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就診玩不溜 老人盼開“慢行道”
2018年06月14日04:09

  “老”問題新調查

  今年以來,廣州多家大型三甲醫院智能化深入推開。4月,全國首家智慧醫院正式“上線”,在省二醫,問診、分診、支付、影像診斷、智能物流等十大領域,全面應用人工智能;上月,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推出互聯網“雲診室”,在家刷手機就能複診;中山眼科中心智能掃碼付已經在全院推廣,10秒可完成繳費,並且有了全國首個眼科人工智能專科,由AI機器人和專科醫生聯合會診。

  不知不覺,智能化技術已在各大醫院滲透,招式百變,不再僅僅是微信掛號這麼簡單了。然而,看病流程日益智能化在給患者帶來了便利時,卻給佔據病人大部分比例的群體――老人家帶來了新難題:眼花耳背反應慢,好難學習新事物,如果沒有年輕人帶路引導,幾乎舉步維艱。近日,記者走訪了市內多家醫院,瞭解老人家看病費力的情況。有市民呼籲,時代步伐飛快向前,也請給老人家留條“慢行道”,等等他們一起走。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梁超儀?周潔瑩

  記者直擊

  想用自助機?幾次都沒成

  自助發卡、充值、掛號……昨日,在中山二路一家醫院門診,在看到一位年輕人順利用自助機掛號後,一位正在窗口排隊的老人也走到自助機前面,徘徊了一會,問前面的年輕人:“哥哥仔,請問這裏能往卡里充值嗎?”這位70來歲的老伯說,自己陪高血壓的老伴來複診,診療卡裡餘額不足得充值,看別人在自助機很快就弄好了,他也想試試。老伯說,現在智能設備確實先進,可惜自己有點跟不上,看不清屏幕,即使看清了也不知怎麼操作,“腦子轉不過來,反應太慢”,之前也試過幾次,確實玩不轉。只能排隊在窗口辦,或者看有沒有人可以幫忙操作。後來,在熱心年輕人的幫助下,老伯總算充值成功。“不是次次那麼好彩的,年輕人都忙,不願意幫忙也可以理解。”

  記者看到,現場的人工窗口前的排隊不短,隊伍中有不少老人。一位現場導診人員表示,為照顧外地患者和老人家,醫院在提供線上就醫流程的同時仍保留了線下的渠道,掛號、付費、分發檢查檢驗結果等都有傳統人工服務,也有導醫導診人員為患者解答智能就診時遇到的問題。在自助機區域,記者隨機採訪了3位老者,有一位表示,用得還算熟練;另兩位表示,都是找誌願者、導診或前面的年輕人幫忙操作。

  綁定銀行卡?擔心不安全

  很多獨自去醫院看病的老人會面臨一些常人難以察覺的挑戰:耳朵不靈光,時常聽不清叫號;眼睛看不清,各種電子標牌看不清,對科室的佈局蒙查查;腿腳不便利,看診、繳費、拿藥、做檢查,跑來跑去好吃力。如今,這些原有的老大難問題在電子化設備介入下,對年輕人來說更便利了,但對於一些老人來說,卻變得難上加難。

  “我的智能手機除了用來和孩子們語音和視頻,其他功能都不太會用。”在天河某大醫院,61歲的張伯帶了銀行卡和社保卡準備現場刷卡。他說,雖然聽到導診人員介紹手機掛號、繳費很方便,但是還是不太能接受,“掛個號就幾十元,還要綁定銀行卡,感覺不安全。現在新聞不是也經常報導銀行卡在手,卡里錢還被刷走的事嗎?”

  “手機上的字那麼小,人老了,眼睛也花了,根本看不清,而且操作起來太複雜,實在搞不定。”不少老人家表示,本來智能手機就用不慣,身體不適來求醫也很煩躁,“哪有心情研究這些”。

  智能化流程?老人難適應

  不同醫院智能化程度不一,使用的智能系統不一樣,也加大了老年人適應的難度。例如,白雲區一家三甲醫院可以使用手機支付,天河區一家三甲醫院啟動自助機插銀行卡繳費;即使是傳統的人工繳費方式也不一樣,有的醫院仍是窗口繳費,有的醫院為削減人工成本取消了窗口,直接在不同樓層中設置移動收費車人工繳費。

  在中山二路某醫院門診大樓,記者看到的掛號指引顯示,掛號的渠道從現場人工掛號、自助機掛號到各種網絡平台、電話號碼的預約掛號,林林總總超過了15種。現場看消化科的林阿姨說,自己偶爾會打114掛號,專家號是搶不到的,多數還是到醫院排隊掛號或找熟悉的醫生加號。至於手機預約掛號,她表示自己眼花看不懂。

