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瑩亮相超級歌會 與評委大聊創作內心
2015年08月11日15:44

  上周末,孫楠、蔡健雅、徐佳瑩、魏晨等歌手一同出現在杭州黃龍體育場,參加由南方都市報、南奧策劃聯合主辦的第十六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伊貝詩杭州超級歌會。這次是華語音樂傳媒大獎首次走出華南舉辦活動,當天吸引了超過兩萬名歌迷來捧場。雖是台風蘇迪羅登陸前夕,但絲毫沒有影響歌手和歌迷的熱情。

  “傳媒獎”一直專注音樂本身,這次歌會也發揚“超越流行、致敬原創”的宗旨。蔡健雅甫出場,見到那麼大的舞台和“場面”,就對觀眾說:“我好像還沒在運動場舉辦過演唱會。我可不可以在杭州開演唱會,就看你們了!”當她一唱起《紅色高跟鞋》,全場沸騰了。有歌迷隨後激動地在微博上寫道:“‘原創音樂最重要的是初衷,還有細節真的非常非常重要,音樂就像放大鏡,而我們就是要把生活的細節放大,這樣才能讓別人感受到你的誠懇度。嗯你說的我都記住了。求你趕快回杭州開演唱會!’”

  這次歌會最特別的不是歌手和歌單,而是在演出前,傳媒獎的上屆“歌後”徐佳瑩接受了“歌後答辯”,直接回應傳媒獎各評委對她拋出的一個個問題。徐佳瑩和傳媒獎有很深的緣分:2010年,徐佳瑩剛出道就憑借成名作《身騎白馬》和《徐佳瑩LA LA首張創作專輯》在第10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上斬獲“最佳作曲人”與“最佳國語女新人”兩項大獎。去年,徐佳瑩更以專輯《尋人啟事》入圍傳媒獎7項大獎,並最終將“最佳國語女歌手”一獎收入囊中。

  讓我們一起看看徐佳瑩和著名樂評人李皖、邱大立、台灣金牌唱片人熊儒賢等一眾傳媒獎“大咖”級評委“隔空過招”,聊創作,聊風格,聊規劃。

  歌後有問必答

  創作內心

  不是什麼都寫,應該留一點秘密給自己,夜深人靜時可以回想

  邱大立:你的創作思緒非常細膩入微,在你的創作中,有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一幕───你對某個主題構思醞釀了很久,但最終因為它太沉重,你決定還是放棄創作,讓它只停留在心底?

  徐佳瑩:這個問題問得還真是很獨特。我覺得我現在好像就是這個階段,很多事情很多感覺都會越想越覺得很沉重。現在為了寫一首什麼樣的歌,或者發一張什麼樣的專輯,就需要去找感覺,去跟人家一直一直聊。但是我覺得有的時候生命里面非常重要的感觸,如果一直拿出來聊,其實是一種對自己的消耗。我非常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個人經歷里面固然有些部分是有正能量的,可以影響到別人,那我覺得就可以把他們寫下來;但是心底的那些感觸,我覺得還是像日記一樣,應該留一點秘密給自己,讓自己夜深人靜的時候可以回想,或者自己收藏,而不是什麼都寫,什麼都拿出來分享,那樣絕不見得是最好的,我成長了,想的事情多了一些之後尤其這樣認為。

  李皖:請問你用什麼方式、樂器作曲?作曲中有沒有感覺到遇到一些專業上的困境?如何突破這些困境?

  徐佳瑩:現在主要還是用鋼琴。專業上的問題,其實我一直都有,也曾經花很多時間琢磨那些,但是後來又覺得自己還是應該首先把情感上的東西顧好,專業上的問題能克服就克服,不能克服的話,我身邊也有很多樂手朋友,實力都比我強太多,我就請他們幫忙,對自己說,算了算了,不要壓力這麼大,畢竟不是專門的樂手。(笑)

  Sean:你會根據專輯的發行計劃來對自己的創作進行調整嗎?

