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戀人為何能迷倒“佛系”少女?
2018年02月19日05:41

  本文來自南方都市報

  1月13日晚,深圳京基100大樓,出現“李澤言生日快樂”的字樣。

  遊戲《戀與製作人》。

  遊戲《旅行青蛙》

  2018年初,兩款類型完全不同的手機遊戲――― 《戀與製作人》和《旅行青蛙》,先後席捲了中國社交網絡。前者讓萬千少女一擲千金只為博紙片人一笑,後者則把前一秒還是總裁太太的少女們變成了殷切盼望蛙兒子吃好喝好玩好的“老母親”。有人評論說,自詡無慾無求的“佛系”90後,就這樣輕易地被拉回了滾滾紅塵。但更重要的是,在向來以男性為尊的中國遊戲市場中,女性們所展現出的強大力量,讓遊戲開發者和廠商們看到了新的機會。

  愛我吧!紙片人也沒關係

  “李澤言生日快樂,你不要大驚小怪,是刷你黑卡買的。”1月13日晚,深圳京基100大樓LED屏幕滾動如上字樣,立刻登上微博熱搜。李澤言是《戀與製作人》的四大男主角之一。

  粉絲行為還是官方營銷?人們對此尚未有定論。但無可反駁的是,2017年12月20日開啟全平台公測的《戀與製作人》,不到一個月即躍升為現象級手遊。極光大數據顯示,遊戲公測十幾天就超越《荒野行動》、《王者榮耀》等,登上App Store遊戲免費榜第二位。截至2018年1月7日,安裝量達到700萬,每日活躍用戶數也達202萬,其中約94.2%為女性玩家,大多生活在一二線城市。

  在遊戲中,女主角負責經營一家影視製作公司,過程中會獲得四個不同類型的男主角――― 總裁李澤言、科學家許墨、特警白起、明星周棋洛的幫助,並與他們培養感情。傲嬌、腹黑、毒舌、治癒、溫柔、忠犬……幾乎涵蓋一切“撩人”屬性的男主,迅速俘獲了一批女玩家。

  不同陣營的太太粉絲團建立起來,並讓市場見證了太太們的金錢實力。據遊戲媒體gamelook估算,《戀與製作人》高單日流水在2000萬元左右,2018年1月流水將超過2億,甚至達到3億。

  值得注意的是,據極光大數據監測,《戀與製作人》絕大多數玩家是90後,25歲到29歲的佔比17.1%,24歲以下的佔比達到73.7%。原來,不久前還高呼看破紅塵的“佛系”少女們忽然又開始為愛癡狂,只不過她們愛戀的對象變成了遊戲中的“紙片人”。

  “看破紅塵的內心下是對激情的渴望啊!”90後玩家“製作人史黛拉”用“貼心”來形容遊戲體驗。有一次她加班到晚上11點,打開遊戲正好收到李澤言的慰問短信,非常感動。“除了媽媽就沒人會這樣關心我了。”

  在遊戲製作人“我是YT”看來,絕佳的紙片人戀愛體驗正是女性遊戲的一大特色。“女性傾向遊戲里的親密關係很簡單,不需要很多的時間、精力或金錢,紙片人也沒有人設崩塌的風險。你就是這個世界的女主角,男主你都能攻略,且一心一意對你。”她說。

  拒絕醜畫風,顏值即正義

  除了人物和劇情設定,《戀與製作人》的配音陣容和精美畫風也是玩家津津樂道的地方。四位男主角的配音演員吳磊等在二次元和三次元群體中都有著極高的認知度。

  “我們(粉絲交流)群裡,好多人是聽見聲優就跑去下載了。聲優對於這種遊戲,超級重要。”女性遊戲資深玩家“胡蘿蔔”告訴南都記者,她最開始是看到了邊江的宣傳才去玩《戀與製作人》的。

  “好看”和“精美”也是各個社交平台玩家討論中的高頻詞語,手繪合集、高清圖片分享的相關帖子人氣火爆。

  有研究指出,男性在消費過程中更注重產品功能和實際效用,而女性更注重產品的外觀和其中傳達的情感因素。產品包裝、色彩搭配呈現的美感,能讓女性產生消費慾望,甚至產生衝動性的購買行為。從《戀與製作人》、《旅行青蛙》的火爆來看,女性的這一消費偏好,在遊戲選擇上同樣適用。

  近期大火的遊戲《旅行青蛙》,其日本製作團隊負責人上村真裕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團隊把10-20多歲的女性作為主要的用戶群體,所以在角色上選擇了可愛小動物,美術設計完全不存在外包,全都是團隊內的美術設計師本人來負責。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研究者李涯曾專門分析過女性遊戲市場。她調查發現,18-35歲的女性遊戲玩家中,喜好元素排行前兩位的分別是畫面精美和新奇有趣,討厭元素排行前兩位的則是“斷網死機”和“畫面難看”。

  接觸過大量女性遊戲製作者的橙光遊戲平台互動研發部總監Peter觀察到,2013年以來,女性遊戲的製作精度呈現大幅上升的趨勢。“現在的製作者更傾向於定製高精度的正版素材,這在早期IT時代是不可能見到的。”他表示。

  填補空白者得機會

  女性遊戲發端於日本。光榮公司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個發佈女性遊戲的公司。從1994年開始,至今共有《安琪莉可》、《金色琴弦》系列等成功作品。反觀國內,近五年才有一些現象級的女性遊戲作品出現。

