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買一份飯 溫暖一顆心
2018年04月17日04:09

一位長者來領待用快餐。
店裡的登記本和小黑板會登記待用快餐的認購和領取數量。
餐館創辦人成瑞紅(右一)。   南華中路的一家名為弘善素食的店裡,五六名誌願者和店裡的店員正在分揀蘋果、打包飯菜,11時左右,這些善心人士已經認購的“待用快餐”將免費分發給有需要的人。這一幕已經在這家店裡上演了整整五年,截至今年4月15日,善心人士已累計認購待用快餐457910份,累計發放則達464965份。五年前,這家店的店主是一對剛剛創業的打工夫妻;五年之後,他們在廣州開了5家店,每個店都延續了待用快餐的傳統。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秦鬆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緣起:

  從把賣剩飯菜送露宿者

  發展成一家待用快餐店

  今年43歲的成瑞紅是這家餐館的店主。來自連州的他和妻子都是普普通通的打工者。2013年2月,在素食店工作十多年的成瑞紅開始自己創業,在南華中路租下這間店面開了餐館。

  開張後不久,他就發現了讓人心酸的一幕:有個老人在他店旁的垃圾桶撿剩菜吃。“老人家60多歲的樣子,在吃別人剩下的蘿蔔牛雜。”發現這一幕後,他趕緊給老人家打了一碗飯。那時候天氣開始漸漸轉暖,他發現周邊不少拾荒者開始在江邊、橋下露宿,看到他們生活境況並不好,於是他想到把剩下的飯菜打包送給他們,每天少的時候可以剩七八盒,多的時候還剩20多盒。

  “剛開始派飯的時候很多人都不信任,他們不理解為什麼會平白無故請自己吃飯,後來我們送的次數多了,跟他們也慢慢熟了,他們就開始吃了。”成瑞紅說,彼時剛好有一位常客發現了這一幕,便跟他提出了“待用”這個概念。“他告訴我,在國外有一個待用咖啡的概念,就是客人喝一杯咖啡的同時還可以多買一杯,供有需要的人喝。當時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待用’,後來在網上一搜索才發現,當年4月,剛好有人在國內發起了‘待用快餐’,我們就加入了。”

  驚喜:

  被報導後湧入上萬份認購

  認購數大卻不夠人手派發

  2013年,他的餐館開始接受待用快餐認購:每認購一份成本是8元。剛開始,認購人僅限於身邊的朋友,第一批待用快餐共認購了80份。因為知道的人並不多,成瑞紅還是將剩下的大部分飯菜都打包送給拾荒者。一次在一德路派送時,發生了巧合的一幕。“當時我們在派飯,另一個公益機構在派月餅,他們是專業的誌願者隊伍,他們給我們拍了相片和視頻,後來媒體知道這件事了。”之後,許多媒體找上門來持續報導,這家待用快餐店一下子就火了。每天,成瑞紅夫婦會將認購的份數、派出的份數和賸餘的份數填寫在小店外的黑板上。到2013年9月,認購的份數已達約2萬份。不過,當時累計派出去的僅有四五千份,巨大的認購量讓他感到不安。“這個錢實在太多了,我們只能暫時叫停,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有一對上海夫婦知道我們在做這件事之後,特意坐飛機來到廣州表示要認購,但我們當時實在不敢收,後來他們提出不能不近人情,我們只好收了他們一份認購款。”成瑞紅說,社會各界的熱情讓他覺得不可思議,而那對好心的夫婦也鼓勵他們好好做下去。

  感動:

  誌願者加入全城派送

  最多時每日送出千份

  認購的人太多,但送出去的太少,幸虧在媒體、街道、公益組織的幫助下,很快這家餐館里颳起了慈善旋風。“很多慈善組織加入進來,有人領餐送去給各個地方的拾荒者,有人領餐送給醫院的病童家長,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派出大概一千份,平時也有七八百份。當時我們店裡只有五六個人,根本忙不過來,後來很多誌願者們加入幫忙,最多的一天就有30多個人,店裡擠不下,他們就在店外面洗菜、分菜,排成兩排幫忙幹活。”這一幕讓成瑞紅非常感動。

  2014年年初,結餘的1萬多份待用快餐終於全派了出去,還產生了缺口。

  尷尬:

  認購數低於派送數

  為防冒領?領餐須登記

  2014年年中,這個缺口擴大到了1萬多份。有媒體報導的時候,認購會大量湧入,沒報導時,認購相對少很多。但派送待用快餐還在繼續,面對著這10多萬元的缺口和每天到店領餐的四五百人,成瑞紅只能想辦法解決。

  “過去領待用快餐不需要任何認證,但我們發現了一些冒領的情況,有人看到別人領自己也來領。”為了將社會人士認購的飯菜留給最需要的人,成瑞紅想到了持證登記:領餐人需要提供殘疾證、低保證等證明,但拾荒者除外。因為很多拾荒者連身份證都沒有,一看衣著就知道確實有困難。

  剛開始登記時,一些人不理解,甚至質疑餐館在搞假公益,成瑞紅只好挨個跟他們解釋,“有人說他昨天領了,為什麼就今天不讓領。我說今天繼續給他,但他明天來領時必須帶上證件。”如今,成瑞紅專門用來登記領飯者的本子已泛黃,有400多人登記在冊,裡面記錄著領飯者的個人基本情況,還為他們進行了編號。

  感恩:

  “待用快餐成就我們

  五年開了4家分店”

  如今小餐館每天派出的待用快餐為200份左右。每筆認購餐館都在筆記本上登記,並由認購者簽名。五年的時間里,光認購的記錄本就寫了滿滿50本。

  4月16日上午10時許,天正下著雨,60多歲的陳伯一瘸一拐,如約出現在餐館門口。陳伯是這裏的常客,終身未婚的他守著90多歲的老母親生活。陳伯身後還有許多老人排隊,如今領取待用快餐的人除了拾荒者外,不少都是周邊生活困難的街坊。

  南華中路人來人往,不時有人在此駐足,拿出50元或100元認購幾份待用快餐,有些認購者也是店裡的常客。對於待用快餐認購價為8元;普通人進店用餐則是13元,老人用餐是10元,都是自助餐。

  待用快餐的模式得到了人們的認可,餐館的名氣越來越大,發展也越來越好。如今,成瑞紅夫婦如今已在廣州開了5家店,無一例外都有待用快餐認購。除了將待用快餐的認購量、領取量寫在店裡的小黑板上,餐館每日在微博公佈:“4月15日,海珠店當日認購1692份、領取172份,累計認購457910份,累計領取464965份,累計賸餘-7055份;番禺店當日認購11份、領取12份,累計認購36247份,累計領取36022份,累計賸餘225份……”

  “做待用快餐也成就了我們,如果沒有待用快餐,我們的店也不會發展得這麼好。”成瑞紅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