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擱淺》不公佈玩法 但小島秀夫”荷李活模式”先聲奪人
2018年06月14日11:33

  用玩家的話來說,這可能是今年E3大展上唯一一部“就算放了實機預告,玩家依然不知道了小島秀夫的一貫的藝術風格,視頻畫面極具神秘感,讓人很難猜測到其具體玩法。但從遊戲畫面的隻言片語中,還是透露出該作會包含自由探索,潛行等相關遊戲元素。

  此前小島秀夫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死亡擱淺》將會是一款遊戲市場從未出現過的類型遊戲”。玩法將會是《死亡擱淺》最大的一塊賣點。基於此考慮也可以理解其一直保持神秘色彩的緣故。當然,由於長時間保密的緣故,許多玩家也開始拿此事打趣,稱“大家好,這是昨晚我用特效趕出來的最新預告片。”“死亡?已經擱淺了。”有趣的是,在E3展結束之後,小島秀夫還專門發推特詢問玩家“你們喜歡《死亡擱淺》嗎?”需要玩家也紛紛“誠實”的回答:“沒看懂也喜歡。”

得益於小島秀夫作品口碑的緣故,這種故作神秘的宣傳方式不僅沒有引起玩家反感,反而是勾出了一堆粉絲愛好者,專門討論其預告片的含義,並自我調侃為“島學家”,這次的預告則片自然而然成為了“島學家們“的最新分析材料。玩家如此硬核的熱情,這或許是小島秀夫本人都沒有預料到的結果。

  畫面質量堪比電影 明星陣容不輸荷李活

  雖然玩法依舊是玄之又玄,但從此次公佈的遊戲實機演示來看,《死亡擱淺》擱淺的畫面質量達到了一個極高的水準。超細膩的寫實畫風,保證了遊戲中每一幀場景都栩栩如生。踩水途中的激起的浪花,攀岩過程掉落的碎石,瀑布的水霧,植被的明暗,不同天氣情況下的光影渲染效果,甚至是衣服淋濕部位的反光都有十分明顯的差異。

  除此之外,遊戲中人物角色模型的打造更是達到了一個令人驚歎的地步。據此前媒體報導,《死亡擱淺》中絕大部分CG鏡頭都是由演員實際動作捕捉完成,往往是近百個攝像頭同時進行,而人物面部表情則採用了更為精密的點陣捕捉。因此我們在遊戲中能夠看到角色的面部表情幾乎與真人無異。這和此前大火的《底特律:變人》十分相似。

  僅僅憑藉幾部預告片就能夠保持如此高的熱度,主要功勞歸功於參與遊戲製作的明星們。《死亡擱淺》的一大亮點就是明星參與製作。遊戲中主要角色都是明星參與演出,且角色的臉部模型也和明星本人保持了高度一致。

  用玩家的話說,“親自操縱弩哥(美劇《行尸走肉》演員)的感覺想想就很刺激。”所有相關的CG也都由明星親自表演完成,其工作量絲毫不低於一部電影。其還是在一款主打自由度的動作遊戲中,這已經足夠讓玩家感覺到”創新”的份量。

  而更有份量的,是參與製作這部遊戲的演員名單。

  到目前為止,官方已經透露的演員有美劇《行尸走肉》弩哥演員諾曼・瑞杜斯,美劇《漢尼拔》主演麥德斯・米科爾森,奧斯卡最佳導演吉爾莫・托羅(《Pacific Rim》導演),再加上此次預告片所公佈的新一屆007“邦女郎”蕾雅・賽杜和艾美獎最佳女演員的琳賽・瓦格納。

  如此豪華的演員陣容,絲毫不輸任何頂級的荷李活大片。這些大腕級明星的加入也給《死亡擱淺》帶來了強大的話題流量。從推特,臉書等社交網站的相關信息來看,猜測《死亡擱淺》下一個公佈的演員是誰已經成為了海外玩家樂此不疲的活動。

