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紀念館提前開館迎萬名悼念者
2014年12月14日02:25

  京華時報訊(記者韓旭)“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昨天上午,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南京大屠殺死難同胞300000人”展區前,來自盧溝橋中學的學生們唱起了國歌,並在展區前紛紛獻上黃白兩色菊花,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默哀。

  昨天是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走進抗日戰爭紀念館,長長的階梯上方、主展廳大門外,懸挂著黑底白字“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的橫幅。主展廳入口處,兩名工作人員手捧白色和黃色的菊花,到場參觀的市民可以在入口處領取菊花,並在展廳內獻上一枝花,為死難同胞寄去一份哀悼之情。

  由於首個公祭日恰逢休息日,昨天來到抗戰館向受難同胞獻花、為抗日戰爭期間的死難者默哀的參觀者達萬人。為此,抗戰館比平日提早半個小時開館。

  初三學生張佳欣和媽媽一起來到抗戰館,向受難者獻上白色的菊花,她的媽媽表示:“孩子在課堂上也學習過關於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但都是局限在課本的範圍,沒有真切的體會。在首個公祭日帶孩子來看看,希望她能在這里認真了解到在南京大屠殺這一歷史事件中發生過什麼,希望她能夠不忘國恥。”

  記者還了解到,抗戰館的官方網頁昨天還開啟了“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專題。

  中共中央黨校碩士研究生葛志強說,我們緬懷歷史,並不是狹隘地糾結於過去,而是以歷史真相伸張正義、教育後人。通過紀念來尊重歷史,給過去一個交代,讓積怨得以釋放,讓寬容得以延展,讓正義得以彰顯。

  各地公祭

  重慶

  360支蠟燭組成“12‧13”字樣

  在重慶,從大轟炸慘案遺址到普通社區,再到中小學校,數千名市民、學生以多種形式參與國家公祭日活動。全善中學七年級五班的55名學生舉辦了主題班會,朗誦了自創的《我們不會忘記》;渝中區大坪街道七牌坊社區,60多名社區居民在空地上點起了白蠟燭,360支白色蠟燭組成了“12‧13”的字樣,為戰爭中失去生命的普通民眾和獻出生命的烈士們默哀致敬。

  上海

  公眾獻花籃向遇難者志哀

  在上海,金山區金山衛歷史文化公園舉行的國家公祭活動上,社會各界約400名代表向遇難同胞紀念雕塑敬獻花籃,向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和淞滬戰役“十月初三慘案”遇難同胞志哀。

  “在國家公祭日重溫抗戰史,我們首先要向為保家衛國而付出生命與鮮血的抗戰老兵們致敬。”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蘇智良表示,歷史証明,只要中國人民團結起來,對任何強敵都能戰而勝之。

  香港

  港九獨立大隊老戰士參加公祭

  昨天上午,香港特區政府在香港海防博物館堡壘大堂舉行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紀念儀式,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和日本侵華戰爭期間的死難者。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儀式,並致獻花圈。

  祭詞稱,我們向死難者致最高敬意,更加希望借此機會,表明中國人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世界和平的堅定立場。

  79歲的林珍曾是東江縱隊的護理員和通訊員,當日,她和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在香港的老戰士們一起出席了活動。“今天是國家第一次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舉行國家公祭日,香港當年也遭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們要記住歷史。”她說。

  澳門

  公祭日活動持續15分鐘

  昨天,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區聯絡辦公室主任李剛、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胡正躍、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澳門部隊司令員王文以及社會各界代表約200人出席公祭活動。整個活動持續約15分鐘。“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們和全國同胞一樣,深切哀悼南京大屠殺的死難者。”澳門特區政府新聞局局長陳致平表示。

  人物專訪

  “南京好人”拉貝之孫

  “為了下一代沒有歷史包袱”

  托馬斯‧拉貝是被稱為“中國辛德勒”“南京好人”的約翰‧拉貝之孫。托馬斯‧拉貝稱,只有正視歷史,並對所犯下的錯誤和造成的傷害進行深刻反省和道歉,才能得到諒解。

  在上世紀30年代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期間,在華經商的德國人約翰‧拉貝與其他國際友人共同建立“南京國際安全區”,為約25萬名中國平民提供了避難所,其所著《拉貝日記》是南京大屠殺最重要、最翔實的史料之一。

