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由港”衍生品市場前景
2018年04月17日01:23

原標題:海南“自由港”衍生品市場前景

本報記者?董鵬?成都報導

導讀

海南目前已建成了大宗商品、產權和股權類交易場所,如海南產權交易所,以及海南股權交易中心等。隨著《意見》的發佈,海南現貨市場、衍生品市場發展亦有望進一步提速。

三十而立之際,海南成為繼上海、廣東等自由貿易試驗區之後,國內第12個自由貿易試驗區。

4月1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提出明確發展目標,到2020年,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取得重要進展,國際開放度顯著提高;到2025年,自由貿易港製度初步建立,營商環境達到國內一流水平。

同時,上述《意見》還指出,“支持依法合規在海南設立國際能源、航運、大宗商品、產權、股權、碳排放權等交易場所”、“支持創設海南特色農產品期貨品種”。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海南現在已建成大宗商品、產權和股權類交易場所,如海南產權交易所,以及2014年建立的海南股權交易中心等。隨著上述綱領性文件的發佈,海南現貨市場、衍生品市場發展亦有望進一步提速。

“目前國內股權交易場所,業務、規模做得比較優秀的有限,同時監管也在不斷加強。未來海南的看點是,當地的交易場所能否定位成全國性的交易中心,而這也需要對當地金融業等配套設施進行升級。”海口一位資本市場人士4月16日分析稱。

實際上,結合國內現有的市場結構,以及海南的地理位置、產業結構等特點,未來當地交易市場發展的方向並非無跡可循。

交易場所的“增量”

自由貿易試驗區的定位,本身便要需要實現人、物、資金和信息的順暢流動。此次發佈的《意見》,亦是圍繞上述幾點做出了詳細要求。

以人流方面為例,《意見》要求,先行先試通用航空分類管理改革,同時要求推進海口機場擴建、開展三亞新機場、儋州機場前期工作,並加密海南國際航線。

更為重要的是,自由貿易區和自由貿易港的建立,也要求海南加強對商品流通相關“配套設施”的建設。

對此,《意見》指出,“支持依法合規在海南設立國際能源、航運、大宗商品、產權、股權、碳排放權等交易場所。”

實際上,海南已成立多家相關交易場所。包括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海南國際商品交易中心等3家交易場所。

其中,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控股股東為海南農墾商貿物流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如今該交易中心已就海南橡膠、胡椒、檳榔等當地代表農產品建立相關係列價格指數。

考慮到38號文(《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等相關文件的因素

,上述商品類交易中心很可能繼續以現貨市場形式發展。

2014年12月開業的海南股權交易中心,則定位於區域性股權交易中心。

“成立三年來,海南股權交易中心掛牌企業超1430家,積極撮合企業獲得超過4.9億元融資。”海南股權交易中心相關負責人4月16日告訴記者,近年來交易中心大力推進“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工程”,併成功推出了多單眾籌項目及可轉債項目。

她表示,作為海南省唯一服務於中小微企業的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股交中心將充分發展其市場融資和服務功能,“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意見的發佈,可能會促進各級政府給予股交中心更多支持,有利於海南區域股權市場的發展。”

相比之下,國際能源、航運和碳排放權領域的“增量”更加值得關注。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上海、天津和重慶等地均已經建立了相關交易場所,上海航運交易所現已成長為國際班輪運價備案受理中心、航運運價交易中心和船舶交易信息平台和鑒證中心。

“國內很多省市都已建立碳排放權交易中心,但並未形成全國範圍的交易,多數隻能算是區域性市場”,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4月16日對記者指出,海南目前具備政策方面的優勢,就看此次能否把握機會率先成立。

2017年5月,三亞市已與深圳排放權交易所、世界低碳城市聯盟曾經達成戰略合作,計劃共同創建以三亞市為中心的區域碳交易、碳金融、碳市場服務體系。

能源交易主打天然氣?

“積極推進南海天然氣水合物、海底礦物商業化開採”、“支持海南以電力和天然氣體製改革為重點”,“支持三亞海上旅遊合作開發基地、澄邁等油氣勘探生產服務基地建設。”對於南海氣田,上述《意見》多次提及。

加上《意見》中關於“設立國際能源交易場所”的表述,未來當地交易場所是否將以天然氣作為主打?

不久前,總庫容16萬立方米的中海油海南LNG保稅倉庫在洋浦投入運營。

“如果從海南當地的消費量來看,並沒有建設LNG保稅罐的必要,該接收站應該兼具了中轉和戰略儲備的需要。”卓創資訊天然氣產業總監劉廣彬4月16日分析稱,在海南建立保稅罐,可能涉及轉口貿易。

據他介紹,世界主要的LNG中轉基地主要集中在西班牙、比利時等國,亞太地區則是只有新加坡較有代表性,“考慮到中轉的因素,國內最有優勢的地方就是海南,因為從卡塔爾、澳大利也和東南亞進口的LNG航線都要經過海南,地理位置十分優越。”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以能源、稀有金屬為主的NYMEX(紐約商業交易所)早已推出了天然氣期貨,而國內近年來LNG進口量猛增,本身也存在著推出天然氣期貨的需求。

對此,殼牌公司曾表示,2017?年,日本仍然保持全球最大LNG進口國的地位,而中國則超過韓國成為全球第二大進口國,其LNG總需求量達到3800萬噸。

“正是受到日本進口量最大的影響,LNG價格波動在參考NYMEX運行的同時,還要參照日本原油價格而定。”劉廣彬介紹稱。

上述背景下,中國無疑不排除推出天然氣期貨的可能。不過,是否參考上海自貿區的案例,在海南新建一個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並以期貨的形式推出還無法確定。

林伯強認為,目前國內天然氣的定價中心在上海,期貨品種推出要考慮到與當地金融業的匹配度,“不能說這種可能沒有,海南的優勢主要在於政策,但是規劃和發展都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相比之下,對於推出農產品期貨的意見要更為明確,而如今橡膠期貨已經上市,未來有望盡快落地的便是咖啡期貨。

事實上,早在上世紀90年代,海南中商所曾推出咖啡期貨,如今咖啡期貨亦有望獲得“重生”。今年2月,鄭商所相關負責人表示,2018年將穩步推進紅棗、咖啡等涉農期貨品種的上市工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