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天 蘇享茂從認識翟欣欣到死亡全紀錄(視頻)
2018年05月27日00:32

  原標題:160天,蘇享茂從認識翟欣欣到死亡全紀錄

  2017年9月7日淩晨,手機應用wephone的創始人蘇享茂跳樓身亡,並留下遺書稱自殺與前妻翟欣欣有關,引發輿論關注。

  從當年3月30日二人通過世紀佳緣網介紹認識,6月7日領證,7月16日離婚,18日辦理離婚手續,到蘇享茂自殺,160天時間里,翟蘇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一直存在各種爭議。

  記者從蘇家人手中拿到一些資料,包括蘇享茂個人的自述,以及翟蘇交往的微信記錄和經濟往來憑證,並對涉及到公眾爭議的部分進行梳理。此外,記者多次聯繫翟欣欣方,其律師表示翟暫不接受採訪。

  ▲蘇享茂墜亡當夜遭翟欣欣語音粗暴轟炸:你怎麼不去死。局面出品

  死亡之夜

  蘇享茂去世前,和翟欣欣的對話持續了14個小時。

  微信聊天記錄顯示,2017年9月6日下午2時57分,翟質問蘇,為何在網上披露兩人的離婚隱私,並提到“再次提醒你遵守離婚協議。”

  蘇享茂不承認,並認為翟欣欣一直在舉報自己公司逃稅。

  對此,翟欣欣稱,親戚找了稅務局的朋友,離婚後沒有繼續追究蘇。“離婚協議第7條,我收到全部補償款後,不再打擾你的工作及公司業務,屆時也會讓親戚撤銷對你的舉報。”,她還讓蘇享茂盡快給賸餘的錢。

  下午5時47分,翟欣欣指責蘇享茂故技重施,在百度搜索里刷流量,出現“翟欣欣離婚”字眼。“我有證據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你違反離婚協議,應該賠償我一千萬損失。甚至我也可以報警處理。”

  她還提到,“你一面讓我看在爸媽份上不要深究,一面又在背後搞這些小動作……侵犯我個人名譽權,如果你這樣,我也會把你灰色運營和偷稅漏稅在相關搜索里呈現……到時候派出所民警會找你,我會立刻就此事起訴你!”

  蘇享茂多次解釋,不是自己弄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隨後,翟欣欣拿出離婚協議,要求蘇享茂“9月18日之前還款,超過這個日期就起訴你。”

  9月7日淩晨2時3分,翟欣欣再次發來信息,是一張截圖。信息顯示,蘇享茂在自己運營的

  WePhone應用里,公開了她的個人信息。

  翟欣欣發語音質問:太過分了,你有兩千多萬用戶,現在就這樣轉出去,而且這個事還是好多好多人發微信、發短信告訴我的,手機都爆炸了。

  蘇享茂道歉稱,“不小心、不小心。”

  翟欣欣一度失控:“你有幾個不小心,給我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你說怎麼辦?還重新上線WePhone,這些破玩意都應該下線。迄今為止我都沒去派出所說你不法經營,也沒向稅務局舉報。你想把事情搞砸是吧,我告訴你,同學發的截圖那全是證據,我去你家打死你去,小人,你不得好死,你說被我害死,你死啊,你怎麼還活著呢?”

  當天淩晨3時許,網上出現一篇指責蘇相親騙色、公司逃稅的帖子,稱其為騙子、渣男。

  淩晨4時許,蘇享茂從西二旗的家中走向樓頂的天台。

  離世後,蘇享茂手機依然不斷收到翟欣欣發來的信息。“你這是刑事案件,要是立案,坐牢是幾十年有期徒刑。”她還讓蘇享茂最好想清楚,“你把這些東西給我撤下來,個人名譽這邊我不再追究你,稅務局這邊我去撤銷。”

  9月9日下午4時,翟欣欣發來最後一條信息:是“wephone開發者被前妻索賠自盡,女方索賠一千萬”的鏈接。

  帶翟欣欣回家

  離世前,蘇享茂在網上公佈了一封說明文件,描述了和翟關係的始末。

  2017年3月30日,蘇享茂通過世紀佳緣網站結識翟欣欣。文件中提到,兩人見面第二天,女方主動發信息說,希望再次見面,還聊起他朋友圈里發的特斯拉車照片,約他吃飯、看電影。