  老人無奈

  結伴看病?接受新事物

  11日傍晚6時多,在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門診樓出口處,73歲的劉伯拿著一袋藥輕輕鬆鬆地準備回家,看到劉伯這麼悠閑淡定,記者詢問他看病的經過。

  劉伯介紹,這家醫院智能化程度挺高的,門口就有一個自助服務區,初診辦卡、當日掛號、預約掛號、自助繳費、驗單打印均可通過自助機辦理。他早就將這些服務“鑽研”透了,還不時指導同齡的老人家嚐試,不過,“願意學的早學會了,不願意學的教也沒有用”。

  劉伯告訴記者,他自己學會了用微信預約掛號,也會用支付寶繳費,他的老伴72歲,在這家醫院住院,所以他經常過來。老伴覺得綁定銀行卡不放心,他來當“技術指導”。

  劉伯十分自豪地告訴記者,從20世紀90年代家庭普及電腦時,他就買了第一台電腦,這20多年間家裡都換了好幾台電腦了,如今他也緊追潮流,學習用智能手機。

  不過,劉伯也有被難倒的時候,醫院的檢驗結果都是機器自助打印,他不會操作,老伴住院次數多了,倒慢慢學會,反過來教他怎麼自助打印化驗單結果。老兩口互助學習,很快熟悉使用醫院智能設備,感受到便捷的一面。

  笑臉對人?多開口求助

  住在水蔭路的70多歲的蘇姨則相對保守,蘇姨的三個兒子工作都很忙,蘇姨年輕時候向來能幹要強,老來也不想麻煩兒孫。平時有些小病小痛,都會自己到附近社區醫院拿藥。近些年眼睛有些小毛病,通常也會自己坐車到附近區莊的眼科醫院找醫生。而她常去的這幾家醫院,都有人工排隊的窗口,熟門熟路了,老人家也大把時間,不怕排隊。“而且現在年輕人很多都不用排隊了,排隊的人也少了一些。”蘇姨自我安慰地說。

  “我知道,現在醫院很多掛號付錢、看檢查結果都可以用手機或者上網。我們老人家真的是落伍了。幸好還可以繼續去窗口排隊,可以找熟悉的醫生幫忙。笑臉對人,多開口,說好話,挺多年輕人還是願意幫忙的。”蘇姨說,現在就儘量去自己熟悉的、能用老辦法的醫院,真的有大問題要去先進又“複雜”的大醫院,還是找兒孫陪著才行。

  為老年人設“綠色通道”

  去年,廣州市政府官網公佈了《廣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促進醫療衛生和養老服務相結合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要求,2017年80%以上的醫療機構要開設為老年人提供優先掛號、優先就醫等便利服務的綠色通道。到2020年,爭取所有的醫療機構開設便利服務的綠色通道。

  “我認為為老人開‘綠色通道’是很好的。”來自湖南、如今在廣州安家的周小姐表示,她有過多次帶老爸、老媽在廣州看病的經曆,每次看病時人特別多,老爸顯得很不耐煩,總想著離開,回老家找家醫院看算了,周小姐每次都需要撫慰父親一番,“如果只有我老爸一個人過來就診,估計他沒看完就走了。”周小姐認為,老年人這個群體比較特殊,並不是要他們去適應智能化的社會,社會方面也應主動給予人性化的關懷,為他們主動設置綠色通道。

  為老人開展“陪診”活動

  廣州總醫院一五七分院誌願服務聯合會負責人梁修飛介紹,從2016年至今,醫院一直推出陪診誌願活動,和廣州多所高校建立了固定的聯繫,不少大學生選擇在業餘時間來到醫院,為有需要的就診人士提供陪診服務,這方面需求最大的是老年人。

  在過去一年多的陪診誌願活動中,除了寒假、暑假,基本上每週一至週五有固定4個左右的誌願者在醫院提供誌願活動,今年醫院推出了網絡醫院的智能化變化,在剛推出的兩個月裡,每天增加至20個誌願者,幫助老年人熟悉如何使用手機掛號、如何在手機上及時收看自己的檢驗結果,“那兩個月效果特別好!很多老人學會用手機享受各種就診便利時,對誌願者非常感激,讓人感到很溫暖。”梁修飛介紹。

  作為長期從事陪診工作的人士,梁修飛表示,不少老人在享受陪診誌願服務的同時,也得到了交流和被關心的需求滿足,“一些老人會覺得自己老了、沒用了,特別是生病時很脆弱,我們應該更多從心理方面去鼓勵他們,幫助他們更好地適應智能化的醫療時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