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zzard引以為傲的遊戲也經不住歲月,現在整個網吧就兩個人玩!
2018年02月19日03:32

活在當下,最大的忌諱,便是不入流,而我就是這樣一個“不入流”之人,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我對一款“冷門”遊戲太過於執著。不過我卻從未後悔過,只因我愛的那款遊戲,叫做《StarCraft》。

投稿玩家:萌萌椰子

高一那年,因為厭學的緣故,每天離開家門後,我最常去的地方不是學校,而是網吧。

在那個時候,由於擼啊擼的出現,帶動了moba遊戲的盛行。每天去網吧都可以看到坐成一排打擼啊擼的人,喊的跟鬼叫一樣,成了網吧里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我從他們身邊走過,偶爾看上一眼,也只是笑笑。大都是找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坐下,打開遊戲菜單最下方的那款圖標是個穿著動力服大叔的遊戲。不需要多久,我便會化身為如蒙哥馬利一樣的指揮官,以老練獨到的方法,打退一波又一波蟲群的進攻。

註:點圖片,即可查看下一張

筆者所珍藏的官方正版小說

(點此看大圖)

RTS的玩家是孤獨的,對我而也是一樣,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那個人。

回想起當日的情形,如往常一樣,我坐在網吧屬於我的那個角落,全神貫注的操縱著我的SCV,修築以行星要塞為基礎的萬里長城。

遊戲進行到三十五分鍾,眼看地圖上的礦就要采完了,對面的蟲族惱羞成怒,準備發起最後一波進攻。這時,一個身影在我旁邊的機子坐下,也不開機,只盯著我的屏幕看。

“城市化,夠噁心的啊!”

聽到這話,我楞了一下,心裡在想:“我去,這破網吧里除了我,還有第二個打星際的?”

我側過頭看了他一眼,那人穿著個灰色風衣,脖子上圍著一條不知多久沒洗的紅圍巾,已經發黑了,看面相,年齡大概與我相仿。

“嗯.....隨便玩玩....打發時間......你也玩這個?”

“我很菜的,新手而已。”

“在這兒還能遇到個打星際的二五仔,不容易啊!”

“是啊,過氣遊戲,沒啥人玩了......”

就聊了這麼幾句,就出事兒了。對面的蟲族也不知運氣好,還是看出了破綻,抓住我分心的空檔,一波二百人口的飛蛇帶腐化,點殺了我所有的鐵鴉,大和也殘了一片,喪失製空權的我,再無反打的餘地了。

“GG”我歎了口氣,話音隨著屏幕上的戰敗而落地。

(點此看大圖)

我正因為自己的分心而懊悔,他卻笑的合不攏嘴。

“哈哈哈...栽了吧?來,加我戰網ID,咱們練練。”

我也不想掃了他的興,陪著他苦笑兩聲

“你加我吧,ID‘襄陽錢讚企’”

他聽了之後,笑的更加開心。

“哈哈..你這ID,可以的,果然打星際的都是諧星!”

我看著好友列表裡的提醒:“季姬擊雞記”請求添加你為好友。

我也被他的ID逗樂了,回了一句:“彼此彼此。”

自那以後,我就叫他“雞哥”,每次想翹課去上網的時候,跟他打個電話,五分鍾之類,必然趕到。也正是因為他闖進了我的生活,才讓我那乏味的高中的幾年,擺脫了無聊和乏味。

註:點圖片,即可查看下一張

筆者的Blizzard紀念地鐵卡

(點此看大圖)

雞哥打起星際來很有意思,每次上網他都趁著電腦開機的時間,將他那幾百年不換的風衣的扭扣解開,然後取下圍巾,放在鍵盤下面當手托。每次看他上機前的這波騷操作,在我眼中都和“教主”flash的“量天尺”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這一點上,特立獨行的雞哥和規規矩矩的我,形成鮮明的對比。不過有一點我們是相同的,那就是猥瑣而又諧星的戰術。每次跟他打,我們兩人彷彿都得到了“會長”的真傳,什麼“鏡花水月”“落英劍法”“天地同壽”“天外飛仙”等諧星戰術層出不窮,在我看來,與其說是打星際,還不如說是“鬥法”。

“你機械化真TM噁心,你能不能學點正常的打法?”

“少扯沒用的!你們P這麼IMBA,還有臉說我?棱鏡往基地一掛,部隊出門就刷波叉給我農民殺完,不出門你又發育......”

不過,扯完了犢子之後,該結的賬,是要結清的。當時的兩個窮學生,自然是賭不起“雞公煲”“羊腿”這些好東西,只能拿五塊一桶的泡麵來當作對練的籌碼。現在想來他好像還欠我不少呢...

(點此看大圖)

一晃兩三年就這麼過去了,我和雞哥也迎來了命運中的一項挑戰--高考。考試之前,我問他:“我們打了兩三年星際,現在該咋辦呢?”

他倒是蠻樂觀:“能咋辦,A上去就行,大不了GG唄。”

“......”

再後來,不出所料,他沒考上大學,選擇了去當兵。而我卻比他多了幾分幸運,因為文筆還勉強過得去的緣故,考上了一所高專。臨行前,我本想對他講:“雞哥,回來後,咱們還一起對練啊!”可不知為何,當時的我,如鯁在喉,火車走的太快,這句話終是沒能說出口。

到了大學,我依然一個人打著星際。彷彿又回到了高一時,在網吧角落里一個通宵的日子。

室友出於好心,找我一起玩。

“你這玩的什麼?感覺跟紅警差不多啊。”

“星際”

“好像聽說過,十幾年前的遊戲了,你怎麼愛玩這種?還特麼不如跟我打DNF,帶你升級快得很。”

“......”

註:點圖片,即可查看下一張

(點此看大圖)

無論是春夏秋冬,我依然學著他的樣子,拿圍巾墊著當手托。我不在乎周圍同學如何嘲笑,我只想用這些,找回當年記憶的影子。

因為這款遊戲太過於小眾,漸漸地,我成為了同學眼中的那個“異類”。其實,也不足為怪。在當今這個除了MOBA便是吃雞的時代,我這個RTS玩家確實不那麼入流。

管他呢,我喜歡就好。我對待生活的態度,就如我最愛的戰術“城市化”一般,固執而又單一。那些來自外界的壓力與排擠,在我看來,就如二百人口的蟲群一樣來勢洶洶。可最終的結果,還是得倒在我萬里長城般的行星要塞之下,被轟成灰燼,隨著我的那段記憶,吹散在風中。

遊戲里我最喜愛的角色:吉姆雷諾

(點此看大圖)

算起來,《StarCraft2》這款遊戲已經陪我走過五年了,現在的我,雖然已經沒有當初的那份爭強好勝,早已不會整日泡在網吧里,跟天梯上那些不知名的對手搏殺。但我對這款伴隨著我數年時光的遊戲,熱情卻沒有絲毫退卻,因為,我還在等好友列表裡那個暗淡已久的ID亮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