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汪峰發飆”的贏家與輸家
2015年09月13日01:06

  9月10日晚《好聲音》第四季導師混戰第二場在嘉興錄制,汪峰戰隊PK哈林戰隊。現場錄制邀請了51位媒體評審,在每輪兩隊對戰時進行投票。據網友爆料,汪峰組在和庾澄慶組的比拼中大比分落後,汪峰在現場發飆,公開質疑媒體的公正性,因對其存在偏見而傷害了學員。(9月10日中國新聞網)

  與往年liveshow由101家媒體評審參與投出各組冠軍不同,今年《好聲音》甩出了一個新招式──“導師混戰”,即每場錄制由兩個導師戰隊的學員兩兩對決,由評審團全權決定誰去誰留,評審團陣容是這樣的──“26位業內人士+25家媒體”,業內人士包括唱片公司、音樂制作人、樂評人、電台DJ,媒體包括全國各地多家報紙雜志、門戶網站、新聞APP等,導師只點評、不打分,失去控制學員去留的權利。

  誠如“小公舉”周傑倫導師所言,“這個難題交給評審挺好,自己挺輕松”,導師那英也說“作為導師選擇起來很糾結,媒體和樂評人們能看得更清楚,能代表更大多數人的標准。”但這套看上去很美的程序設計偏偏在10日晚的《好聲音》汪峰戰隊PK哈林戰隊時出了問題,最終演成了一場“汪峰發飆”的肥皂劇,恐怕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想必也超出了《好聲音》劇組的“腳本”。

  “汪峰發飆”,先是向被淘汰的學員道歉,進而把矛頭指向了某些媒體人:“前面失敗的幾位學員,我充滿歉意一定要和你們說對不起,請原諒我的直白。你們沒有輸在音樂里,你們沒有輸在哈林老師的眼里,你們也沒有輸在對方學員的精彩演唱里,你們輸在世俗的非議和偏見里,那些非議和偏見是對你們的導師的……但是我要道歉,因為我,讓你們受到傷害。事實上是這樣,有一些誹謗和非議我承受可以,但是不應該讓這些孩子承受,這就是我想講的。”汪峰雖欲言又止,但詞鋒犀利,言者諄諄,聽者動容。

  也許在一些人那里,汪峰這樣做完全是一副“輸不起”的德性,但他勇於承擔、為學員們打抱不平卻贏得了更多人的尊敬與贊許。網友們紛紛表示:“汪峰能這樣說,我認為他很血性,好樣的導師”;“有擔當的音樂人,純爺們,媒體黑他不是一兩天了,竟然傷害到參加比賽的年輕人,無恥至極”;“不管汪峰怎麼樣,汪峰的學員的確很不錯。把私人恩怨扯上好聲音舞台,就是媒體人的錯。”

  不難看出,汪峰在《好聲音》舞台上“發飆”,為他贏來了掌聲,在貼吧、微博,他的粉絲更是狠狠地揚眉吐氣了一回,不管怎麼說,汪峰無疑是他主演的這場“危機公關”的大贏家。人們在看了、聽了那麼多有關汪峰的“負面新聞”之後,看到了一個很血性、純爺們、充滿同情心、“嬉笑怒罵,皆成文章”的音樂才子汪峰,這是“汪峰發飆”的應有之義。

  某種意義上說,《中國好聲音》節目也是這場“發飆”的贏家,他們在這場“娛樂至死”的荒誕劇中得到了最大曝光度和轟動效應。不論往後汪峰是“揮一揮衣袖”作別《好聲音》舞台,還是選擇繼續留下與“世俗”交戰,《中國好聲音》都成就了一場高潮迭起的娛樂秀,恐怕也樂壞了背後的“加多寶們”。

  至於輸家,當然首推“我就是世俗”的某些媒體人,是他們的公器私用,讓一些優秀的年輕音樂學員“很受傷”,也讓人們再次見識了某些媒體人的下作與玩世不恭。這些人,可以不問是非曲直,不問公序良俗,不問公平正義,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他們的“一己之私”輕而易舉地轉嫁於人,這樣的做派,玷污了中國媒體人的道德良知,確實太不應該。

  但我以為,這場“娛樂至死”鬧劇的最大輸家,恰恰是我們大家。因為《中國好聲音》作為國內收視率最高的選秀節目,原本應該是年輕人追夢與展示音樂才華的舞台,也是彰顯中國“高大上”與正能量的國際平台,但少數“醜陋”的媒體人,卻有意無意把這里當成了他們發洩私憤、玩世不恭的場所,我們作為觀眾,作為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於是乎也就淪為了被這些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玩物”──這才是最可悲的。

  文/汪憂草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注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台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