  徐佳瑩:我發現創作和專輯真的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必須用不同的邏輯去面對。創作是一種日常的、無時無刻的紀錄,做專輯的話就得按部就班。不過到現在,心態上基本已經能接受這種差別了。

  合作伙伴

  我更珍惜與他們的朋友身份

  流水紀:從自己包辦詞曲創作到開始接受別人的作品,覺得自己在旋律及歌詞創作方面目前有沒有什麼新的創作心得?另外分別評價一下hush和葛大為的作品給你的不同感受。

  徐佳瑩:有誒!自從可以好好地唱別人寫的歌之後,我自己在寫歌的時候,會把以前不小心想炫技的那個東西拿走,比如一個很厲害的和弦、一個高的起伏。說到H ush和葛大為的話,我覺得他們兩個對我來說的共同點就是,除了寫的東西我們合作起來很契合之外,在生活中也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是那種很容易就可以交心的,溝通的頻率很容易對得上,我覺得這很難得。我們都是先做朋友,或者是先做同事,後來才開始有這樣的合作。可是相形之下,我比較珍惜跟他們的朋友身份,這樣的人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遇到。

  小P:你也非常勤奮地在幫其他歌手寫歌,接下來最想給誰寫?

  徐佳瑩:我很少去設定對象,應該是什麼東西讓我想寫就寫,然後讓歌自己找出路。

  愛地人:有沒有特別欣賞和願意合作的內地音樂人?

  徐佳瑩:有啊,像馬□。我是這次來才知道有他,之前在台灣聽到他的專輯就很喜歡。

  現實心態

  營造氣勢對於我來說本來就是很難的事情

  彭力:早前你在台灣金曲獎演繹了一連串電幻之作,獲得一致激賞,但與你在唱片中的風格大相徑庭,未來是否會在唱片中引入更多元的嘗試?

  徐佳瑩:會啊,每次出專輯好玩的就是嘗試新東西,因為它就是有一點冒險,不知道能不能被大家接受,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玩音樂才會有趣,因為不嘗試你真的不知道能做什麼。公司也很尊重我,會給我一定的空間去冒險,就算失敗也沒關系,這個是一定要做的事情,這樣子才有趣。不過說實話,金曲獎那個電幻的嘗試我在現場緊張到整個人都不行了,之後也沒有管成功不成功,也不敢去關注評論怎麼樣。因為我的習慣就是,該我做的事情我做好,用心去唱,唱完就過去了,除非是那種真的我必須要親自知道結果的事情,否則寧願是透過旁人來告訴我或者提醒我,好評也一樣,我覺得直面現實是一件很危險和刺激的事情。所以身邊很多親近的人,比如同事還有家人,他們會知道我這方面特別逃避,自動就照顧到我感受了。(笑)

  王擊凡:你擔不擔心因為這些成功,你的新專輯會無法承接這些氣勢?

  徐佳瑩:營造氣勢對於我來說本來就是很難的事情,所以順其自然吧。

  今年動作

  非常感動地精心安排每一個階段

  王毅:真的要參加《我是歌手》嗎?

  徐佳瑩:我沒有啊。

  熊儒賢:今年你在台灣開了“日全蝕”2015台北小巨蛋演唱會,在這場演唱會中,你表現了創作、唱功和真情的流露,內容非常動人,這場演唱會帶給你最大的意義是什麼?你在演唱會中撮合令弟與其女友的求婚橋段,有進一步的好消息嗎?

  徐佳瑩:最大的意義是,它告訴我即使以往很多歌手都會把小巨蛋當做他們事業進步的一個很重要的高度,那我們現在也已經完成了這件事情,而且就算是在這樣一個舞台上,有那麼多的觀眾,資源也不算那麼多,我們一樣可以跳那些很搞笑的舞,一樣可以非常投入,非常感動地精心安排每一個階段,盡管是第一次,非常緊張,我甚至覺得有種回到以前學生時代的感覺,去挑戰大任務。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我弟弟已經有在安排婚期了。

  三石一聲:《尋人啟事》在華語音樂傳媒大獎得到最佳專輯卻在金曲獎輸給蔡依林,有沒有覺得台灣評審比較保守,給新生代的機會太少?

  徐佳瑩:我沒想到這個層面上去,跟蔡依林比我已經覺得很酷了。我現在才知道傳媒獎開會的時候支持率比蔡依林高很多,還沒來得及想這個事情的意義,但是我還是覺得金曲獎頒給她很應該,因為她到現在這個階段還在用心突破,這個精神很值得肯定。對於我自己而言呢,站在我身邊的是蔡依林、周傑倫、張學友、陳奕迅、莫文蔚,那我還要求什麼?已經很好了!(文/黃銳海 實習生盧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