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永遠離開了飛鏢職業賽事的舞台
2018年03月14日13:13

  這是一個遲來的信息,在轉播中因為再也看不到她們的身影才會去關注發生了什麼。

  2018年1月28日,在英國專業飛鏢公司和廣播公司之間經過商談之後,決定將賽事中飛鏢女孩陪伴選手一起進入舞台的這項十多年來傳統的形式停止,不在使用飛鏢女孩陪伴選手上台。飛鏢選手由飛鏢女孩陪伴上台是在職業飛鏢公司比賽中進行的,但PDC主席已經通過確認從該週末的米爾頓凱恩斯大師賽開始,長期停止將飛鏢選手護送到舞台上的做法將被放棄。飛鏢女孩們不會再成為電視節目的一部分。

  消息一出很多粉絲都對PDC主席赫恩表示憤慨,但赫恩向大家解釋到決定權並不在他手中,這是他無法控製的,並且敦促了一些新聞媒體寫信給電視台負責人,試圖讓這些女孩回來。他對與陪伴選手上台的飛鏢女孩沒有任何私人問題。這些模特從一開始就在那裡,她們也很棒,這對她們來說是一份工作能夠得到豐厚的報酬,自己也沒有遇到任何問題。但在這個年代,確實遇到了一個大問題(指的是英國倫敦多切斯特酒店慈善晚宴“上層人士”性騷擾醜聞引起的性別歧視事件,飛鏢賽事對模特的使用引起了批判,批判者認為這種傳統是貶低甚至厭惡女性的)。 英國廣播公司,英國電視和Sky,三個英國廣播公司,他們不希望在電視上再展示飛鏢女孩。主席赫恩他自己無法選擇電視上的內容,這是電視公司的責任。如果大家能告訴他他能做些什麼,他會努力去做的。

飛鏢觀眾喜愛的Charlotte Wood(左)和Daniella Allfree(右)
飛鏢觀眾喜愛的Charlotte Wood(左)和Daniella Allfree(右)

  飛鏢女孩對禁令也感到憤慨,兩位最著名的飛鏢女孩他們不得不離開這個工作而感到不安。30歲的已婚母親Daniella Allfree,來自打比郡切斯特菲爾德,她說飛鏢模特工作報酬占了她收入的60%,她的權利“正在被剝奪”。少數批判者的聲音已經結束了她的工作,就好像這些批判者在幫忙,其實這令人遺憾 。

  29歲的Wood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第5頻道直播時說:“每個人都選擇做一份工作,我覺得如果有人告訴我我做不了這項工作,那麼我的權利就被剝奪了。

  “我選擇做這份工作。我去上班,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我護送飛鏢運動員上台。我微笑,就是這樣。我真的不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我認為這個世界已經瘋了。我覺得這個決定與多切斯特醜聞的後果有關。多切斯特醜聞發生的事與我們的世界不同。對飛鏢來說,這是一個悲傷的日子。”

  飛鏢女孩們本身都認為她們失去了寶貴的收入來源,而在社交媒體上著名飛鏢選手雷蒙德・範・巴恩維爾德發文決定支撐她們回到飛鏢舞台,截止到週一達成了超過3萬個簽名的請願書。世界排名第一的邁克爾・範格文是支持這一決定的人之一,許多人聲稱這種做法貶低女性,但這看起來他們是少數。

  雷蒙德・範・巴恩維爾德在社交網站中寫到:“我真的很想念女孩們!對我來說,他們是飛鏢的一部分。簽署他們的請願書,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工作。”

  PDC的這一舉動可能會增加對拳擊和F1等其他運動的壓力,以審查他們對模特的使用。

雷蒙德・範・巴恩維爾德簽署了恢復飛鏢女孩的請願書
雷蒙德・範・巴恩維爾德簽署了恢復飛鏢女孩的請願書
12月28日在亞曆山德拉宮與世界冠軍菲爾泰勒
12月28日在亞曆山德拉宮與世界冠軍菲爾泰勒
喬・卡倫於12月23日在倫敦亞曆山德拉宮的威廉希爾世界飛鏢錦標賽上走上舞台
喬・卡倫於12月23日在倫敦亞曆山德拉宮的威廉希爾世界飛鏢錦標賽上走上舞台
世界冠軍羅布克羅斯與飛鏢女孩
世界冠軍羅布克羅斯與飛鏢女孩

  就這樣一個運動中傳統的形式離開了,直到現在請願書已經有50000多人簽署了,雖然她們並不是比賽的重點,但是比賽中沒有她們真的是失去了色彩,就像籃球比賽中場沒有啦啦隊,拳擊沒有舉牌,F1沒有車模。如果她們離開這個舞台讓這個舞台失去原有的光彩,那就證明她們在這個舞台上有存在的價值。希望大家的請願能幫助她們再回來,回到這個舞台回到選手的身邊。

  (內容來源:PDC官網;翻譯整理:飛鏢國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