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到一,漢口學院飛鏢隊只做了這些
2018年06月14日22:41

  從零到一,漢口學院飛鏢隊只做了這些

  2018年全國青少年飛鏢錦標賽於6月10日正式落下帷幕。在全國各地1500餘選手激烈角逐中,漢口學院飛鏢隊突出重圍,一舉拿下6個冠軍,成為此次大賽奪冠最多的學校。頒獎台上,本是喜悅的時刻,飛鏢隊員們卻紅了眼眶。

  (一)

  “比賽前一天,我跟我媽說,太想拿一次冠軍了。”

  過了這個學期,就是梁惠敏接觸飛鏢的第三年了。這次拿到“女子科魁特”、“女子501”雙料冠軍,比起喜悅,更多的還是鬆了一口氣。

  此次大賽前,梁惠敏還深受“結鏢”的困擾。不論是去年的中國荊門大學生聯賽,還是國青賽她都是因為“結鏢”的問題兩度與冠軍擦肩而過。看似“詛咒”般的“千年老二”讓她出戰此次大賽也倍感壓力。

  然而這一次,梁惠敏卻表現出了對於冠軍前所未有的渴望。就像農教練所說的,解決焦慮最好的辦法就是面對它。飛鏢這條路漫漫走過三年,除了比賽技巧外學習到更多的就是恒心與毅力。如果這次放棄了,那麼以後恐怕就真的無法面對了,這次就勇敢面對吧。

  她說,其實她從未覺得自己運動細胞有多發達,只是因為遇見了“飛鏢”,才開始喜歡上運動,才開始對一件事情有了堅持。

  當她再次望向比賽場,緊繃的心瞬間被沉著代替。即使不知結果如何,至少曾經努力過。

  (二)

  不要忘記,你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李牛牛說,他還是會時常想起剛邁進飛鏢訓練房的時候。

  那時條件還不好,訓練的地方還是一間簡陋的閣樓,面積不大,能訓練的器材也屈指可數,連標靶跟鏢墊都沒有。

  幾個隊員湊在一起,拚湊成了一個規整的零。他們從零開始踏上了“飛鏢”的征途。偶爾透過窗外,越過訓練房雨跡斑駁的牆面,不知何時,飛鏢賽場上開始有了自己的身影。

  從上場的緊張錯亂到衛冕2017-2018年國青賽魁科特冠軍,他靠的,從來不是傲人的天賦。李牛牛始終相信,才能需要自己的培養創造,既然不是天才,只有比任何人都要有執著的追求。

  在從501減分賽轉到征戰魁科特那段時間是他最矛盾又慶幸的時候。他其實也沒有足夠的信心能在魁科特項目上獲得優異的成績,只覺得那時的自己,比起簡單標中紅心更想與魁科特一較高下。

  在這世界眾多不可思議的事中,一個明智的決定對於他的飛鏢生涯來說是如此的絢麗。哪怕是日複一日讓他重複同樣的訓練,也覺得來日可期。

  (三)

  所謂天賦,不過是汗水與愛

  王敏綺作為漢口學院飛鏢隊年紀最小的隊員,能第一場比賽就拿下女子乙組個人混合賽冠軍、女子乙組魁科特亞軍,對她的分管教練農祥挺來說是最大的一個驚喜。很多人都將這次的成功歸為天賦。只有王敏綺自己知道,那不過是源於自己的汗水與對飛鏢的熱愛。她直言自己性子急躁,訓練時老是無法靜下心,因此成績很不穩定。好在,有教練與其他老隊員的悉心教導,她逐漸找到了與飛鏢友好相處的方式。這次的冠軍,敏綺將其看做是努力的回報,日後的征途,她將繼續用堅持以待。

  (四)

  喜歡的事情一定不要放棄,不放棄就絕對不會結束

  有人說過,栽種夢想的人,都是風雨兼程一路強大的。抬手,擲鏢,這樣的動作,聶鵬可以每天反複做上四個小時,一定要投中一千個紅心才肯罷休。在學習之餘,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給了飛鏢,而這,也最終讓他站上了男子甲組501的冠軍獎台。

  聶鵬說,他至今都記得,平躺在學校花園石板上望著天空瑟瑟發抖做決定的樣子。入飛鏢隊三年,期間見過無數隊友因為各種原因放棄離開,只是未曾想過,有一天,自己也會面臨退卻。那還是他第一次小組出線賽,滿腔的信誓旦旦瞬間就被隱滅在對手的強大中。現實的殘酷來得太快,他還來不及思考自己究竟適不適合繼續堅持飛鏢這項運動。

  放棄嗎?他問自己。

  這個問題,聶鵬花了整整半年的時間思考。他發現,比起不甘,更多的還是不捨。不知何時,飛鏢已逐漸成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就如同電影《花滑女王》中的一場對白一樣。當女主角娜佳曆盡艱辛即將要拿到比賽入場卷卻不幸重傷時,她崩潰不已。那時教練也要她振作。但娜佳還是承受不住痛苦嘶吼道:“難道要我用雙手爬過去為你贏得比賽的冠軍嗎?”

  但,越是淚水,越是成長,娜佳從未放棄。

  對於運動員來說,每個人心中都懷揣著與娜佳一般炙熱的冠軍夢想。然而,從賽場走向頒獎台這短短數米,卻需要他們越過由無數日夜鋪就而成荊棘路叢。

  漢口學院飛鏢隊也是如此,頒獎台上,那獎盃在手的喜悅不僅是勝利的驕傲。更多的是,在那一刻他們終於克服了所有的艱難險阻,打敗了曾經那個坎坷跌倒不願爬起的自己,實現了從零到一的重大飛越。

(文/鄧伊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