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棄將在NBA重迎巔峰!28歲流浪漢浪子回頭?
2018年03月13日15:10
重迎巔峰?
重迎巔峰?

  倘若真的有那麼一個機會,可以讓你的人生從頭再來。

  28歲的詹寧斯的人生曾兜兜轉轉了那麼一大圈,如同走馬逛遍大江南北。路人穿街過河,好景只有片刻,森林都會凋落。他走過燈紅酒綠,嚐遍個中滋味。最終,他還是回到了九年前,那個夢開始的地方。

  昨日,公鹿官方宣佈,球隊用一份10天短合同正式簽下了布蘭登-詹寧斯。在此之前,詹寧斯代表公鹿發展聯盟附屬球隊威斯康辛鹿群隊打了7場球。

  “職業生涯的第一支球隊為我提供了第二次機會,我感到十分幸運和感激。”

  ――布蘭登-詹寧斯

  在今天重返NBA的首秀中,他再次披上了那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綠色戰袍,後備出場24分鐘,砍下16分8籃板12助攻的準三雙數據。那迅捷的步子,那利刃出鞘般的出手,滿滿的都是當年的影子。

  九年前,那是他第一次身披公鹿3號。17分9籃板9助攻,同樣是準三雙,詹寧斯發表了他欲征服全聯盟的壯誌宣言。

  詹寧斯來自橡樹山高中。這所籃球名校的曆屆畢業生名單可謂星光璀璨:卡美路-安東尼、祖殊-史密夫、朗度和奇雲-杜蘭特……高中時期,詹寧斯曾創造過單場63分、投中13個三分球的記錄。場均得到33.5分、8助攻、5籃板,以1312分的得分創造了校史的單賽季紀錄。最後一個高中賽季,詹寧斯得到了奈史密夫獎、維珍尼亞州的佳得樂年度最佳球員、EA Sports年度最佳球員等一系列榮譽。

  由於功課極差,無法考入美國大學的詹寧斯選擇去歐洲聯賽打了一年。2009年NBA選秀大會上,詹寧斯在第一輪第10位被公鹿隊選中。排在他前面的有格芬、夏登、伊雲斯、盧比奧、居里和迪羅薩等人。

  那年的最佳新秀角逐,詹寧斯最後的主要對手有兩個:伊雲斯和居里。伊雲斯場均20.1分5.3板5.8助,居里17.5分4.5板5.9助+43.7%的3PT%,詹寧斯15.5分3.4板5.7助。雖然詹寧斯的數據沒有伊雲斯的華麗與全面,效率與居里相差甚遠,但他在新秀賽季便展現出了現象級的得分爆發力,以及獨當一面、永不言棄的鬥士風範。

  而對陣居里所在的勇士隊時的單場55分,便是那年傲氣的BJ3最好的代表作。

  他迷幻的腳步讓被過掉之後倚在他身後的對手不知所措。一記連貫瀟灑的左手拋投,球穩穩入框。

  標誌性跳投,如利刃出鞘,插入敵人心腹。

  當時電視上放出了一組數據圖,那是新秀賽季便能場均得到20+的得分和5次以上的助攻的人物名單。詹寧斯赫然在列,與他一起出現的還有占士、艾佛遜,以及偉大的米高佐敦和奧斯卡-羅伯特森。那時候,詹寧斯可是只有20歲。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更不可思議了。他首先用一記堅決的三分將比分反超。最後時刻,幾乎是同一位置,又是一記匕首般的三分,這個少年決絕地扼殺了對手獲勝的最後希望。

  最終,公鹿隊以129-125戰勝了勇士隊。詹寧斯驕傲地怒甩著雙臂。巴特利中心人聲鼎沸,密爾沃基的人們正在擁護和膜拜他們的新王。

  憑藉這場比賽,詹寧斯創造了多項記錄。他成為了NBA歷史上最年輕的得分超過50分的新秀,他同時也是NBA歷史上單節得分最多的新秀、公鹿隊史單場得分最高的新秀。

  雖然最後沒有當選最佳新秀,但是新秀詹寧斯的現象級表現,依然是那時候聯盟里最亮麗的風景線之一。4次月最佳新秀,最佳新秀陣容一陣,還有1次周最佳。那時候的他,像是一道春天的閃電,只管閃耀,只管穿越高山和海洋。

  在生涯前100場比賽中,詹寧斯既有過單場砍下50+的表現,也能夠取得三雙,在這之前NBA歷史上只有埃爾金・貝勒做到過。

  BJ3是天生具備進攻本能的後衛。得益於身材,他擁有奇快的速度和出眾的敏捷度。他對於擋拆進攻的把握度相當高。雖然有時候會有糟糕的出手選擇,但他在進攻端的多樣技巧和詭異思路經常讓對手防不勝防。左撇子的他擁有一雙巧手,似乎總是能靈巧地把球送入籃框。

  更罕見的是他那與年齡不甚相符的殺手本色與大心臟。他做每件事,投每個籃都充滿了自信。打騎士那場,最後面臨兩個人的封堵,他面不改色,catch and shoot,球進,表停,風息。

  然而,之後的公鹿歲月卻沒有如想像中那般如意。球隊用當家中鋒博古特從勇士換來了後衛蒙塔-艾利斯,他們想組起活力十足的後場雙槍。然而,現實卻是事與願違。詹寧斯和艾利斯都是持球攻的好手,各自減少球權後的他們並沒有表現出太多和諧兼容的跡象。公鹿的戰績也一直徘徊在季後賽邊緣。

  同時,聯盟各隊逐漸摸透了詹寧斯的路數。知道他的籃下終結能力有限,就更願意放他突破。缺少了博古特式紮實到位的擋拆,也就意味著詹寧斯的進攻殺招威力的下降。再加之桀驁執拗的性格,公鹿漸漸開始考慮放棄這顆自我中心的定時炸彈。

  密爾沃基沒有主動留下詹寧斯。Holy Hill邊也許還迴蕩著他那句狂言:“我們將在六場之內解決熱火。”

  詹寧斯去了大汽車城,然而就在他努力提升大局觀和組織能力的時候,跟腱撕裂粉碎了一切關於美好的幻想。大傷後,BJ3的運動能力大幅下降。

  之後,是艱苦的流浪啊。

  在奧蘭多嚐過被冷藏的酸辛滋味,在紐約短暫地享受過聚光燈。在華盛頓,在與塞爾特人的系列賽中,他跟羅齊爾發生衝突,之後雙雙被驅逐出場。他還是那個血性少年,歲月似乎從來沒讓他的心徹底麻木。

  曾經的55分先生也有一天會落得無球可打,這就是商業聯盟的殘酷性。為了打上球,他來過CBA。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在為重返NBA做著努力。

  他得到過一切,也在那些年慢慢失去了這一切。

  而現在,他又回到了密爾沃基,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如果提前預知了你的人生,提前預知了這條路上的陷阱,你是否還有勇氣前來,你是否還會錯得很過癮?

  也許,夢中的少年還未來得及老去,當你再和世界初相見。

  (神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