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說20年】政治篇——「一國兩制」的發展
2017年07月17日12:24

編者按:人們都說,回歸20年來香港取得了可喜的變化,但這些變化是什麼呢?「數說20年」希望用一系列可視化圖表回答這一問題。本欄目將每日推出一個主題,從經濟、社會、民生和政治四個角度,帶您用數據解讀香港回歸20年來的變化。

1.二十年「一國兩制」穩步前行

「一國兩制」是國家為實現和平統一而提出的基本國策,首先用於解決在香港恢復行使中國主權的問題。「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實踐的二十年里,證明兩種不同的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完全可以和諧地在中國共同存在,共同發展。

而對於「一國兩制」在今後的發展,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四個不」:

中央與香港的關係

而在2014年6月發佈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是自上世紀80年代初「一國兩制」提出以來,中央政府第一次以白皮書的形式重申、明確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把回歸以來中央對香港的各種支持以及「一國兩制」實踐取得的成就進行系統總結,並對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進行了梳理歸納。

白皮書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單一制國家,中央政府對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其唯一來源是中央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

為了更好地體現《憲法》和《基本法》關於中央和特區關係的規定,及行政長官作為行政區首長向中央負責的要求,香港第四任特首梁振英在2015年12月底述職時,座位安排由以往「並排」會談改成領導人主持會議的形式,更顯規範及莊重。

據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擁有解釋權。回歸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曾先後五次對《基本法》作出解釋。其中第一次和第三次由香港政府提出,第四次由終審法院提出,而第二次和第五次則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五次釋法

第六屆立法會兩名候任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風波,觸發回歸以來的第五次釋法。縱觀每次釋法,其結果都有助釐清當時的社會爭議,是維護「一國兩制」和香港法治的必要之舉。

話你知:釋法

人大釋法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出立法解釋。

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憲制權力,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款,並載於《基本法》本身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依法行使《基本法》解釋權。

自回歸以來的五次釋法,均有助解決《基本法》實施中的問題,是法治原則的體現,也是香港法治的重要組成部分。

文:橙新聞

本圖文為與橙新聞合作之內容,本文內容獲橙新聞授權刊登。

更多橙新聞回歸20年專題內容可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