  對此,翟欣欣也在其個人微博發文稱,初次見面,二人互相交換看了對方身份證,隨後開始聊天。“我問他為什麼37歲還單身,他說眼光高,一般人看不上。他留給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看上去挺斯文的,有事業心,懂禮貌,似乎是一個值得託付終身的男人。離開時,我們互相加了微信,打算進一步交流。”

  蘇享茂的說明文件提到,4月1日,雙方交換部分經濟信息。對方發來一段小鳥飛過別墅的視頻,外加一份房產證信息。得知對方住別墅後,蘇享茂表示自己也買得起,併發去股票賬戶和理財賬戶作證。

  隨後,女方說要去深圳幫閨蜜處理生意上的事情。但微信電話打不通,她告訴蘇享茂,自己出車禍“撞傷了腿”。回京後,蘇享茂主動開車接她和母親回到住處。

  接下來,雙方互動頻繁。在蘇享茂邀請下,翟欣欣參觀了他的公司,並和他的朋友一起爬山。翟欣欣提出年內結婚的打算。“對方條件不錯,又是奔著結婚去的。”因此,蘇享茂對她特別慷慨。

  翟欣欣也提到,蘇享茂表現的無微不至,彬彬有禮,會疼人。二人相識沒多久,就為她買車作為見面禮。“我有點懵了,覺得他對我也太好了吧”。

▲翟欣欣照片。網絡圖片
▲翟欣欣照片。網絡圖片

  2017年4月30日,兩人相識一個月,蘇享茂就帶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當時翟獲得了全家人的認可。

  蘇享茂的哥哥蘇享龍回憶,當時很高興,翟欣欣表現得非常好,很懂事,主動煮菜、做家務事,到街上都扶著母親走。“她說這個地方很好,當時關係也挺好的,父母也讓他們儘早定下來。”

  翟欣欣則在微博里提到,在老家期間,“感覺他跟家人挺生疏的,他大多時間躺在臥室里,與家人極少溝通。我感受到他老家人的生活條件與他在北京的生活相比是天壤之別。”

  從福建離開後,蘇翟二人去了海南,並在此買了一套房產。海南雅樂居清水灣認購書顯示,房產320萬元,加上了翟欣欣的名字。

  蘇享龍說,弟弟告訴自己,整個買房子是翟欣欣一手操辦,“她對海南非常熟悉,不像第一次去。後來我們也聯繫到售樓部的售樓小姐,得知她當時還問過離婚後房子要怎麼辦手續”。

  而此後的蘇翟離婚協議顯示,這套房子所有權歸女方所有。

▲相識68天后,蘇享茂和翟欣欣領了結婚證。
▲相識68天后,蘇享茂和翟欣欣領了結婚證。

  領證風波

  2017年6月1日,計劃去領證的前一天,蘇享茂突然得知翟欣欣結過婚。

  蘇享茂自述材料提到,當天在其追問下,翟欣欣承認有過婚史。“說是李鐵軍為了分房子,因為沒有戶口,讓她幫忙通過假結婚的方式弄”。

  “我繼續追問,她挺生氣,我們發生了口角和不快。我說要回家冷靜考慮一下,她很不開心,開車跟我回到住處,將衣物包包等全部打包放在她的車上,回了家。”

  翟欣欣走後,蘇享茂思考一個晚上,還是選擇接受,發微信表示願意結婚。“我們去領證吧。這都是小事,既然我們選擇彼此,就應該相互信任,有問題一起處理,好嗎?”

  根據聊天記錄,二人約了地點當面溝通,並準備4天后去領結婚證。但就在領證前一天,二人又出現矛盾。

  蘇享茂自述材料顯示,6月5日晚,他提出想看一下翟的離婚調解書,對方稱是個人隱私,要看的話花88萬。蘇享茂給了錢。但這份調解書“名字不是劉鐵軍,而是劉磊,結婚時間是2011年1月17日,離婚時間是2011年4月1日,而且男方賠償女方20萬。”

