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華人人日 一手騰訊百度 梨視頻喜提6億巨資
2018年04月16日16:58

  作者:魏武揮

  邱兵是一個很大大咧咧的人。

  吳曉波寫文章《我的總編同學們》,說他很帥很邋遢,後面是實話,前面純屬恭維。

  與他當年在澎湃三年三篇情懷文相對應的事是,這哥們並不像文字所展現出來的那種書卷氣十足。

  他很喜歡看某個內容客戶端,並且會由於太過投入而坐在馬桶上長達半小時之久。

  有機會我一定要提示他注意健康。

  但他又不太樂意讓別人知道這事,所以他斷言那個產品很難社交化:讓吳曉波知道我喜歡看這個,還被他發現我喜歡看哪些文章,不太好吧?

  二

  去年他有一次神神秘秘地和我講,梨視頻正在做融資,投資方如何如何牛逼。

  我表示我想到“刷屏”里吼一聲:有人做了個小混改啊!

  他一臉苦相地求我不要大嘴巴,因為還沒有完全落實。

  不過我還是在“刷屏”里吼了一聲,只是語焉不詳,並沒有說是梨視頻,也沒有說都有哪些牛逼的投資方投資了這個短視頻平台。

  時至今日,塵埃落定。

  梨視頻接受了騰訊領投共四方總計6個多億的投資。投後TOP4投資人占股比例排序:華人文化、騰訊、人民網和百度。估值大概在30億上下。

  除了阿里沒有加入,真有點迷你混改的意思:國媒巨頭+江湖大佬。

  三

  當年他離開澎湃,是從一個幼兒園公號里暗搓搓地發佈了消息。他去他女兒幼兒園做了一次分享,提到了他卸去了澎湃CEO一職。在那篇分享中,還是很能看出一個父親對女兒的疼愛的。

  不過他從來不在朋友圈曬娃。

  邱兵的朋友圈很單調,一般每天七八條,量多的日子會喪心病狂的多達數十條。單調就單調在,除了轉發梨視頻的東西,幾乎沒有任何其他內容――大多數男性創業者和一小部分女性創業者都這個德性,拚命給自家企業刷存在感,乏味之至。

  但如此單調沒有變化的朋友圈,倒也不失趣味,因為梨視頻還是有不少好玩的東西,比如前兩天邱兵就轉發了一條狗拳的短視頻:雖然毫無戰鬥力,但招式真的好生搞笑。

  梨視頻由於某條視頻,是吃過虧的,然後就全面轉向為生活化,但邱自己則更喜歡用“民生化”這個標籤來定義這個平台的內容調性。

  當下內容行業的大氣候和背景,對時政類內容不利,同樣對三俗類內容也不利,反倒是對梨視頻這種民生化的有利。

  更加上它拿到了人日系的投資,邱兵常年的一種焦慮,想必有了很有效的緩解。

  我總覺得,一個坐在馬桶上連刷半小時事後自己都覺得空虛但依然不曉得爬起來的人,骨子裡是有焦慮的。

  四

  30個億的估值,應該是內容視頻領域里的一個benchmark。

  這種短視頻的生產,比紀錄片式的長視頻輕,但比抖音快手類的小視頻重,國內官媒體系也是有人做的,比如新京報的我們。

  一位互聯網從業人士在微頭條上這樣評價短視頻:

  短視頻能火,是因為人的回憶就是由短視頻構成的。不是文字,不是靜止的圖片,也不是長視頻。就是由一個個短視頻構成。荷李活牛逼動畫片《頭腦特工隊》里,描述人大腦重要的核心記憶球,也是短視頻樣式。

  邱兵對特斯拉的馬斯克曾經轉過他們的視頻,很是驕傲。他最近一個心得是,其實那些看上去很嚴肅乃至於到有些boring的場合,一個短視頻一樣能帶起巨大的關注。

  因為短視頻會提供圖文無法表達的觀感,孫宏斌說自己是傻逼,藍衣女懟紅衣女的白眼,的確是把那些嚴肅到頗有些boring的場合弄成了全民關注的議題。

  由第三方(拍客)提供素材,然後經梨視頻剪輯加工,再加以全網發佈。為了支撐數萬名拍客,梨視頻還開發了一套管理系統Spider,這被邱兵稱為統治級別的系統。

  邱兵很希望2018年這個體系能有五萬名核心活躍拍客。其中有個路徑就是:一幫地方傳統媒體能成為梨視頻拍客,並開設在梨視頻上的官方號。這符合梨視頻在地化的目標。

  他用跑出去給人講媒體融合轉型的方式,當做BD的手段之一。

  不過,作為複旦的高材生,他也有些落寞。

  一次酒喝多了的時候,他提到,跑出去講課居然只有兩千塊。

  我安慰他,你一個中級職稱,當然只有兩千塊。體製內初級給一千,中級給兩千,高級給三千,院士也就五千。符合規矩。

  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後問我:那你什麼職稱啊?

  四

  邱兵執掌東方早報的時候,他的副總編們,是很出了一些風雲人物的。

  比如吳曉波。

  吳曉波還是他複旦的同學。

  吳曉波才叫一個帥(真的,說邱兵帥我實在無法接受),再加上真叫一個功成名就,於是他們的同學聚會,大家紛紛找吳曉波合影留念。

  邱兵對這件事耿耿於懷,因為沒啥人要和他合影。

  30億的估值,總算讓邱兵在被同齡人拋棄的路上,又緊趕慢趕了幾步。

  30億的估值,也使得他把當年的一位副總編給拋下了。

  右邊這位愁眉苦臉一臉皮笑肉不笑拚命躲閃左邊邱兵灌酒的同學,一手創辦的新榜,大概也就10個億上下吧。

  五

  骨子裡,邱兵其實很傳統。

  他不會用支付寶,我估計這就是為什麼小混改里阿里缺席的原因吧:居然連支付寶都不會用,還想拿我們投資麼?

  他對互聯網有很強的陌生感,以至於王興在他朋友圈里他一直不知道這哥們到底是誰。不過幸好他除了會轉發梨視頻的東西,也沒其它內容了。

  我告訴他,如果他既想看一點事實上蠻三俗無需動腦的東西但又想保持對外的逼格,可以看即刻。

  他一臉懵逼地問我,即刻是什麼東西?

  好了,現在不用懵逼了。你們是兄弟公司了。

  在內容環境頗有些嚴酷的2018年,梨視頻一舉拿下可能是內容創業領域最大的單筆融資,真是有錢又有背景的主了。

  實屬可喜可賀。

  不過,我想,以後邱兵再出去講課,兩千都拿不到了吧?

  ―― 首發 扯氮集 ――

  作者執教於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天奇阿米巴創投基金管理合夥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