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兄弟鬩牆 貿易戰結果會是歐盟服軟嗎
2018年06月13日18:48

原標題:美歐兄弟鬩牆 貿易戰結果會是歐盟服軟嗎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陳?婧

全世界矚目“特金會”舉行之際,特朗普的歐洲盟友們依然忘不了3天前發生的事情,特朗普在赴“特金會”之前,在G7(西方七國首腦會議)上狠狠地傷了他們的心。

6月9日,特朗普在赴“特金會”的“空軍一號”專機上發佈推特稱,他已指示美國代表不要在G7聯合公報上籤字。據悉,今年G7峰會達成的這份公報中,強調了“基於規則的貿易體系的重要作用”,承諾七國“繼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等內容。而這些承諾,與美國近期的所作所為顯然背道而馳。

此前的6月1日,美國正式開始對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加征關稅。再往前的5月23日,美國政府表示,將對汽車和卡車進口展開國家安全調查,劍指加拿大、墨西哥這兩個對美汽車出口大國,以及汽車工業強國日本、韓國和德國。當時,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特朗普的這一決定“令人警醒”又“令人沮喪”,她說,雖然今年的G7峰會並不會標誌著歐洲和美國之間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結束,但是,歐洲不能再依賴其盟友,而應該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美歐關係遭遇波折,這並不是唯一一次。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時分析指出,僅僅在進入2018年以後,美歐關係已接連遭受兩大重創。

第一個重創,正是因為上述貿易問題;第二個重創,則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宣稱將對伊朗實施新製裁。後者不僅讓與伊朗有業務往來的歐洲企業有受到“次級製裁”之憂,也將加劇中東地區動盪,威脅歐洲安全。

孫成昊認為,當前美歐之間出現齟齬,背後深層次的邏輯是,包裝在“美國優先”之下的單邊主義與歐盟仍然堅持的多邊主義之間的較量。

不難發現,在美歐這對跨大西洋關係中,掌握主導權的依然是美國。在孫成昊看來,近期美歐關係之所以頻現波折,主要就是因為,特朗普上任後顯著改變了美國的外交政策。“無論是加征關稅還是退出伊朗核協議,都是美國主動改變現狀,對歐美關係形成了負面衝擊。”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帶給美國的這種政策轉向,並不是轉瞬即逝的“一時衝動”,而是美國有一定民意基礎的外交轉向,來自美國民粹主義和本土主義思潮的支持。

從曆史的維度看,美歐分歧在以往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孫成昊指出,15年前的伊拉克戰爭,就曾經導致美歐之間的爭吵,甚至引發過歐洲對自身發展和歐美關係定位的大討論。當時,這讓“跨大西洋關係”在冷戰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裂痕。

但是,剛剛發生的這一輪美歐矛盾,與15年前有著顯著區別。“伊拉克戰爭期間,歐洲是因為美國霸權過度擴張而引發不適;這一次歐洲擔心的則是,美國將從戰後國際秩序和機製中全面後撤。”孫成昊認為,如果說此前美歐只是在戰略手法上出現分歧,那麼特朗普執政後,美歐已經在戰略目標上分道揚鑣,即在“是否還要維護戰後以多邊主義、自由貿易、開放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問題上莫衷一是。

孫成昊認為:“一旦缺失了共同戰略目標這個大前提,美國對歐政策的新調整,將在政治、外交、經貿等領域不斷挑戰歐洲底線,全面衝擊跨大西洋關係的共有價值觀、既有框架和結構,導致雙方賴以合作的基礎出現動搖。”

不過,鬥歸鬥,同時還應該看到,對歐洲來說,儘管德國和法國等國都推高了國防預算,但如果要應對諸如來自中東地區的安全威脅等麻煩,沒有美國,歐洲顯然無法獨自應對。

“在美國方面,可能只是覺得在經濟上吃了虧,要求與歐洲的對等經貿關係。但說到底,這終歸是是盟友之間的爭鬥,再怎麼鬥,短期內歐洲對美國的安全依賴無法改變。”孫成昊說。但在另一方面,如果從美歐關係的曆史來縱向對比,也“不應低估這次美歐爭鬥的實質和影響”。美歐這一輪不和,凸顯了美國國內政治對美國外交不容低估的影響,也代表了美國外交新的常態。同時,也不能低估大西洋兩岸共有的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的持久性。

至於這一輪美歐關係齟齬後續會如何發展,一些媒體已經在懷疑,最終可能是歐洲“服軟”。儘管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一再表示,歐盟不希望在美國的威脅之下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但英國《衛報》在近日的一篇刊文中指出,“歐盟正在提議增加從美國進口天然氣,為工業產品提供互惠的市場入口,並討論世界貿易組織的改革”。《紐約時報》則在一篇刊文中說,“歐洲將‘被迫割地’,進一步向美國開放出口市場,以緩解特朗普的關稅措施。”?

中青在線北京6月12日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