  他認為不能就這樣倉促領證。二人因此大吵一架,不歡而散。但當晚,蘇還是放不下翟,又主動聯繫她。

  蘇享茂稱,特別想念翟,充滿內疚。翟欣欣問他,說過的“一見鍾情”是不是真的,並說“騙子,閉門思過吧”。

  隨後,蘇亨茂登門道歉,但被拒之門外。為表示挽回的誠意,他提出重新追求翟欣欣。“今天過來就向你道歉,然後就走。我從明天開始追求你,直到你同意嫁給我為止”。

  翟欣欣提出一個要求,一天打5萬,直到自己願意嫁為止。

  隨後,蘇亨茂支付了兩天的“追求款”10萬元,以及“戶口本改為離異”的賠償35.8萬。

  翟欣欣接受了結婚請求,提出第二天就去領證。但蘇有點猶豫――白天爭執過程中,翟對蘇動手,他的眼睛受傷。

  聊天記錄顯示,蘇眼睛被打腫,因個人形象和狀態不佳,他當晚多次想推遲領證的時間,並提到“希望有個美好回憶”。

  最終,因為擔心引起翟更多的不信任。第二天,他帶著傷出現在民政局門口,還給翟發微信:我很愛你欣欣,我們早點建立自己的家庭,多好。

  翟欣欣表示,蘇享茂跟自己認識時,還沒跟前女友分手。他們在一起5年,覺得前女友條件不好,在兩者中間選擇了翟。“我希望他先處理好跟前女友的關係,心收不下來就不要結婚,否則害人害已。他堅決不同意,說如果分手他會非常沒面子,甚至以死相逼。為了求得我的原諒,他在我家門口蹲守了一夜。最終我還是感動,答應了求婚。我們和好如初,決定好好過日子。”

  然而40天后,二人又閃婚。這一回,蘇享茂付出了更大的代價。

  ▲領證當天得知翟欣欣婚史 蘇享茂悔婚被打。局面出品

  40天婚後生活

  領證後第十天,翟第一次提出離婚。

  蘇將和相親對象周某的聊天記錄發給翟欣欣。2017年6月17日下午3時25分,翟欣欣稱,蘇的聊天記錄一直在曖昧,覺得他人有問題,想離婚。

  蘇享茂多次解釋,自己拒絕了對方,“以後碰到這種情況就直接說領證了”。不過爭吵過後,當晚,兩人如約見了翟欣欣的父母。

  第二天,蘇享茂主動為這次爭吵收了尾。當天下午6時33分,他發微信稱,“一分開就特別想你,感覺自己被下了降頭,非常抱歉”,他給翟發了5萬保證金,還保證明天給20萬。

  翟欣欣提出100萬元。最終,蘇享茂簽訂這份包含500萬現金和房產的保證書,結束了爭吵。這也成為離婚時翟索賠的最初依據。

  此後,翟欣欣又提出蘇享茂挺冷漠,不太適合婚姻,性格多變。蘇享茂持續發信息希望溝通。

  6月25日下午7時27分,他告訴對方“新環境還需要磨合,同事又反映好多app後台問題,對你的消息回覆不及時,是我不對,我確實因為累了遲鈍了些。你就因為我休息兩天永遠拒絕我了嗎?”

  最終,蘇享茂又回到翟欣欣家居住。但生活並沒有歸於平靜,在一次談話中,兩人關於經濟問題,又一次起爭執。

  7月2日下午4時47分,蘇享茂稱,以後經濟跟你協商,一起解決。

  翟欣欣回覆,自己並不是衝男方經濟。她說相識時自己個人資產兩千萬,從沒有缺過錢;如果衝經濟,完全沒必要結婚,一直談戀愛就可以;婚戀網站介紹的其他男孩條件很好,蘇沒有優勢,並指責他不禮貌非常冷漠,反複無常。

  蘇享茂則回覆,最近一個月來不自覺地對經濟失去控製,竟然變拮據了,“那種感覺真難受”。

  此外,翟欣欣不認同蘇對老家親人的經濟支持,也不同意兩人共同居住建設小家的請求。

  這次爭吵後,翟欣欣再次流露出分開的意願,並不再理會蘇的示好。

  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翟欣欣提到,至少像樣的房子(公園1872,星河灣,泛海國際等)有兩套,蘇才有一小點優勢。“也許準備娶我你花了一些存款,即使這樣你依然是千萬水平。並沒有產生質的變化或飛躍,我不知道你的憂傷來自何處?你怎麼不問問我,有幾個億的男孩追你,你怎麼不願意呢?”

