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奮力由大到強
2018年04月17日07:31

原標題:製造業奮力由大到強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快速崛起,發展成為全球第一製造業大國。但是,大而不強仍是我國製造業一個突出的特徵。當前,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帶來“換道超車”的發展契機,製造業積極超前佈局,搶占戰略製高點,加快製造強國建設進程

  在日前舉行的2018年全國工業和信息化系統科技工作座談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羅文表示,當前,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孕育興起,經濟和產業深度變革,科技創新的地位更加突出。在製造業領域,無論是創新模式、重點領域還是發展態勢都在發生深刻變化,有力支撐了製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

  科技成果接連湧現

  製造業創新環境日益優化,技術成果加速突破應用,為產業提質增效和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能

  近年來,製造業領域技術成果加速突破應用,不僅推動高新技術邁出“從追趕到領跑”的關鍵一步,而且為產業提質增效和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能。

  一方面,科技重大專項在關鍵核心領域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成果。比如,裝備核心電子器件市場占有率從不足30%提升到85%以上;8萬噸模鍛壓力機、龍門五軸車銑復合機床等45種主機產品達到或接近國際先進水平;大客發動機CJ1000A通過概念設計評審,1000千瓦級民用渦軸發動機實現首台核心機100%轉速穩定運轉,完成首台整機試製。

  另一方面,關鍵產品競爭力顯著提升。在高端芯片領域,去年數字電視芯片產量突破1400萬顆,有力支撐智能電視創新發展,手機芯片解決方案帶動國產手機在全球市場占有率超過40%;在移動通信領域,形成了TD-LTE完整產業鏈,4G基站產品占全球市場份額超過50%,直接促進電信服務、終端產品等信息消費2.5萬億元,間接拉動社會消費5.8萬億元;在裝備領域,汽車大型覆蓋件自動衝壓線實現商用,數控系統國內市場份額達45%,機床產業正邁入全球“第二集團”。此外,中高檔數控系統在航空航天、機器人等領域擴大應用,功能部件實現突破。

  “良好的創新環境是製造業創新發展的重要前提和有效保障。”工業和信息化部總工程師陳因介紹說,近年來,我國製造業創新環境日益優化,政策、資金、人才等要素都逐漸彙聚到製造業創新體系建設當中。

  數據顯示,目前共有473家國家示範平台,為中小企業提供信息、技術、創業、培訓、融資等公共服務。與此同時,促進創新的各項政策措施也在逐步深入落實。比如,科技型中小企業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比例由原來的50%提高到75%,實現了對科技型中小企業的精準支持;北京、湖南等地通過開展企業知識產權融資服務和實施工業領域“百項專利轉化推進計劃”,持續推動創新成果轉移轉化。

  搶抓機遇贏得主動

  我國正迎來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製造業要充分利用這一機遇,快速提高創新能力,掌握未來發展主動權

  當前,我國製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正處於追趕國際先進水平和麵向未來升級謀篇佈局的關鍵戰略機遇期。

  “從發展機遇看,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為我國製造業創新帶來‘換道超車’的發展契機。”羅文分析說,曆經新中國成立近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的不懈奮鬥,中國經濟和產業快速崛起,發展成為全球第一製造業大國,國際地位和綜合實力顯著上升。但是,我們也應當看到,我們之前取得的發展成就主要來自於對發達國家的跟隨模仿,大而不強仍是中國製造業一個突出的特徵。當前,我國正迎來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這將給很大一部分行業領域帶來顛覆性影響。

  陳因認為,科技和產業革命最顯著的特徵就是在顛覆傳統產業的同時,催生出一大批新技術和新產業,“這將為我們技術換代和產業升級贏得寶貴時機,我們要充分利用這一機遇,把扶植重點領域發展作為政策著力點,加快構建國際競爭新優勢,掌握未來發展主動權”。

  同時,在新一輪科技和產業變革條件下,我國經濟發展中存在的諸多深層次結構性矛盾更加凸顯,國際上外部環境趨向複雜,國與國之間的競爭博弈日益加劇。“從曆史上看,‘貿易戰’的背後實際上就是‘產業戰’。”羅文表示,貿易摩擦在短期內可能會給我國製造業帶來一些困擾,但長期來看,如果利用得好,順勢而為,將會倒逼製造業自身改革、加快開放和創新的步伐,將有可能成為推動我國產業轉型升級、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動力。

  總的來說,每一次新的科技和產業革命都將會重構全球分工體系和產業競爭格局。“如果我們能夠超前佈局,搶占戰略製高點,快速提高製造業創新能力,就有可能贏得主動,加快製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進程。”羅文說,當今世界圍繞製造業創新的競爭空前激烈,我國製造業創新絲毫不能懈怠。

  質量為先對標趕超

  推動製造業質量變革,關鍵是把要素結構、產品結構和產業結構作為主攻點,加快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躍升

  “近年來,我國製造業質量的提高明顯滯後於製造業規模的增長,既不能適應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需要,也難以滿足人民群眾對高質量產品和服務的熱切期盼。”工信部科技司副司長沙南生分析說,我國製造業現在面臨的形勢是前後夾擊,前面是一些西方發達國家重新重視製造業,加速“製造業的回歸”和“再工業”;後面是一些國家以比中國更低的勞動生產成本,承接製造業的轉移。

  “在這種形勢下,中國製造業必須創新驅動,質量為先。”羅文認為,推動製造業質量變革,關鍵是把要素結構、產品結構和產業結構作為主攻點,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基礎上,促進製造業要素優化、產品提質和產業升級,加快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躍升。

  首先,要補齊產業基礎短板。我國製造業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在關鍵材料、基礎工藝、核心元器件等工業基礎方面還存在不少短板。陳因說:“這些基礎領域單靠市場機製很難取得突破,需要政府更好地發揮作用。”

  其次,要增強技術供給能力,提升產品供給質量。我國製造業創新發展中存在很多薄弱環節,包括部分領域關鍵核心技術受製於人、產業共性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主體缺失、科技成果轉化不暢等。從供給結構看,現在低端產品過剩、高端產品不足。

  此外,還要促進互聯網與製造業深度融合。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加速突破、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技術創新、產品創新、業態創新、模式創新和產業創新成為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的重要基礎,必須加快創新融合、協同推進,把推動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落實到具體行業、具體產業、具體產品上,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吉蕾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