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成名前的占士什麼樣?16歲就已被要簽名
2018年03月12日15:09
名副其實的小皇帝
名副其實的小皇帝

  譯者:Matte Lee

  “嗯。。。後廚有人想要簽名,請問你就是那位籃球明星嗎?”一位女服務生問道。

  這個對話發生在一家牛排店內,它開在離阿克倫市中心不遠的小山丘上。餐桌旁坐著4個人,其中一個只有16歲,身高6尺7,穿著籃球訓練服。沒錯,這就是勒邦-占士,也是給服務生小姐簽名的傢伙。

  很顯然,有廚師認出他了,並希望得到目前阿克倫最炙手可熱的年輕人的簽名。勒邦答應了,在紙上籤下名字。我好奇地問他,想想有個可能比自己大一倍的花臂大哥找你簽名,有沒有讓他感到奇怪。“是啊,以前確實會,”他說,“不過現在習以為常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他剛剛簽的兩個名真不會讓人相信這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如果我不夠瞭解他,絕對會以為其中一個是假的。我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他。

  “嗯,我知道。。。不過,這可以防偽!”他說著,引起了桌邊一片笑聲。“你們想啊,絕對不會有盜版。好不容易仿造出一個,結果發現。。。我去,他的簽名全都不一樣!所以,這挺好的。”

  勒邦才16歲,但他現在就要擔心簽名時遇到的窘況了,好吧,其實也沒那麼擔心――小孩兒總是喜歡插科打諢,把這當做一件趣事就忘了。但有個事實你必須要承認,這傢伙現在是名人了――雖然現在只是小範圍的,但很快就不是了。剛剛結束高一的他有可能成為全美歷史上最好的高中生籃球運動員。

  ___________

  這個故事始於幾年前了,當時德魯-祖伊斯和他兒子小德魯經常去當地的社區中心搞訓練,在那兒他們遇見了一位前大學一級聯盟的教練基思-丹佈雷特,於是就跟著他一起訓練。後來小德魯還叫來了他的兄弟勒邦、錫安和麥基(這三人均為占士的兄弟和隊友)。這四個孩子幻想著在高中也能像這樣一起打球。這時發生了一件事:丹佈雷特收到了一所天主教學校――聖文森特-聖瑪麗高中的執教邀請。這件事來得太是時候了。

  “我們都確信自己一定會去聖文森特,”小德魯說,“丹佈雷特是個好教練,我們能受益良多。”

  作為菜鳥,這四個孩子本來只需起個飲水機守護者的作用,但他們做得可比這多多了,其中就不得不提勒邦。和他的堂兄卡達一起,兩人帶領球隊取得了27勝0負的成績,並且順利斬獲州冠軍。如果你剛認識他們,肯定會倍感震驚,不過對於那些真正瞭解他們的人而言,這並沒有太出乎意料。

  “他總是比其他人強出一截,”德魯談到勒邦時說道,“我還記得在8年級的時候參加AAU,他直接主宰了比賽帶著我們走向了勝利。”

  小德魯的父親老德魯仍然記得他執教球隊時的場景,那時候他帶領勒邦的初中球隊“射手之星”參加了AAU聯賽,並在5次聯賽中取得了3次前十的好成績。“儘管那時候他還是個小孩子,但天賦就已經顯露無疑了,”老德魯在丹佈雷特教練轉戰阿克倫大學執教後,當上了聖文森特的主教練,再次和勒邦合作,“他身上有所有教練都希望自己隊員擁有的一切。”

  這話確實不錯,他的身材近乎完美――長臂、大手,還有機會再長一兩英呎的身高,以及絕佳的運動能力、球場視野和判斷力。

  “他是我見過最棒的高中球員,”在《阿克倫燈塔報》擔任專欄作家的傑里-柏拉圖說,“雖然他早已不再需要這些吹捧了,但是依然要說:我沒見過比他更優秀的球員了。只要他能保持健康,我們能預見他未來在NBA的表現該是多麼出色。”

  去年,柏拉圖向侯活詢問了勒邦的情況。侯活是一所五星球員營的創始者(勒邦去年就參加了),侯活這三十年見過太多全國頂尖的高中生了,比如:格蘭特-希爾、史提芬-馬布里還有拉希德-華萊士。。。他評價勒邦時這樣說道:“勒邦不比任何一位頂尖高中生差,甚至比他們更厲害。聽起來很荒謬吧?不過他確實主宰了賽場,我以前從未見過。”

比分是亮點
比分是亮點

  丹佈雷特也是同樣的看法:“他的傳球有點像魔術師,但身上又有高比和麥基迪的影子。”當我問到他,這樣的稱讚會不會讓勒邦變得膨脹時,他回覆道:“我認為他是全國前五的球員,我知道自己有點偏心,但是這個傢伙實在太有天賦了。不用我吹,事實擺在那裡,他就是一名了不起的球員。”

  “別人在他這個年紀靠的是天賦,但他靠的是技巧和頭腦,我只要告訴他一遍,他立馬能懂。而在技術方面,他一直堅持訓練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新的一年總能看到一個更堅韌的他。沒有一件他想做但做不到的事。”

  想要證據嗎?好的,我給你。在高中的菜鳥賽季,勒邦就已經拿出了五星表現。但到了高二,他又將自己的水平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場均25+7+6之外,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帶領球隊拿下26勝1負的戰績,並再次獲得州冠軍。他本人也榮膺了俄亥俄州的籃球先生。