  她還說,很後悔選擇蘇享茂,如果接受那個男孩三千萬房產的贈予,說不定皆大歡喜。而蘇只是花了幾百萬,她還要忍受被“說衝經濟去的侮辱”。並提到,每天都很擔心被傳染乙肝。蘇唯一的優勢就是每天的掙錢水平,剩下的,長相、身高、小房子、口齒不清、不會來事兒,全輸。

  最終翟欣欣給出的解決方案:兩天后,她發來一套別墅,要求蘇享茂購買。

  蘇享茂稱還是想保持西二旗這套房。翟欣欣稱,如果想好好過,得有一個共同居住的地方,不然只有一個結局:離婚。

  最終,蘇享茂同意離婚。

  翟欣欣回覆:好的,我找律師明天起訴你,我要賠償,不然請多留意你的小公司哦。

  千萬離婚協議

  蘇享茂拒絕了翟欣欣的換房要求並同意離婚後,翟欣欣發來一份保證書要求蘇履行。

  蘇享茂稱,這幾個月給你的錢也該500萬了吧,“不想彼此互相傷害,這一個月我們都很糾結和難熬。但至少我們欣賞過對方,真愛過對方。”

  翟欣欣回覆稱,錢一分也不能少,會打官司到底。

  蘇享茂認為自己不是主動離婚,並質疑保證書的合法性。而翟欣欣將矛頭指向了蘇的公司,“這些年你基本沒交過稅,正好這個機會補一下吧。”

  蘇享茂表示,自己都是海外註冊的公司有收入,而且還真交過稅,並反問,就算我被罰稅對你有什麼好處呢?

  翟欣欣稱,自己才要了500萬,太便宜蘇了,等公司偷稅漏稅曝光,他的謀生之道就沒有了。並提到,“這些年你漏繳幾百萬的稅,分分鍾坐牢的節奏,你想玩這場遊戲嗎?等你坐牢了一切對我來說都好說了。”

  這一晚,面對翟欣欣的指控,蘇亨茂沒有再回覆。第二天一早,他給翟發信息請求溝通,並提出,離婚協議書上好好談談。

  翟欣欣表示,不會輕易放過他,並稱“你手上現金都歸我。否則我說到做到,去公安局舉報你。”

  爭執後幾天,蘇享茂躲進一間酒店,沒再跟翟欣欣聯繫,直到他看到翟發的一條朋友圈,提到自己舅舅升值為警監。

  第二天,蘇享茂主動給翟發去信息,稱不想離婚了。翟欣欣沒有回覆。

  此後,在新的商談中,翟欣欣聲稱蘇的網絡電話屬於非法經營的灰色地帶,除了房產,還將賠償金升級到1000萬。不然就走正規渠道,讓派出所定罪。

  蘇享茂表示自己根本沒有1000萬,希望改成660萬。翟告訴他可以抵押房產,並給了最後期限。

  蘇享茂答應了翟欣欣的一切要求。

  此後,翟欣欣不斷催促蘇亨茂馬上付錢,而“親戚”也反複在她話裡出現。

  2017年7月15日下午3時18分,翟欣欣稱,先付660萬,340萬打欠條,辦離婚證後一個月內付清。

  7月18日,蘇亨茂簽訂了離婚協議,向翟過戶了房產並支付了660萬的首期賠償。

  2017年8月1日晚10時11分,蘇享茂稱自己傾家蕩產,希望翟信守諾言,別舉報偷稅漏稅和所謂灰色運營,“那樣真可能把我往絕路上推了”。翟欣欣稱會遵守協議約定。

  ▲翟欣欣不斷搬出“親戚” 催蘇享茂抵押房子賠一千萬。新京報局面出品

  自殺前一週本準備報警

  離婚後的一個月裡,蘇享茂曾在多家銀行嚐試辦理房屋抵押貸款,準備履行協議,付清340萬尾款。直到家人得知他的離婚詳情,才立即趕來北京,並勸說他報警。

  蘇享龍稱,弟弟有講結婚前花掉的錢,還有房子的事情,“他心事重重,感覺壓力很大”。

  家人為他請的律師表示,可以報案。“但我弟弟原來不同意報案,他說翟欣欣的舅舅力量很大,翟用這個威脅他。他認為一旦報案,如果她舅舅利用權力,就是把問題解決了,但公司被關掉,對他來說這輩子也就完了。”

