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嫁的女生,最怕過年
2018年02月14日02:30

小新

薦言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相守是最真實的幸福。而遠嫁的女兒,最給不起的就是陪伴和相守。

來源:悅讀(yuedu58)

作者:寧靜

過年了。

最近,一個同事在朋友圈發了“媽媽,今年等我回家!”這樣一句話,配圖是一張深圳到西安的機票訂單。

有人驚奇地問她怎麼這麼早就訂票了,她說:“唉,嫁得遠,我兩年沒回家過年了,這次啊其他的事情都靠邊站,一定要好好陪陪我爸媽!”

看完不禁心酸,你呢?嫁到哪裡去了?今年回家嗎?

李南軒 攝

01

小的時候,很少見到小姨。因為小姨家太遠,路費太貴。

小姨的婆家在我們從沒有聽說過的地方,好遠好遠。要從我們住的村子趕到鎮里,坐汽車去省城,然後等夜裡的火車到H城,下車後再坐車到鎮里,再到小姨父家的村子。

那時,全家人一年的收入不過兩三千塊錢。可是,去小姨家,一個人往返要三百塊。並且,路上要背著吃的喝的緊著走,不停地趕車,要是落下來住一晚上店,花的錢就更多了。

外婆最遠只去過鎮里,外公也不過去過幾趟縣城,當時,一聽小姨要嫁到那麼遠,就覺得這是到了天邊了,外婆開始劈里啪啦地掉眼淚,外公就吼她:“你哭個啥!”

外婆說:“我死的時候,怕是見不到老閨女了!”外公又吼了一句:“說得個啥!”摔門就出去了。

小姨婚前,外公和舅舅背了一兜子的饅頭和兩大桶水,走了兩天去了一次小姨父家。

據說小姨父家裡特別窮,只有幾間東倒西歪的土房和幾畝薄田,小姨父的爸爸已經去世好多年了,媽媽雖然能幹,可是卻總是疾病纏身,小姨父還有兩個弟弟,指望著兄嫂供他們讀書、娶妻。

殷立勤 攝

外公住了一晚,早起就滿嘴是泡,說什麼也捨不得女兒嫁過來。可是,小姨就是喜歡上了小姨父的憨厚樸實,一副不怕千難萬險的樣子,誓死不變。

最終,小姨還是嫁過去了。這一嫁,不是窮,就是忙,好幾年沒回來。

外婆想小姨,一夜一夜地睡不著覺,媽媽勸她去看看。

可是,那個年代,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太太,對舟車勞頓的長途跋涉充滿了恐懼。

不知道車站在哪,也不知道該坐哪班車,東西南北都是懵的,更不知道怎麼才能找到小姨的家。況且,花那麼多錢,想想都肉疼。

外婆就這樣日思夜想,而這種思念似乎越壓抑越強烈,強烈得能摧毀一個人。

後來,小姨寫信說,自己又懷孕了,六七月份就會生產。媽媽就勸外婆,去看看小姨,剛好可以侍候小姨坐月子。

外婆下了狠心,準備了幾個月,這邊舅舅送,那邊小姨父接,終於成行了。一路上車下車,外婆到小姨家時,暈車暈得都吐出膽汁了,可是,帶去的土雞蛋一個都沒碎。

外婆和小姨一見面,就哭得七零八落,回來時,外婆哭了一路,小姨哭了好幾天。

從小姨家回來的時候,外婆瘦了好多,那些牽掛沒有因此次探望得以療愈,反而生出了更多的擔憂。可是,她再沒有去小姨家,也不肯讓小姨回來。

後來,外婆生病了。

先是咳嗽,後來發燒,胸悶氣短,漸漸地重起來。舅舅想給小姨寫信,可是,外公外婆都說,養養就好了,小姨離家這麼遠,接到信不得嚇壞了,急匆匆地跑回來,那麼多錢都扔在路上了?

就這樣又拖了一段時間,外公看外婆實在是病重了,才輕描淡寫地發了一封信讓小姨回來。

小姨回來的時候,外婆已經過世了。

全家人嚎啕大哭,就像從前說的,外婆臨終還是沒能見到老閨女。這樣的事情似乎還會發生在外公離世的時候,那種已然的悲傷和未然的無奈,讓全家人都覺得撕心裂肺地痛。

外婆的後事處理好之後,小姨回家了,一別又是好幾年。

一個遠嫁的女兒在遠方過著貧窮的日子,就算有再多的思念又能怎樣呢。

遠嫁的女兒,就是父母丟失的孩子。父母在這邊,女兒在那邊,多少穿不過時光和距離的惦念,將彼此的心掰開了、磨碎了,隨浮萍一起飄散在遠方。

?02

彈指一揮間,我長大了,在異鄉讀書、工作,自然也要在異鄉結婚生子。

從沒想過,我也成為了一個遠嫁的女兒。

可是,我對此並不在意,也不認為父母為此會多出多少悲傷。因為我不是小姨,時代也早就發生了巨變,當年她難以克服的問題,今天都已不再是困難了。

飛機、高鐵、微信、電話,讓地球都變成了一個村莊,哪裡還有遠方呢?

