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or被逼出走?君子雷在譁眾取寵還是真委屈?
2018年03月13日12:35

這出肥皂劇仍未結束
這出肥皂劇仍未結束

  雷-阿倫和波士頓塞爾特人就像一對曠世怨侶。愛得太深、恨得太重,以至於分開多年之後,雙方仍會時不時翻出舊賬――在奇雲-加納特邀請2008年奪冠成員參加電視節目,卻唯獨沒有聯繫雷-阿倫的10個月之後,雷-阿倫終於放出了大招。

  香港時間3月13日,雷-阿倫的新書引起了美國媒體的關注。在書中,雷-阿倫揭露了一些效力於綠軍時的隊內矛盾細節。在這些細節中,他跟加納特以及朗度的相處方式,成了雙方一拍兩散的導火索。

  在寫到加納特時,雷-阿倫回憶了兩件小事――自己習慣在更衣櫃前練習運球,卻遭到了加納特的干涉;跟加納特第一次在波士頓下館子時,加納特搶著買單,並當著雷-阿倫的面告訴服務員,自己給的小費更多。

  如果說跟加納特都是一些小摩擦的話,那雷-阿倫跟朗度之間的麻煩可就大了:在2010―2011賽季的一次球隊會議中,朗度突然喊出“是我帶著你們所有人奪冠的”;在全隊觀看錄像時,朗度也曾慪氣地背過身去,丟給大家一句“去他的錄像”……

  在以往的訪談中,綠軍眾將將雷-阿倫描述成了一個不近人情的“叛徒”;而向來沉默的雷-阿倫在事情將要淡化的時候,又突然反戈一擊。這筆糊塗賬,到底該怎麼算?

  大背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媒介環境

  在尋找更多線索之前,我們需要明確這一切的時代背景:雷-阿倫沒有選擇在個人社交媒體上將這些往事絮絮叨叨地說出來,而是將其用作為新書憋大招,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作為公眾人物,即使是發發牢騷,雷-阿倫也能將其商業化、效益最大化。

  事實上,這種大招並非雷-阿倫首創。很多體育明星或其他領域的名人在出新書時,都會一次性地爆出很多猛料。為了達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效果,有時也難免會誇大言辭。

  比如,前NBA教練拜倫-史葛在出新書時,就將自己昔日執教過的弟子得罪了一個遍:凱里-艾榮根本不會防守,林書豪效力湖人時打球太軟還不尊重高比;甚至強行批判勒邦-占士的決定是“軟弱”的。

  此外,佐治-卡爾作為NBA的千勝教頭,曾在患癌症的情況下仍堅持在前線執教,也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了。但在發佈自傳時,他卻突然情商全無,大面積批判現役球員;甚至化身陰謀論家,稱如今的NBA球員在私自使用違禁的激素,而聯盟則默許了這一現象。

  相應的,雷-阿倫的新書,以及當初加納特的電視節目,也需要一些勁爆的看點來提升人氣。我們當然不能直截了當地說他們產出的內容是不真實的,但在這樣的文化環境下,面對如此猛料,還是應該在內心裡打上一個問號。

  扒細節:性格不合確有其事

  那麼,雷-阿倫跟加納特等人的矛盾真的存在嗎?

  答案仍是肯定的。除了當事人的回憶,通過第三方的記錄,我們也能扒到不少細節。

  比如,雷-阿倫和加納特第一次見面時,就註定了兩人不會是同一個世界里的朋友。

  15歲那年,加納特在朋友米契爾的引薦下見到了雷-阿倫。加納特從小生活不富裕,除了練球,基本就是在街頭跟哥們兒一起混大的;而雷-阿倫則出生在空軍基地,父親是一位電焊工人;從小衣食無憂的他,受到的教育也更精良。

  於是,除了對雷-阿倫有“打球像佐敦一樣”的評價,加納特還驚異於雷-阿倫的談吐氣質:“那個年紀的小孩,找不到第二個人會像他一樣,在書店購買一本《時代週刊》,然後就國家大事侃侃而談……”