  蘇享龍說,家人都勸弟弟,說錢無所謂,還會賺來。“像翟欣欣那種人,不是340萬付給她,就會解決問題。所以一直勸他,後來他同意報案。”

  事後,翟欣欣的舅舅劉克儉聲明稱:“翟欣欣確係本人外甥女,但少有來往。本人從未見過蘇享茂,也從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與蘇享茂的任何糾紛。本人是公安院校一名科研技術人員,不承擔公安執法工作,並非報導的所謂公安機關高官”。

  2017年8月22日,蘇享茂自殺前16天,翟欣欣開始催促他支付離婚協議中340萬的尾款。

  當天下午7時23分,翟欣欣稱,“聽說你貸款已經批過,明天把賸餘的錢給我吧。”收到蘇享茂“下面還有不少手續”的答覆後,她表示,款出來後第一時間轉給錢後告知。

  這一晚,蘇享茂沒有再回覆。

  10天后,翟欣欣再次發信息催促還款,並聲稱不履行協議,蘇的非法經營將會被曝光。

  9月1日下午8時46分,翟欣欣問蘇享茂為什麼不回信息,並聲稱如果不履行協議打官司,那所有的非法經營都會曝光,到時候公司會倒閉。“你會進入老賴名單,不僅飛機高鐵做不了,法院還會凍結你的銀行賬戶,甚至拍賣你的房產。”

  蘇享茂這一天都沒有回覆。第二天,翟聲稱已托關係到稅務局實名舉報。

  9月3日12時00分,翟欣欣稱,親戚幫忙找了稅務局的關係實名舉報蘇享茂。“自從我們簽訂離婚協議後,基於雙方共同遵守協議內容,我們沒有再追究你。現在如果你惡意不履約,後果自負。”

  她還發來一張未接來電截圖,號碼是地稅局舉報電話。緊接著,她又發來蘇享茂開發的免費電話WePhone的截圖,暗指其涉嫌灰色運營。

  一天后的晚上,蘇享茂才回覆。

  9月4日下午7時05分,蘇享茂回覆:批貸函出來後還要一兩個多月才能放款。我也在加快進度。

  蘇享龍回憶,在家人勸說下,最後他沒有去貸款,律師也建議儘量說在籌錢,貸款給她,穩住她。

  在家人陪伴下,蘇享茂到銀行打印轉賬單據,截屏留存聊天記錄並梳理了和翟欣欣從相識到離婚的全部過程。

  他們原本打算報案後,就離開北京,回福建老家休息一段時間。

  但最終,蘇享茂沒有報警。2017年9月7日,他選擇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後記

  蘇享茂的家在福建的山上,距最近的鄉鎮開車要一個小時,家人在山上種植茶葉,做點小生意。

  他曾是全家人的驕傲。考上市里的高中,北京的大學,之後又保送北郵公費的研究生。畢業後成為一名計算機工程師,多次被派往美國工作交流,畢業7年後註冊公司,自主開發可以免費打電話的手機應用。

  認識翟欣欣前,蘇享茂有自己的事業,在北京買房安了家。

  在老家,他買了一套房子給父母住,且基本每月定期彙給父母萬八塊錢的生活費,過年回來,他給父母買補品,還給幾個弟兄買蘋果手機。

  他曾說過,人一輩子幾十年,很短,以後要周遊世界。

  蘇享茂整理的備案材料中,有一份他自己註冊婚戀網站的個人資料,他曾經這樣描述自己對婚姻的憧憬:

  感情上是浪漫主義者,願與有緣人嚐美食,看美景,風花雪月;生活上是現實主義者,柴米油鹽、酸甜苦辣都願與你分擔。想認識溫柔善良開朗的你,愛護、尊重、欣賞、包容你!

  註:微信記錄僅能部分呈現蘇享茂自殺前與翟欣欣的交流,不代表兩人交往的全部。近日,翟欣欣也在微博發聲,陳述她一方的事件過程。

  微信聊天內容僅為蘇享茂單方面說法,欄目組仍在繼續聯繫翟欣欣方,以期呈現更全面的信息。

  新京報首席記者 王誌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