美劇《漢尼拔》主演麥德斯・米科爾森

  超越電影的遊戲

  如此多明星參與製作,一部分原因是小島秀夫的個人魅力。許多參與製作的演員都是小島秀夫的好友(一個有趣的故事是,此前奧斯卡導演吉爾莫・托羅甚至還因為小島秀夫離職而大懟KANOMI),而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小島秀夫此前已經有過將演員融入遊戲的成功經驗。在《Metal Gear Solid:幻痛》一作中,就有大量的演員加入,其中包括國內玩家所熟悉的“靜靜”。

  在歐美市場,也有過不少明星參與遊戲製作的事例。但《死亡擱淺》是尤其特別的。與真人保持相似的面部模型,由明星主演的遊戲主角設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死亡擱淺》已經具備了一種特殊的影視圈特質。

  明星參與遊戲製作,這對玩家和粉絲來說是致命的。自帶流量尚且只是最表面的宣傳作用,此前的《底特律:變人》因為電影元素的結合而大獲好評,但由於遊戲本身屬於一個AVG性質,操作幾乎是空白。而《死亡擱淺》作為一款動作遊戲,其調動的不再只是視覺和聽見兩方面。當玩家能夠在遊戲中操控明星角色,並在這中體驗到3A大作沉浸感的同時,這實際上是一種遠遠超過現階段電影的觀影體驗。

  如今3A大作的開發成本越來越高,這讓明星參演成為了可行的現實。同時,高昂的開發成本也給3A大作的銷量帶來了壓力。類似《死亡擱淺》這種明星參演模式除開提升遊戲質量之外,也能夠不斷在遊戲圈和影視圈製作熱度話題,這一過程甚至不需要進行刻意的宣傳,僅僅是小島秀夫在個人賬號上放上幾張照片,就足以引起玩家和粉絲們趨之若鶩,其宣傳效果不言而喻。

  遊戲里的明星:中西方的差異化

  在明星演員與遊戲的結合方面,亞洲市場和歐美市場有著很大的差異。

  歐美市場大都傾向於讓演員參與到遊戲開發環節中,如參演,配音等方面。而亞洲尤其是中國廠商,則通常放在遊戲宣發方面,包括讓明星做遊戲代言人,或是讓明星直播試玩遊戲等等。稍微認真一點的,也最多是在遊戲中加入一個活動NPC.

  一個是深入遊戲,以表演的形式帶給玩家觀影體驗。另一個以活動身份出現,依靠自身的話題流量帶動粉絲。對於真正體驗遊戲的玩家來說,前者的優越性顯而易見。

  但一個問題是,國內廠商能不能學習歐美市場的做法?

  從《死亡擱淺》來看,明星能夠參演的關鍵,是遊戲寫實畫風和劇情向決定的。這實際上是歐美遊戲市場和亞洲遊戲市場在美術風格上的差異化。在主機市場廣闊的情況下,歐美遊戲畫面更講究真實性,其人物比例也會按照真實情況設定。但對於亞洲而言,寫實審美在遊戲中並不適用。以中國為例,其十多年來網遊美術風格都時深受韓國影響,講究角色的絕對美型。幾乎所有3D模型的面部細節都和網紅錐子臉如出一轍。而新興的二次元畫風,則是更強調這種非真實美感。

  國內玩家對於這一美術理念已經十分習慣。如同想要實現類似歐美遊戲一般的明星參演效果,廠商必然要去完全改變畫風。而另一方面,中國遊戲市場對於劇情並不看重,其價值往往排在最末尾的地方。沒有一個足夠優秀的劇情,自然也撐不起演員在遊戲中發揮的深度。當然,國內演員的片酬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但儘管如此,讓明星參與遊戲製作仍然是一個值得借鑒的思路。如GLU和卡戴珊合作的《金-卡戴珊:荷李活》,就是讓明星參與到該遊戲的開發設計和分成之中。而目前國內IOS遊戲付費榜排名第一的《票房大賣王》,同樣有類似的設計思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