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重慶基層水利實幹家】“幕後”的速度與激情 重慶首獲魯班獎的水利工程背後亦有他的功勞
2018年05月17日06:07

原標題:【尋找重慶基層水利實幹家】“幕後”的速度與激情 重慶首獲魯班獎的水利工程背後亦有他的功勞

個人感言:時間精力上的付出都是自己職責所在,腳踏實地埋頭苦幹,這是黨培養的技術幹部應該做的。

玉灘水庫擴建工程曾獲魯班獎,在這場高效建設中,凝聚著無數重慶水利人的心血,今年50歲的袁剛偉便是其中之一。 記者 劉嵩 攝

華龍網5月17日6時訊(記者 李嫋/文 劉嵩/圖 謝鵬飛/視頻)走近重慶大足玉灘水庫,40餘米高的主壩氣質雄偉,7座副壩如彩虹臥波,1.4萬餘畝水面碧波蕩漾。玉灘水庫擴建工程曾獲魯班獎,這也是重慶水利工程建設首次獲此殊榮,在這場速度與激情的高效建設中,凝聚著無數重慶水利人的心血,今年50歲的袁剛偉便是其中之一。

作為市水投集團藻渡水庫工程項目部的副經理,這段時間他正忙著新項目的前期籌備。 記者 劉嵩 攝

開工前的忙碌

“2008年11月開工,2011年11月實現下閘蓄水……”有關玉灘水庫工程的介紹中,這段不到3年的時間表讓人嘖嘖稱奇。而在開工前,從2007年立項到工程初設批複也僅用了一年多時間,連袁剛偉都說,這好似一個奇蹟。

那年,在項目前期籌備時,“可在內部隨意挑選、挑幾個都行”的優待中,項目負責人只欽點了袁剛偉一人。

“只要肯幹,一個就夠了。”這話對袁剛偉來說既是信任,更意味著接下來將面臨無數的挑戰,工程可行性研究、初步設計就是一個又一個難跨的坎兒,其中又以環境評估報告最為複雜。

每個設計人員手上都有若幹件事兒,按照平常的辦公方式要想盡快拿到報告顯然行不通。

袁剛偉笑稱,他的秘訣就是軟磨硬泡。“白天帶著材料跑設計單位,跟他們負責人面對面辦公。”時間久了,或許被這種鍥而不捨的勁頭所打動,設計單位竟同意了袁剛偉的“無理”請求,派出一班人馬在酒店裡同吃同睡實行封閉式辦公。原先需要花費一年多才能拿出的環境評估報告,這回僅用了短短3個月。

在辦理玉灘水庫建設用地報件時,正值國土資源部改革徵地報件程序,開始實施徵地電子系統報批。

“工程占地範圍涉及大足、榮昌兩區,徵地範圍大,又受到原水庫占地的製約和影響,占地情況特殊,資料複雜。”為了適應用地報件電子化改革的需要,更為了讓玉灘水庫建設徵地早日獲得國家批複,袁剛偉主動提出要承擔起報件的重任。

回想當時,他坦言心裡也沒底,但只要肯學,壓力也是動力。

30多天的苦戰,袁剛偉沒有回家一次,當幾十冊的文件最終彙集成幾十頁的書面文件上報到國土資源部時,儘管疲憊不堪,他竟興奮得睡不著了。玉灘水庫工程建設用地報件也成為全國徵地報件改革後的第一個上報到國土資源部審批的項目,為提前完成工程建設任務又邁了一步。

袁剛偉和同事在辦公室交流工作。 記者 劉嵩 攝

徵地工作是重要一環

水利工程的選址大多偏遠,要進行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設計,編製徵地實物調查和移民安置規劃,袁剛偉跑遍了這些水庫的建設區、淹沒區實地查看,最遠的山路走了多少天他早已記不清了。

開州區鯉魚塘水庫是重慶直轄後的第一座大型水庫,為了推動水庫工程儘早立項建設,那一年頂著烈日,袁剛偉和團隊又出發了。

沒有公路,沒有小道,便在亂石成林的河道慢慢攀爬。整整6個小時,走了近20公里路。袁剛偉說:“這一趟收穫不小,熟悉了庫區地質地貌、土地、房屋等基本情況,為完成工程項目建議書編製奠定了基礎。”

編製移民安置規劃需要走村入戶,幾個月的時間袁剛偉走訪了七八百戶移民。一頭要去沿河兩岸測量徵地調查水位高低,另一頭則要爬山越嶺去到每個村落。

“修水庫占了我家的土地,該怎麼賠?”

“我家是一樓一底的房子,樓上面積如何算?”

“我家栽種的是花木,是按耕地標準補償,還是按林地標準補償?”

走到哪裡,他就把移民群眾最關心的政策宣傳到哪裡。

有一回,有群眾對賠償金提出異議,便爬進挖掘機駕駛台阻礙施工,袁剛偉趕到現場向群眾耐心宣講徵地補償政策,化解了群眾的疑慮,施工正常進行了。同事黃建華說:“像這樣施工現場事出突然的情況不少,無論早上5、6點,還是深夜,都能看到袁剛偉在現場調解的身影。”

面對徵地移民工作的各種難題,袁剛偉有自己的堅持,“這項工作有政策依據去執行,雖然不能隨便提高賠償標準,但該大家得的賠償金額,我也要計算精確絕不讓群眾少得一分。”

袁剛偉在看水利方面的書籍。 記者 劉嵩 攝

非科班出身的專家

如果把水利工程的正式開工建設比作“台前”,那麼複雜繁瑣的前期籌備就好比“幕後”。從直轄後的第一座大型水庫開州鯉魚塘,到獲得大禹獎、魯班獎的玉灘水庫,再到南川金佛山、巴南觀景口、酉陽金家壩等,這些年袁剛偉就參與了我市五座大型水庫、二十餘座中型水庫建設的“幕後”工作。每當設計專家問他是哪所專業大學畢業時,他總笑說:“我是學淡水養殖的中專生。”

袁剛偉坦言,正是因為非科班出生,在專業性這麼強的行業里,只能付出更多。

作為市水投集團藻渡水庫工程項目部的副經理,這段時間他正忙著新項目的前期籌備。針對庫區水源保護的問題,此前南川金佛山項目涉及自然保護區影響的論證辦法就派上用場。袁剛偉說:“每一個項目把它弄懂做實,再遇到類似問題就會順利很多。”

新項目設計跨省協調,袁剛偉白天要在外頭跑,編寫材料都在晚上。隨意點開他電腦里的文件夾,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彙報材料整齊排列,這些修改記錄大多在晚上10點後。

儘管家就在3公里之外,袁剛偉卻忙得只在週末能回去一次。86歲的母親獨居,擔心出現突髮狀況,他在家裡裝上視頻監控,通過手機實時查看。

晚上7點多,忙碌一天的袁剛偉給母親撥通電話,陪老人閑聊幾句。

“少加班,注意休息。”這話母親時常掛在嘴邊。

但在袁剛偉看來,時間精力上的付出都是職責所在,“腳踏實地埋頭苦幹,這是黨培養的技術幹部應該做的。”辦公桌上,那塊寫著1994年入黨的座牌被製作成黨旗的形狀,顏色鮮豔,彷彿一直在這位老黨員心中飄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