  在不同的環境中長大,雷-阿倫和加納特的性格和球風自然是千差萬別。前者努力打球,習慣沉默地細細打磨;後者則永遠充滿激情,捶胸咆哮――一個冷靜似冰,一個激情似火。

  具體到日常相處中,兩人很難在場下也玩到一起去:2007―2008賽季,塞爾特人前往意大利打季前賽。休息日,加納特帶著一幫隊友參觀古戰場,雷-阿倫則寧願一個人喝咖啡;訓練時,雷-阿倫永遠都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加納特則要衝著每一個偷懶的隊友破口大罵。

  雷-阿倫跟朗度,同樣如此。如果兩個人的內心世界完全不同,而性格上唯一的相似之處就是驕傲,自不說一定會翻臉,但至少確實很難成為摯友。

  在這樣的背景下,合作前期,豪華的戰績和金燦燦的總冠軍獎盃會掩蓋一切分歧;而一旦球隊的統治力下滑,任何小矛盾都會被無限放大。

  溯根源:商業籃球決定了一切

  問題在於:性格不合,就沒辦法在一起打球嗎?

  當然不是。作為頂尖的職業球員,雷-阿倫和加納特等人不會不懂得處理私人感情跟工作的關係。況且,他們之間本就沒什麼深仇大恨。

  那麼,雷-阿倫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塞爾特人?

  在這個以鈔票作為燃料的頂級籃球聯賽里,任何事情的根源都逃不過兩點:商業和籃球。

  先說商業:從2007年聚首到2010年夏天,綠軍三巨頭中,出勤場次和出場時間最多的球員都是雷-阿倫。2010年夏天,雷-阿倫拿到的是一份兩年2000萬美元的合同。而與此同時,加納特新合同的起薪達到了1800萬美元;皮雅斯的續約合同則是4年6100萬美元的長約。

  兩年之後,即雷-阿倫加盟熱火前的那個夏天,類似的劇情再次上演。在此後接受一家電台訪問時,雷-阿倫回憶到:當時綠軍管理層處理完了其他所有人的合同,才來跟他談判;而在談判破裂之後,管理層仍在不斷壓價。

  雖然最終熱火為雷-阿倫提供的合同仍比綠軍開出的少,但從奪冠前景來看,加盟熱火還是會讓雷-阿倫獲利更多。

  那麼,再追根溯源:雷-阿倫為什麼拿不到更大的合同呢?

  因為在當時的綠軍陣中,雷-阿倫的作用已經逐漸邊緣化。

  2011―2012賽季,雷-阿倫的三分命中率達到了職業生涯最高的45.3%,但他的腳步卻越來越慢,在防守端更是成了球隊的薄弱一環。為此,綠軍教練道格-李維士開始物色新的射手在進攻端取代雷-阿倫;防守端,他更是越來越器重年輕的巴特利,在一些場次里讓他取代雷-阿倫做了球隊的正選二號位。

  於是,雷-阿倫難免陷入到交易流言中。有媒體報導,在一次作客挑戰灰熊的賽前,雷-阿倫突然被告知不用出場了,因為球隊已經達成了關於他的交易;隨後,交易又突然被取消,雷-阿倫又被要求出場。在這樣的環境下打球,自尊心極強的雷-阿倫自然不會開心。

  打不出想打的籃球,拿不到想要的合同,雷-阿倫離開塞爾特人,其實是必然。

  至於皮雅斯一直糾結的“雷-阿倫走前沒有通知隊友”,當事人則在那次電台訪談中給出了回應:

  “我聯繫了加納特,告訴他我可能留不住了。當時情況十分緊急,我同時還在跟經紀人、教練和安吉溝通……我唯一遺憾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沒有聯繫皮雅斯……”

  雷-阿倫不是要故意要瞞隊友,怪只能怪新聞出得太快?但無論如何,跟籃球和商業比起來,這些隊友相處間的小細節,其實根本不足以改變什麼……

  而雷-阿倫對這筆糊塗賬,其實一直都心如明鏡。同樣是在那次訪談中,他說道:

  “這隻是一樁生意;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合同考慮,因為我們也有家人。”

  一切都只是生意。這句話永遠不會過時――

  哪怕是當事人在隱退多年之後,做起了電視節目或出版了新書,這句話仍能解釋所有的紛爭。

  (南安北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