  要避免戰爭,必須與其他國家的人民和平共處,對於曾經犯下的錯誤要深刻反省和道歉,這是德國人戰後得到的最寶貴的教訓。托馬斯‧拉貝強調:“了解歷史非常重要,對於歷史事實我們要勇敢承認而不是否認。德國人對法國人、波蘭人、猶太人等等所有我們傷害過的人們都真誠地道歉了。這樣我們才可能得到諒解,我們的下一代才能在沒有歷史包袱的條件下生活下去。”

  托馬斯‧拉貝在公祭日的前一晚邀請中日留學生來家里吃飯。選擇這樣一個日子的含義不言而喻,但托馬斯‧拉貝說:“我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政治家,我們在家里不談政治。兩國留學生在這里吃飯、聊天、成為朋友,民族間的友誼與和解不就是從這樣的小事開始的嗎。”

  日本右翼歷史修正主義研究專家

  “否定論者背棄國際承諾”

  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殺關系人類尊嚴,否定論者背棄了日本在戰後向國際社會做出的承諾,專門研究日本右翼勢力歷史修正主義問題的日本大學講師能川元一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作上述表示。

  能川說,日本右翼和右翼媒體通過出書、拍電影、報紙連載等手段,極盡否定南京大屠殺之能事,與之相比,其他日本媒體對南京大屠殺的報道可謂少之又少。日本媒體對南京大屠殺報道的不平衡,導致日本民眾在缺乏對南京大屠殺基本知識的情況下,置身於鋪天蓋地的右翼否定論中,最終無法獲取有關歷史的正確認識。

  能川指出,南京大屠殺是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裁定的違反戰爭法的“戰爭犯罪”,這一事實認定是日本戰後重返國際社會以及《中日聯合聲明》簽署的前提。“在中方看來,南京大屠殺否定派不單否定了日軍的戰爭犯罪事實,更背棄了日本在戰後向國際社會做出的承諾。”

  能川表示,在南京大屠殺已過去77年的現在,中國政府一再強調要銘記南京大屠殺歷史,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警告日本的歷史修正主義勢力並提醒沒能阻止歷史修正主義的日本國民。

  ■公祭儀式上的特殊群體10名幸存者

  10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是那段慘痛歷史的“活証”,也是公祭儀式上的主角之一。

  85歲的夏淑琴,一家9口遭日軍殺害7口;87歲的余昌祥,生父死於大屠殺,養父也被日軍捅成重傷;85歲的周湘萍,父親與爺爺死於大屠殺;91歲的王義隆,被日軍在頭上砍了一刀僥幸逃生,至今仍留有疤痕。

  或許沒有人比89歲高齡的李高山心情更加複雜,他既是參加過南京保衛戰的老戰士,又是幸存者代表。“能參加國家公祭儀式十分激動,這是國家銘記歷史的舉動,今天我們也要牢記落後就要挨打的教訓。”

  外籍証人遺屬

  昨天,許多重要外賓參加了公祭儀式,外國紀念館館長中,除俄羅斯衛國戰爭紀念館館長扎巴洛夫斯基外,還有韓國獨立紀念館新任館長尹柱卿等。部分曾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幫助中國人的外籍証人遺屬也被邀請參會。如丹麥人辛德貝格外甥女瑪麗安,辛德貝格曾直接或間接救助一萬余名難民,並在返回歐洲後將日本軍隊在南京的暴行公之於眾。

  美籍華裔女作家張純如父母也來到公祭儀式現場。1997年,張純如撰寫的英文專著《南京大屠殺:被遺忘的二戰浩劫》在美國出版,為在英語世界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作出了卓越貢獻。

  為真相奔走的日本友人

  松岡環、山內小夜子、大東仁……公祭儀式上的日本人受到關注,他們雖然來自那場戰爭的加害方,但多年來一直致力於將尋找南京大屠殺真相並向日本社會進行傳播。

  山內小夜子,從1987年第一次到南京至今,一直致力於為尋找和傳播南京大屠殺與日本侵華真相而奔走,並在今年參與了狀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違憲。“作為加害國的日本至今有很多人不了解那段歷史的真相,我希望中日兩國都能夠牢記歷史、面向未來,希望南京能夠成為向全世界傳遞和平信號的起點、原點。”山內小夜子說。

  本版除署名外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抗戰紀念館提前開館迎萬名悼念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