  但。。。先等等,這一路如此光亮,可那“1負”卻始終抹不去:對陣橡樹山高中時,以78:79落敗。

  那是一月中旬,橡樹山帶著全美第一的傲人成績迎接聖文森特的挑戰。勒邦全場拿下33分,但是,如果他能在最後時刻命中那些罰球,又或者是投進了那該死的壓哨球,球隊或許就能以全勝戰績結束賽季了。賽後,橡樹山的側翼球員拉希德-卡盧斯把勒邦稱作是他見過的最強的對手。

  “我打球的時候總感覺沒人能阻擋我,不管誰來防守我都一樣。”勒邦也承認,“我感覺每場比賽後,我都變得更強了。”

  正是因為如此,許多人都認為高中之後他就會轉戰職業。問道丹佈雷特、老德魯和勒邦自己時,他們也承認,如果還能一直這樣瘋下去,他有可能直接進入NBA,但可能性也不是百分百。所以對於附近的北卡、密歇根州、俄亥俄州等大學來說,這是個好消息,畢竟勒邦有可能選擇他們;但這同樣也是個壞消息,畢竟誰都知道NBA的工資可不是說著玩的。

  ___________

  讓我們再回到那家牛排店吧。勒邦有點失望,他心儀的“漢堡包”並沒有出現在菜單上,只好點了一盤炸蝦。他對食物很挑剔――還有如果他新來一個地方,是不會隨意觸碰那些東西的――他也不怎麼愛說話,至少和不熟的人是這樣。不管他場內如何霸氣,場外他依舊和其他16歲少年沒兩樣。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地位和身上的責任。我們晚飯之前,勒邦和球隊一起訓練,聯邦快遞送來個包裹,放在板凳席上,裡面裝的是他們獲得州立冠軍的戒指。球隊打完隊內比賽,準備進行全場往返跑訓練時,有球員注意到了那個包裹,跑過去拆開了。正在訓練的勒邦看到了,朝他喊著:“把它放回去。”

  那名隊友感覺有點羞愧,向他吼回去:“管你什麼事?這又不是你的球隊!”

  “沒錯,這就是我的球隊,”勒邦回應道,“把它放回去!”

  這隻是隊友之間的說笑,但這也確實是個不爭的事實。丹佈雷特作為教練,一直讓球隊避免陷入嫉妒的怪圈之中,但對這句話,他卻有自己的理解:“我想這是因為他是勒邦。如果他是那種不好好訓練又喜歡單幹的傢伙,事情就大了。但他天性無私。隊友們都很喜歡他。”

  小德魯也認同這個說法。“他是個很有頭腦的人,不但幽默,還很照顧朋友。”

  我一直認為這些好的品質很大程度上來源於他的母親。雖然年僅30出頭,但格洛麗亞-占士看起來很享受當這位未來之星的媽媽。安妮-艾佛遜(AI)也是這樣的年輕媽媽,不過比起她,格洛麗亞更喜歡和孩子們、和球隊待在一起。她既友善又年輕,不但是一位偉大的單親媽媽,更是勒邦的一位摯友。“我愛她的母親,”丹佈雷特說道,“你知道我最喜歡她哪一點嗎?她總是願意去相信別人,去熱愛生活。”

  晚餐中,格洛麗亞的身邊坐著埃迪-積遜――一位被稱為“勒邦父親”的人。雖然不是他親生父親,但他長期以來,一直很照顧勒邦母子,給予他們無盡的幫助。除了埃迪之外,球隊助教,也是勒邦的啟蒙教練弗蘭克-獲加,還有叔叔泰利和科特-占士,都在勒邦的成長過程中充當著父親、兄弟、精神導師的角色。他從來都不缺少愛。

  我問了他們一個問題,隨著勒邦名聲越來越大,他們是否擔心過那些阿諛奉承、抱他大腿的人?格洛麗亞愣了一下。

  “那些沒有陪他經歷過苦難的人,沒有資格現在來享受他的成就。”

  “沒錯,就是這樣。”埃迪點點頭。

  “幸運的是,這些年我們打交道的人都不是想在他這兒撈好處的,所以我們現在不用太擔心。”格洛麗亞說。

  就現在來看,確實如此。只要他繼續高昂頭顱向前走,把比賽再打得漂亮點,他的未來一定比現在更精彩。想到這裏,我問了他一個問題,不過大可以當個玩笑吧。“如果有人明年,也就是高三來找你,說想讓你退學參加選秀,並承諾會用樂透簽簽下你。你會怎麼做?”

  “好吧,我不知道。”他想了一會兒後說道,“這要看情況吧,我還要徵求很多人的意見。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就讓他發生吧。”

  我懷疑他可能會錯我的意思了:“你知道我說的是‘高三之後’吧。我的意思是,你能想像這麼早(美國高中有四年)就離開高中嗎?”

  我看見他狡黠地笑了下,這下連格洛麗亞也忍不住笑了。

  “告訴你實話吧,我真希望我現在就可以畢業,”他說,“我想天天都能打球。”

  這個16歲的小夥子已經迫不及待離開枯燥的高中課堂,步入新生活了。不過我們這些老輩總是會說:耐心點,年輕人,未來不久就會到了。在這段時間里,你只需要認真學習、努力比賽,然後練好籤名,就可以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