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偉:美聯儲再加息吹皺新興市場一池春水
2018年06月15日00:37

  張敬偉:美聯儲再加息吹皺新興市場一池春水

  每經編輯 祝裕

  張敬偉

  美聯儲加息的靴子再次落地。

  北京時間14日淩晨,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25個基點到1.75%至2%的水平。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二次按下加息按鈕,符合市場普遍預期;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聯邦基金利率首次重新回到2%的整數關口。

  市場預計,美聯儲年內還將繼續加息2次。美國經濟的基本面趨勢向好,決定了美聯儲加息縮表按照常態節奏進行。

  美國市場恢復常態的同時,全球市場卻頻出狀況。特別是部分新興市場,呈現出債股彙“三殺”的混亂局面。

  近一段時期以來,南美的巴西、阿根廷,亞洲的印度、印尼,非洲的南非,再加上土耳其,多個國家都在經曆“貨幣保衛戰”。大幅加息維持彙率穩定並抑製資本外流,成為這些國家的標準動作。

  但在市場風險信號驅使下,新興經濟體加息效果並不明顯,反而可能推升本國的通脹,使加息難以持續。由此,不同國家也開始採取差異化的救市措施。

  比如土耳其近期採取國家干預的方式,力圖解決債股彙三市困局。阿根廷則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救,但從IMF提供500億美元的情況來看,效果並不好。

  對印度而言,雖然第一季度經濟增速升至7.7%,但也遭遇了莫迪“廢鈔”以來最大的尷尬。截至今年4月底,印度淨流出2.44億美元,改變了2017年淨流入307.8億美元的局面。受此影響,印度貨幣盧比嚴重貶值,年內累計下跌近5%。印度10年期公債收益率也衝高至7.83%。此外,國際原油價格進入振盪期,據野村控股分析師估計,油價每上漲10美元,可能使印度經常性賬戶餘額及財政收支在GDP的占比分別惡化0.4%、0.1%,這恐將導致該國經濟增長率減少15個基點。

  正因為如此,印度央行行長開始呼籲美聯儲放慢加息縮表進程。但實事求是地說,印度等新興市場債股彙三市亂象,不會對美聯儲加息縮表進程帶來倒逼性影響。

  一方面,美國市場的基本面很好,薪資水平、失業率等核心指標讓美聯儲能夠維持相對較快的加息縮表節奏。

  另一方面,耶倫時代關切的通脹率2%能夠長期“維穩”――既能維持美聯儲加息常態化的水平,又不至於推升美國的通脹水平。

  當前的現實是,只要美國能夠長期維持2%的“健康”通脹率,美聯儲加息對外部因素的關切就會大幅降低。包括印度、巴西等新興市場的貨幣貶值、資本外流等,不會影響美聯儲的加息進程。這也表明,近期出現股市、債市亂象的新興經濟體,在全球資本市場中的影響力還有待提升。

  除了美聯儲繼續加息進程以外,日本央行、歐洲央行也在調整貨幣政策。雖然中國貨幣政策維持不變,但是中國擅打貨幣政策的組合拳,即通過多手段運用的方式,即通過定向降準、MLF、逆回購操作的方式,向中小微和科創、環保企業釋放流動性,讓實體經濟獲得更多資金支持,並解決資金過度流向樓市、股市的難題。中國央行的政策方向是,一方面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讓資金向實體經濟傾斜;另一方面又要確保市場面有足夠的資金流動性。

  中美歐日四大經濟體,貨幣政策雖然不完全同步,但目前均維持著基本的彙率穩定,因此也會大體上維持全球資本市場的基本穩定。在此情況下,新興市場的債股彙三市困擾,也只是風險可控的市場漣漪。當然,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市場面基本穩定,也有助於維穩新興市場。

  不過,鮑威爾時代的美聯儲也面臨很多挑戰。

  首先是特朗普單邊主義的貿易政策。中美貿易爭端的前景目前依然具有不確定性。美國和歐盟、日本、加拿大等經濟體的貿易爭端,因為特朗普堅持加征鋼鋁關稅,上述經濟體將於7月份開始對美展開同等規模、同等額度的貿易報復。

  堅持“美國優先”的特朗普在剛剛閉幕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上,已經表現出絕不妥協的態度。而且,美國擬將進口汽車的關稅提升至25%,果真如此,美國和歐盟、日本、韓國、加拿大等國的貿易摩擦將會擴大化。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和全球市場的影響難以預測,是否影響美聯儲加息縮表進程也很難評估。

  其次是美國大規模減稅和財政政策存在一定的矛盾性,加之特朗普尚未啟動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特朗普時代擘畫的美國“再偉大”的經濟藍圖能否實現,還有待觀察。在此情勢下,敏感的美聯儲會根據市場態勢的變化進行貨幣政策的微調。

  美聯儲再加息讓一些新興市場變得更緊張更紊亂,但對全球帶來的總體市場效應就目前而言還只是微瀾不驚。但如果美國繼續貿易戰,或者新興市場救市不利,全球市場也可能迎來不確定性的大風暴。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