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節點突換國務卿 特朗普外交政策如何變
2018年03月14日18:40

  原標題:關鍵節點突換國務卿特朗普外交政策如何變?

  美國總統特朗普13日突然宣佈,提名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接替蒂勒森出任國務卿一職。

這是蒂勒森(左)和蓬佩奧的拚版資料照片。新華社/路透
這是蒂勒森(左)和蓬佩奧的拚版資料照片。新華社/路透

  蒂勒森與特朗普在伊核、朝核等重大外交問題上意見不合,此番出局並不意外。但正值美朝首腦會晤籌備關鍵節點,這一決定更耐人尋味。

  展望未來,“新人”蓬佩奧與特朗普步調更一致,國務院與白宮更“一條心”,至少不會延續各說各話局面,擺脫掣肘的特朗普或將令美國未來的整體外交態勢更加強硬。

  蒂勒森去職:不過是靴子落地

  特朗普13日一早最先通過社交媒體公佈了罷官蒂勒森的消息。他隨後對媒體表示,自己與蒂勒森在很多問題上想法不一樣,兩人的思維理念也完全不同。

  他還說,蒂勒森不當國務卿或許“會開心得多”。

2017年10月16日,白宮,蒂勒森(左)和總統特朗普。 新華社/法新
2017年10月16日,白宮,蒂勒森(左)和總統特朗普。 新華社/法新

  蒂勒森當天下午發表講話說,自己中午與特朗普通了電話。之後,他說,他將工作到3月底,並將國務卿事務交給副國務卿沙利文接手,直至新人上任。

  美國務院副國務卿史蒂夫・戈德斯坦13日發表聲明表示,蒂勒森目前仍不知道自己被解職的具體原因。

  蒂勒森與特朗普“不對付”已非新聞。特朗普一直不滿蒂勒森的“建製派”作風,認為自己當初選錯了人。兩人在氣候問題、伊核協議、朝核問題、美國中東政策等重大問題上均意見相左。

2017年2月2日,蒂勒森在美國華盛頓的國務院對員工講話。新華社記者殷博古攝
2017年2月2日,蒂勒森在美國華盛頓的國務院對員工講話。新華社記者殷博古攝

  在伊核問題上,蒂勒森主張留在伊核協議內,而特朗普不止一次威脅要退出協議。朝鮮半島問題上,去年9月朝美領導人“嘴仗”不斷,蒂勒森主張對話,而特朗普曾公開在推特上“嗆聲”蒂勒森,讓他“省省力氣”。

  就任國務卿前毫無從政經驗的蒂勒森在國務院內部也招來不少怨氣。自上台後他就開始推行精簡人手的一系列改革,導致國務院高離職率與只出不進的問題十分嚴重。

  蓬佩奧上位:特朗普身邊紅人

  對自己選擇的新國務卿人選蓬佩奧,特朗普大加稱讚,說他和自己“思路非常、非常相似”,擁有“超強幹勁與智慧”,還說自己從第一天開始就和他“有良好的化學反應”,而良好的關係正是他對於國務卿的期待。

  自2017年2月擔任中情局局長以來,蓬佩奧可以說是特朗普身邊“紅人”。去年底蒂勒森即將離職的傳聞甚囂塵上時,蓬佩奧就已被視為特朗普心目中的新國務卿人選。

2月13日,華盛頓國會山,美國中情局局長蓬佩奧。 新華社/法新
2月13日,華盛頓國會山,美國中情局局長蓬佩奧。 新華社/法新

  蓬佩奧本人此前曾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己擔任中情局局長一職以來,每週都有幾天要前往白宮,向特朗普做情報簡報,稱自己與總統相處良好。

  《華盛頓郵報》說,這名時任中情局長在例行的工作彙報中與總統建立密切關係。蓬佩奧經常親自給特朗普送文件;當白宮通知總統有事詢問時,蓬佩奧會趕過去。

  按照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的說法,本屆政府中,沒有人比蓬佩奧與特朗普關係更密切。這種關係將使他出任國務卿時更“有力”。

  特朗普當選總統後,隨即提名蓬佩奧出任中情局局長。蓬佩奧生於1963年,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有過5年軍旅生涯。他曾就讀於哈佛大學法學院,後有過擔任律師和經商經曆。2011年至2017年,蓬佩奧任堪薩斯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按照程序,對蓬佩奧的國務卿提名還需要參議院投票通過。

  美國外交政策:更顯特氏風格

  特朗普執政團隊頻繁換人,蒂勒森是最新的“出局者”。對此,特朗普說:“內閣和其他事情正在接近於我想要的樣子。”

蓬佩奧當天也發表聲明說,期待帶領國務院製定並執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蓬佩奧當天也發表聲明說,期待帶領國務院製定並執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達雷爾・韋斯特認為,與特朗普“唱反調”的重要內閣高官此番離職,擺脫掣肘的特朗普或許會更加依照自己的意願行事,“未來美國在外交上的整體態勢可能將更加強硬”。

  美國智庫外交學會主席理查德・哈斯表示,以後各國與美國新國務卿打交道時,至少相信他說的話能代表總統,背後也有總統的支持。

  美朝元首會晤:前景難預判

  就在特朗普宣佈更換國務卿的前一週,白宮證實特朗普同意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會面。

  特朗普13日在白宮聲明中說,他認為蓬佩奧是當下“關鍵節點”擔任國務卿一職的正確人選,並期待蓬佩奧繼續推進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

  特朗普還表示,關於要和金正恩見面的決定,他諮詢過很多人,“但最後是我自己作的決定”。

  1月12日,在美國馬里蘭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美國總統特朗普登上“空軍一號”專機準備離開。新華社/美聯

  白宮一位高級官員當天對媒體表示,特朗普選擇在此時“換將”,是因為他希望國務院新團隊能夠在美朝領導人會面之前就位。

  值得注意的是,蓬佩奧在擔任中情局局長期間對朝態度一直十分強硬。去年7月,蓬佩奧曾表態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視作“危險人物”。

  美國亞洲協會高級研究員艾薩克・菲什對記者表示,鑒於蓬佩奧此前對朝態度,美朝領導人會晤或將增添更多變數。

  美國總統與國會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馬哈菲認為,當前美國很多外交決策由特朗普一人作出,包括國務院在內的諸多傳統外交手段都有被邊緣化的趨勢,這令美朝關係走向很難預料。

  對伊朗政策:或更強硬

  在伊朗問題上,蓬佩奧態度強硬,與特朗普的觀點頗為相近。

  他在擔任眾議員期間曾多次要求遏製伊朗發展核武器。特朗普上台後多次威脅要退出伊核協議。

1月13日,汽車行駛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頭。新華社/法新
1月13日,汽車行駛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街頭。新華社/法新

  去年2月擔任中情局局長不到一個月,蓬佩奧就出訪中東,並授予時任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一項中情局最高榮譽,讚賞其在反恐等方面的成就。

  輿論普遍認為這一出訪是美國強化與沙特傳統盟友關係的表現。蓬佩奧就任國務卿後,美國可能會加大支持沙特對抗伊朗的力度。

  馬哈菲說,蓬佩奧上台必然會令伊核問題的走向更加複雜化。相較於蒂勒森傾向於與歐洲盟友一起“修復”伊核協議的態度,蓬佩奧可能會讚同特朗普的意見,導致美國加速退出伊核協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