  對於這一變化,Peter和“我是YT”都認為,中國網絡文學的深厚根基加上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2013年開始轉型的橙光遊戲平台目前有80%的女性玩家,“我是YT”也是在橙光發佈了自己第一款女性遊戲《姻緣劫》。她回憶,橙光的許多玩家其實是網絡文學讀者或小遊戲網站的玩家轉化來的。

  在“我是YT”看來,互聯網的崛起、智能手機的普及,讓很多平常看小說、追劇的女性有機會接觸遊戲並實現興趣轉移。女性遊戲不需要大型安裝包,也無需組隊或是辛苦研究攻略,恰好滿足了女性在碎片化時間放鬆的需求。

  談到中國的女性遊戲,《戀與製作人》背後的“疊紙網絡”(以下簡稱“疊紙”)不得不提。2013年公司成立後,疊紙連續推出三代換裝遊戲《暖暖的換裝物語》、《暖暖環遊世界》和《奇蹟暖暖》,皆取得不俗成績。

  事實上,中國的遊戲市場一直呈現男性主導的局面,女性的遊戲需求被長久忽視。遊戲美術公司Novtilus Art首席執行官李俊學(Li Junxue)曾發表博文,特別談到2017年China Joy展會中三消、換裝類等女性遊戲的缺失。“整個展會給人感覺女玩家在中國是不存在的,事實上,在中國最受歡迎的三消類遊戲月收入超過1億元人民幣。”他寫道。

  多位玩家告訴南都記者,選擇“疊紙”作品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市面上沒有其他更加出色的女性遊戲,尤其是國產原創遊戲。曾經有一些認知度較高的國產作品出現,又陷入抄襲等醜聞。因此,“疊紙”可以說填補了市場空白。

  不過,儘管《戀與製作人》獲得了極大歡迎,卻因吸金嚴重而被網友吐槽“吃相難看”。遊戲進度緩慢,不少玩家想加快進度,只能大量燒錢,高額的消費讓玩家們大呼“傷不起”。“你我本無緣,全憑我花錢”,“我已經養不起這四個紙片人了”……類似的吐槽經常出現。一邊是公司的生存需求,一邊是玩家的用戶體驗,在平衡發展的道路上,“疊紙”似乎還需要更多的摸索。

  橙光遊戲的Peter則判斷,女性遊戲的市場潛力仍然是巨大的。“隨著女性的地位崛起,女性的精神需求越來越被重視了。很多女性還沒有開始玩女性遊戲,不是她們不喜歡遊戲,而是能滿足她們需求的遊戲還沒出現。”

  記者觀察

  女性遊戲不過是“瑪麗蘇”變種?

  玩家需要深刻劇情和真實情感

  在一些男性眼中,《戀與製作人》的火爆皆因滿足了女性們“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瑪麗蘇”幻想。畢竟,普通女性很難獲得遊戲里那樣無微不至的完美戀人。但疊紙相關高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此堅決否認。

  一些玩家也表示,喜歡女性遊戲的原因絕非簡單的戀愛投射。“脫離‘傻白甜’,劇情請務必‘黑深殘’(註:網絡用語)。”玩家胡蘿蔔說。

  “我是YT”把女性玩家在遊戲劇情、架構等方面的需求進化形容為“瑪麗蘇”到“少女心”的演變。在她看來,瑪麗蘇是比較虛假夢幻的設定,會出現“女人你是在玩火”這樣脫離現實、讓人尷尬的對白,而少女心是很真實純粹的情感,很多男性也可能會有“少女心”。

  “沒有變化的是女性玩家對美術素材的要求,要高顏值、要精美。有變化的是她們對於劇情要求越來越高。一味的感情戲不再吃香,玩家逐漸更喜歡對角色的深入刻畫和人設的豐富性。”“我是YT”據此分析,除了少女心,將來親情友情、家國天下等都有可能成為女性遊戲的題材。

  如果女性的遊戲需求僅僅是滿足瑪麗蘇幻想,《旅行青蛙》的火爆便難以解釋了。事實上,人們至今都無法完全理解,這一毫無刺激性的遊戲為何會突然在中國社交走紅。團隊負責人上村真裕子在莫名其妙之餘,提供了一個參考觀點:《旅行青蛙》給人帶來樂趣的一個關鍵,是用戶和小青蛙之間奇妙的信賴關係。

  據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研究者李涯的總結,女性在玩遊戲時,往往會迴避強競爭。女性熱衷於照料活動,更熱愛收集,更注重遊戲內的互動和人際關係,喜歡探索豐富人類情感的體驗。這些偏好,都能在《戀與製作人》、《旅行青蛙》內找到相應的投射。

  但說到底,《戀與製作人》與《旅行青蛙》的火爆,都只能為遊戲開發者提供參考,而非可複製的模板。“我是YT”認為,玩家可以提供反饋,但也沒法準確總結出自己的喜好。

  “就拿《旅行青蛙》來說,誰能料到它會這麼火?這個製作方案可能在很多大公司都會被駁回吧。”在“我是YT”看來,遊戲的走紅規律難以預料,只有人類真實情感的廣泛共鳴是不變的。“對情感誠實,並把這個誠實做成故事,然後準確鏈接到這一部分的人。這樣的用戶黏性就大得多。”

  出品:南都采編指揮中心

  統籌:南都創客新聞工作室

  采寫:

  南都記者 馮群星 拱千舒

  圖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