路費早就不是問題了,大家漂洋過海地到處旅遊,我回或是父母來,都不差那點錢兒。

可是,婚禮上,爸媽一直坐在餐桌前淌眼淚,說:以後的日子就孤單了。

當時我不信,可是過了幾年柴米油鹽的日子之後,我才明白,這個時代的交通、通訊並不能完全穿越那些遙遠的距離,而我們只能孤單地彼此遙望。

夫妻倆拌個嘴,我也想找個地方讓自己躲一會兒,有個人安慰我一下。

可是,朋友都相繼結婚了,總不好冒冒失失地跑去打擾人家,一個人在外閑逛,真的覺得自己像個孤魂野鬼一樣,一顆心,無依無靠。

雖然錢越賺越多,可是遇到的困難也在不斷升級。

父母遠在千里之外,只敢對他們說“我漲工資了”,卻不敢說“我遇上坎兒了”,茫然無措的時候,想找個人幫忙,發現父母的人脈都在遠方,在這裏,除了老公,我一無所有。

結婚了、懷孕了、有孩子了、忙了累了病了,才知道回家是件不容易的事,以前想著年節都得回去,後來就想著過年一定得回去,再後來就只能安慰自己“明年一定回去”。

那些回不去家的年節,都變成了我和父母心裡的畏懼,因為害怕孤單,所以更加畏懼熱鬧。

遠方的我是孤獨的,被我扔在遠方的父母更加孤獨。他們年複一年地等待著,等我、等外孫、等女婿、等天倫之樂。

遠嫁的女兒,是嫁給了離別和孤單,註定要和父母一起在歲月中不斷舔舐傷口,這傷口卻永遠不能癒合。

中新社記者 韋亮 攝

?03

兒子三歲時,老公曾開玩笑說,我們生個女兒吧。我說:不,要是女兒遠嫁,我怕自己會疼死。

哥哥只有一個女兒,我說:你不怕孩子嫁得遠嗎?

哥哥說,沒事,女兒出嫁,我就跟過去。女兒過得好,我就給洗衣做飯帶孩子;女兒過得不好,我就把那臭小子胖揍一頓,帶女兒回家。

可是,小侄女萍萍去美國讀書,沒多久,就愛上了一個美國的小夥子,轉眼就要嫁到美國去了。

這一次,真的是嫁到了遠方。

哥哥心疼得一夜一夜地睡不著覺。自己的小棉襖掛到了別人的衣櫃里,這個衣櫃還在美國,看不見、摸不到,怎麼捨得啊!

況且,這個美國小夥子,哥哥和他說句話都費勁,更不知道他父母長得什麼樣,異國他鄉,怎麼能知道這一家子能不能對萍萍好呢。

再者,女兒這一嫁,就真的是聚少離多了。哥嫂文化不高,年紀也越來越大,不可能去美國定居,只能年年等著女兒回來探親,不知道哪一次的生離就是死別。

哥哥越想越捨不得,可是,卻不敢說,害怕給萍萍添堵。

嫂子說,你哥都得被迫害妄想症了,夜裡睡不著覺就瞎琢磨。總是夢到萍萍在美國受欺負,舉目無親,無依無靠,夢見外孫回來了,說的話自己一句都聽不懂,醒時枕頭都哭濕了一片。

萍萍走後,哥嫂開始感冒、發燒、牙疼、潰瘍,病了好久。

04

小姨嫁到了鄰村,我嫁到了隔壁的城市,萍萍嫁到了美國。小姨和我,是被距離擋住了,可是,擋在哥哥和女兒之間的,不只是穿越地心的距離,還有永遠融合不了的文化和風俗。

命運的浮沉,讓我們這些女兒越嫁越遠,一代又一代地重複著遠嫁的悲傷。

女兒遠嫁,從此都是錯過的時光。

那些可望不可及的生活,都會變成一道道傷疤,即便年深歲遠,卻依舊無法癒合。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相守是最真實的幸福。而遠嫁的女兒,最給不起的就是陪伴和相守。

但不管怎樣,今年請你一定回家看看,好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