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人Anne Rusanen:“因孩子結緣廣州是我第二故鄉”
2018年02月19日05:11

Anne Rusanen的全家福
想瞭解更多人物故事,請掃二維碼。

  最近幾天,芬蘭人Anne?Rusanen馬不停蹄地進行幼兒園場地的考察及環境設計。這是Anne第四次來廣州。廣州是她的第二故鄉,能將芬蘭先進的早教理念帶入兒子的故鄉,她非常激動。

  5年前,Anne在廣州收養了一位1歲半的孤兒,從此與廣州有了不解之緣。此次她以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集團聯合創始人的身份來廣州考察。一所芬蘭早教學校將於今年在廣州招生,“這是一所很多家庭消費得起的國際學校”,Anne說。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李華

  Anne有著15年的市場設計、戰略規劃的國際經驗,跨界進入早教領域,她坦承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我是一位母親(笑)。有一個6歲半的兒子,他是從廣州收養的”。

  “他是上天賜給我們的”

  Anne和丈夫對中國文化有著深厚的興趣,她的丈夫曾在中國短暫工作過。

  5年前,他們在中國提交了收養孩子的申請。當得知有一位來自廣東陽江1歲半的男孩的信息時,他們第一眼就喜歡上他,“他是上天賜給我們的”。

  於是他們來到廣州收養了這位男孩。Anne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情形:週六飛到廣州,2天后他們在廣州見到了孩子,見面當天小男孩正好1歲半。

  “見面前一天很緊張也很激動,失眠了。”?Anne趕往收養地點,坐在走廊等待見面感覺度日如年,“遠遠看到他時,喜悅的淚水奪眶而出,抱他入懷對於我們而言這是前所未有的最美妙的事”。Anne回憶說,小男孩當時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沉默著,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盯著他們。“我們立刻感覺到他相信我們,並直視著我們的眼睛。”一天后,小男孩在他們的懷中微笑。“美妙的體驗從那天開始,在過去5年每天都在經曆。”

  Anne覺得她和中國有著特殊的情感聯繫,她說“廣州對於我來說,就像是第二故鄉”。

  Anne的兒子現在叫Tio,?Tio到了芬蘭很快適應了當地的生活。幾個星期後,Tio開始說一些芬蘭單詞。

  芬蘭模式下的兒子教育

  芬蘭的早教排名在世界數一數二,在Anne看來,芬蘭的教育贏在鼓勵孩子自我探究、尋找問題的答案,讓孩子在遊戲、玩耍中學習,學習往往事半功倍。

  芬蘭的孩子7歲才開始學閱讀,但75%的孩子在上小學前能夠閱讀寫作,這其中家長功不可沒,他們每晚給孩子朗讀故事。

  作為環境設計專家,Anne在家中設計了小矮桌、凳,於是Tio成為Anne的好幫手。Tio和她一起做飯時,會幫Anne拿東西。“他是煮飯的高手,很會煮飯。”

  Anne說,芬蘭是崇尚戶外的民族。她家後院就是大自然,在不遠處就有一片森林。Tio每天在戶外活動三四個小時,週末也如此。在冬季,他喜歡溜冰和滑雪。“在夏季,他會花很多時間去探索森林。”

  Anne鼓勵兒子展現他的創造力。她發現,Tio非常享受在家堆積木和組裝不同的機器人、飛機和人物玩具。Tio富有表現力,喜歡表演、跳舞和玩不同的樂器。“他也很享受幼兒園的生活,結交了很多朋友。”?Tio對足球有深厚的興趣,每週參加2次訓練。

  Tio現在正在學習中文,“因為中國文化和曆史對他來說非常重要”。普通話也將是他的一種重要語言。

  驚歎陳家祠的雕像故事

  現在Anne每年帶Tio回中國一次。“我們一開始就開誠布公地告訴孩子他的過往和祖籍。他看到我們尊敬和崇拜中國,作為中國人他深感自豪。”Anne和丈夫認為Tio有兩個故鄉和兩個大家庭,它們分佈在芬蘭和中國。

  如今,回到兒子的故鄉辦學,Anne激動不已,她坦承對廣州有種特別的愛。

  “希望帶著我的兒子儘可能久地待在廣州。對他來說,也是更多瞭解他背景和故鄉文化的機會。”

  陪同Anne在廣州辦學考察的胡麗芬是廣州赫爾辛基國際幼稚園的創始校長,正是她將HEISCHOOLS引進到廣州。談起為什麼會把芬蘭教育引入廣州,胡麗芬說是與自己10多年的工作經曆有關,她有一個夢想就是讓更多的人能享受到好的教育,為教育公平出一份力。她曾在國內知名的教育培訓機構、普通中小學工作,還曾任一所國際學校的運營總監。

  環境設計需要融入歐洲風格與中國嶺南特色,胡麗芬帶著Anne參觀了陳家祠、五羊觀,Anne很驚歎陳家祠的一個雕像就是一個故事,也啟發了她的設計靈感。胡麗芬送了Anne一套英文版的嶺南特色建築的書籍,Anne非常喜歡。

  在胡麗芬看來,Anne是一位隨和、容易相處的人,對工作很認真。

  對話:

  孩子學習並非越早越好

  廣州日報:芬蘭早教排名全球前列,它的秘訣是什麼?

  Anne:老師是關鍵,他們都有大學文憑,可以很好地幫助到孩子成長。還有就是信任的文化,孩子與老師之間相互信任,家長信任老師,老師信任家長。

  廣州日報:中國早教與芬蘭早教有什麼不同?

  Anne:中國和芬蘭的家長們都非常愛孩子,希望給他們最好的教育條件,但中國的早教認為教育孩子學習越早越好。但在芬蘭,我們認為,家庭的一個基礎作用是為孩子提供學習的環境,先教他們如何學習,你想走先要學會爬。如果做好了基礎工作,孩子會學得很快,更好地理解這個世界,應用他們所學的東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