫有深井村古建築簡介的30塊展板依次貼到對應的地點。

  他們的身後跟著一位行動遲緩的老先生凌伯,他是村里“阿公講古”團隊的成員之一。“這是革命烈士凌希天住過的房間,他曾經參加過工人運動,領導過廣州起義。”每到一個地方,凌伯就高抬起手臂,用帶有濃厚口音的粵語向學生們講述古建築的歷史。

  讓後代知道這個村的歷史

  “深井村原名金鼎村。”當日9時,記者來到深井村唯一的小學深井小學,一名小學生正在用稚嫩的聲音介紹深井村的歷史。深井小學校長潘文英向記者介紹起深井小學參與深井村歷史文化保育的事情。“我們做了很多這樣的大展布。”潘文英指著教學樓一樓架空層一面牆壁上懸挂的大幅展布。展布上詳細介紹了凌氏宗祠、文昌塔等深井村歷史悠久的古建築以及共產黨早期成員凌希天等名人志士。

  10時左右,冼勵勇拿來做好的30塊約50厘米見方的宣傳展板,向操場上的學生們講解展板的用途,“我們的歷史要一代一代地傳下去,不能到我們這一代就斷掉了,同學們,同不同意啊?”冼勵勇隨後向記者解釋,之所以用展板來宣傳深井村的古建築,是希望對深井村做一個系統的介紹,也不會破壞現有的建築。

  今年2月份以來,冼勵勇與潘文英開始著手制作宣傳展板,此前深井村內的歷史建築只有名牌標注名稱,卻沒有一份詳細的介紹。冼勵勇走訪村里老輩有文化的村民,並聽取專家的建議,選取了凌希天故居、洄波門、由庚門等30個有代表性的古建築作為初期試驗點。

  活動當天,冼勵勇還請來了熟悉深井村歷史的凌伯,向學生們講解每一個建築背後的故事。“村里沒有幾個人比我更清楚深井村的歷史了,平時都會和小學生們講歷史故事”,今年76歲高齡的凌伯是村里為數不多熟知深井村歷史的老人。潘文英告訴記者,像凌伯這樣的老人村里還有三四位,學校聘請他們作為校外輔導員,開展了一項名為“阿公講古”的課外口述歷史活動。

  除了“阿公講古”,深井小學還把深井古村文化融入到課堂教學上,讓小學生深入接觸古村的文化。參與貼展板的五年級小學生凌嘉慧告訴記者,“通過這次活動,才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原來有這麼多歷史故事”。

  民間力量自發保護古村文化

  有著700多年歷史的深井村,依山建屋,鱗次櫛比,石板小道,古色古香。近年來卻面臨著古建築保護以及歷史文化傳承上的危機。很多老房子被拆掉,古建築正在快速消亡,歷史文化也面臨失傳。

  凌氏家族是深井村里的大戶人家,從清末到近代,出了許多像參與過廣州起義的革命志士凌希天這樣的著名人物。然而,這些歷史即使是凌家後人,也很少完全了解。凌希天的侄女凌志亮告訴記者,沒有參與冼勵勇組織的活動之前,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家族有這麼多的故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家族老宅有一部分已經被損壞。

  在冼勵勇的發起下,一支民間的保護團隊逐步建立起來。隊伍中既有像凌志亮這樣土生土長的深井村民,也有像華南理工學院建築設計院的工程師陳少鋒這樣,出於對古建築文化的興趣而加入團隊的外來志願者。

  他們把村里的老人和小學生組織到一起,通過老人言傳身教,古文化進校園、進課堂,達到歷史文化逐代傳承的目的。凌志亮認為,從小學生著手,可以讓傳統文化更好地在年輕一代當中沿襲下去,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2014年2月,凌志亮等凌氏後人向政府有關部門申報,希望可以重建凌家古宅,並把房子捐給政府作為“黨史教育基地”。

  “當時他們和我說凌氏家族的古宅要改造,想做複原圖的時候,我就覺得非常有意義。”陳少鋒參與了整個過程,完成了凌家古宅複原圖。

  像陳少鋒這樣的志願者還有很多,“志願者的數量我真的沒有統計過,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這邊有需要的話,就會有志願者願意出來幫忙。”冼勵勇告訴記者。

  潘文英告訴記者,下一步他們打算在學校內開設小型展廳,把這些古建築的模型搬進校園。他們也正在號召更多的村民參與到這項活動中來,共同保護這些傳統的建築。凌勵勇說,他們已經向有關部門申請維護支持,希望能夠引起更多的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