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與FF早有關聯:許家印究竟看上賈躍亭什麼?
2018年04月17日07:42

  原標題:恒大新佈局 許家印看上賈躍亭什麼?

  雖然FF急需資金,但比資金鏈更急需重建的是團隊和信心

  錢童心

  告別了孫宏斌,賈躍亭可能將迎來另一位地產界大佬:許家印。

  隨著賈躍亭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Future,下稱“FF”)在廣州成功拿地的消息傳來,這家處於風暴眼的電動汽車公司背後新投資人的身份也漸漸浮出水面。

  儘管FF從未公佈資金來源,但接近FF的知情人士早在今年2月就曾向第一財經記者確認FF獲得融資的事實,並且否認了幕後資金來自外界所傳的香港財團,而是來自中國房地產巨頭恒大。有意思的是,恒大感興趣的可能並不是FF生產的一部便要價200萬元的電動車。

  廣州拿地迷局

  近日,一則土地出讓的結果公告發佈在廣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官網。公告顯示,睿馳智能汽車(廣州)有限公司(下稱“睿馳汽車”)以底價3.641億元的價格,拍得廣州市南沙區一塊約601畝的製造業用地。

  底價即競買起始價。睿馳汽車在3月28日出價,交易成交日期為4月8日。睿馳汽車系FF的關聯公司。

  “許家印對電動車沒有興趣,而是希望通過電動車生產來拿地。”前述知情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現在不確定的是恒大地產還是許家印本人投資了FF。”

  據廣州南沙開發區國土資源和規劃局掛牌出讓公告,所列出的這塊電動汽車項目用地的競買條件,其描述與睿馳汽車的公開信息完全相符。

  公告中明確提出,競得人(即睿馳汽車)須在競得土地一個月內引進具備國際一流純電動汽車研發製造水平的純電動汽車組裝項目,且需“自土地移交之日起1個月內動工開發建設,24個月內建成投產”。

  不過,根據相關規定,網上競價交易結束後,還將對地塊競得人的不良記錄進行審核,以確認競得人資格,審核結果應於2018年4月12日前確認。第一財經記者查閱廣州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網站,該地塊的交易狀態為“成交”,可以推測,睿馳汽車的該筆交易已經通過“競得後審核”階段。

  由於賈躍亭已經多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這是否會影響土地出讓結果備受外界質疑。就在4月14日,賈躍亭妻子甘薇也首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發佈的時間為2018年3月7日的執行信息顯示,甘薇未履行對浙江中泰創展公司的違約金支付義務,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汽車業諮詢機構Automobility創始人、CEO羅威(BillRusso)稍早前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賈躍亭已經失去信用,業內對FF的進展也失去了興趣。”

  恒大與FF早有關聯

  今年2月,FF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加迪納市(Gardena)的研發總部舉辦了第一次全球供應商峰會,超過全球100多家供應商的近200人參加。當時,FF原研發副總裁、新任產品策略副總裁桑普森(NickSampson)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很高興與業內關係密切的合作夥伴分享最新的進展,FF已經擁有強大的動力支撐,我們已經準備好向全球提供產品。”FF在供應商大會上再次重申,首款量產車FF91將於2018年底實現交付。

  儘管恒大地產和許家印本人都未對投資FF做出正面回應,但第一財經記者通過查閱資料發現,證明恒大和FF之間可能很早就已建立聯繫。

  2016年,恒大集團為了投資英國房地產市場,在倫敦籌建了一個私營的投資公司,名叫Celestial。當時最直接的目的是為了在英國和歐洲尋求不同行業的投資標的,例如,與恒大一起參與英國高端房屋建築商CalaHomes的投資競標。

  Celestial的創始團隊中有兩名成員,都是德國人,一位是至今仍然代表該公司的德國創業者斯特恩(DavidStern),另一位就是當時剛從德意誌銀行首席財務官(CFO)崗位離開的、再後來加入FF擔任CFO的德國人克勞斯(StefanKrause)。

  克勞斯向第一財經記者確認,在加入FF前,曾短暫供職於Celestial,幫助恒大在英國尋求投資者共同競標。不過,由於種種原因,最後恒大對CalaHomes的收購擱置了。在這種情況下,克勞斯離開了Celestial,他通過別人介紹認識了賈躍亭,並加入FF。

  克勞斯在FF期間,主要工作是積極幫助賈躍亭融資。

  另據媒體報導,恒大集團位於中國香港的基金在2017年年底,投資了FF註冊於開曼的離岸公司,投資金額約為3億美元。當時,FF的估值僅為15億美元。

  不過恒大最後對FF的3億美元(約合19億元人民幣)投資,與克勞斯沒有直接關係――他當時已經離開FF,忙著籌劃自己的新項目電動汽車公司EVelozcity。

  一位熟悉FF的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新的資本入局後,有可能會要求賈躍亭做出讓步,即使不是讓他放棄CEO的位子,也會要求他放棄一部分權力。”

  這位消息人士甚至表示,賈躍亭最大的問題在於剛愎自用,所以也難免很快會和新的投資人產生分歧。

  “白衣騎士”孫宏斌的退出,從側面印證了與賈的分歧。孫宏斌曾這樣評價賈躍亭:“他是一個連一片羽毛都不肯放棄的人。”

  今年2月底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第一財經記者就恒大可能入局向孫宏斌瞭解情況時,他拒絕回應。

  恒大投資千億佈局高科技

  從恒大最近的佈局來看,通過與國家重大戰略扶持的產業緊密合作來拓展新空間的策略越發明顯。

  除了政府鼓勵的電動汽車項目,4月9日,恒大與中國科學院在北京簽署全面合作協議,稱未來10年將投資1000億元人民幣,打造三大科研基地,正式進軍高科技行業,覆蓋領域包括生命科學、航空航天、集成電路、量子科技、新能源、人工智能、機器人和現代農業等。

  恒大近年來正在向多元化發展。許家印給“新恒大”設定的目標是2018年銷售5500億元,公司計劃在2020年實現總資產3萬億元,年銷售規模8000億,實現年利稅超過1500億元,負債下降至同行業的中低水平,成為世界百強企業。

  根據中國恒大(03333.HK)上個月底公佈的年報,2017年全年營收3110.2億元人民幣,較2016年增長47.1%;淨利潤為人民幣370.5億元,較2016年增長110.3%。

  資深地產分析師高明(MichaelCole)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恒大已經宣佈進入包括新能源在內的新興科技領域,投資FF也與這個整體戰略相符。但是,賈躍亭富有爭議的記錄,以及恒大在新領域方面的投資,都暗示了這家房地產企業可能需要更加多地聚焦在核心的房地產主營業務上。”

  至於賈躍亭和FF,克勞斯上個月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很高興FF獲得新的融資。

  如今拿到融資的賈躍亭“捲土重來”,卻未必能夠成功。雖然FF急需資金,但比資金鏈更急需重建的是團隊和信心,也需要一位能夠帶領公司翻開新篇章的富有遠見的領導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